|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九章送饭
  “喂~喂~**军区吗?我找李红军,他是团长,啥,副营长,哎呀,啥都行。”沈大爷抹了把额头上汗水,“我啊,我是长随县五星大队盖家屯的队长,哎,对……啊?我是李红军的大爷,你跟他一说他就知道了。”

  沈大爷又抹了把嘴巴子,“小同志啊,我有急事找他,能不能麻烦你给他送个信,我就在这边等他……啥?他不在部队?那、那他啥时候能回来?不知道?好、好,我就在这等着,哪也不去。”

  沈大爷失魂落魄的放下电话,嘴里念叨着“这可咋整,这可咋整?”

  电话那头说李红军去参加比赛了,现在不在军区,啥时候回来不知道,联系电话还保密,这可咋整。

  电话那头,小战士挂了电话坐到那琢磨了一下,听电话里那个大爷的语气,肯定是营长家有啥困难了,想了想,他站了起来,小跑步的去了政委的办公室。

  结果政委也不在军区,是上面开会了,得明天早上才能回来。小战士没有办法,只能回去给对方播过电话去,让对方明天早上来等。

  沈大爷心里哇凉哇凉的,侄女大着肚子被关一晚上,出了事可咋办。只是现在他就是着急也啥事干不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干脆也不回家了,就在这等着吧。

  同一时间,王大栓也来到了县里武装部,只是在门口被就人给拦住。

  “你是干什么的,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往里闯,不要命了是不是。”一个看门的大爷一把把王大栓就给拦住了。

  “大爷,这是武装部吧,我找邢队长。”王大栓不知道邢队长的大名,就知道姓邢。

  看门大爷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不像是邢队长家的亲戚,“你和邢队长是什么关系,找他有什么事吗?”

  王大栓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和邢队长是啥关系,他确实和邢队长没有啥关系,可是说连认识都不认识,只是去年见过那么一面而已。

  看门大爷看他那样,也不听他说了,就往外赶他。

  “赶紧的出去出去,这地方你是随便就能来完的吗,小心一枪子崩了你。”

  “大爷,大爷,我真的找邢队长有急事。”王大栓被推着往后倒退,嘴里一个劲的解释。

  “你都不认识邢队长,有啥急事也找不到人家头上,小伙子,做人啊就得实际点,别做那好高骛远的事。”看门大爷一点不信。

  王大栓正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卫旁边趴着一只大狗,他眼睛一亮,指着大狗就喊道:“我认识它,它叫狼牙对不对。”

  革委会这边,沈云芳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始终都没有人过来,她觉得屋子里的温度慢慢的下降,搓了搓脸蛋,看来这些人是想晾她一晚上。在这么黑暗什么都没有的屋子里关一晚上,就是个男人都受不住何况她还是个怀着孕的女人呢,要是一般情况,这么一晚上关下来,明天早上肯定有啥事都交代了,就是没有事,为了不再被关在这,很有可能就死没有罪也认罪了。

  不过她可不是一般人,这招对她还真的不好使。

  空间里没有床,这是失误啊,不过这个问题还是能想办法解决的。沈云芳从空间里又拿出一个凳子,把两把凳子对着放到两边,从空间里又拿出个木板架到两个凳子上,拿出一床被子铺在上面,一张简易床就算是搭好了。

  沈云芳躺在上面,看着黑洞洞的屋顶,不敢睡觉,就怕自己睡着了以后,在有人过来看到身下的这些东西,她可解释不清了。

  对一个沈云芳来说,就这么躺一晚上不让睡觉,也挺折磨人的,等时针指向最下面,门口下边的缝里透漏出点光亮来时,外面终于有了点动静。

  沈云芳赶紧的坐起来,一挥手把凳子和被褥什么的都收到了空间。

  人往门口走了几步,就听大门那里有了声音。

  “快点的啊,就看一眼。”王彪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我就看一眼,给送点饭就走。”

  沈云芳听出来是大栓媳妇的声音。

  大门处开锁的声音,然后门就开了。

  一晚上处于黑暗里,冷不丁的看到阳光眼睛都睁不开了。

  大栓媳妇站在门口看到的就是头发凌乱、双眼微微眯着、眼眶又一圈淡淡青色的大肚女人。她一个没忍住,捂着嘴呜呜的就哭了出来,云芳这一晚上遭老罪了,这些天煞的都不得好死啊。

  “行了,赶紧的啊,一会儿时间到了。”王彪呵斥道。

  “哎,哎,马上。”大栓媳妇顾不得哭,赶紧的抹了把脸,走进几步,抓住了沈云芳的小手。“妹子,没事吧,有啥不舒服的吗?嫂子给你送点吃的来。”

  沈云芳也用力回握住嫂子的手,“没事,我都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

  大栓媳妇原本收住的眼泪一听她这么说又流了下来,“呜呜,到这地方,哪有好的。”

  “到点了,到点了,赶紧的走了。”王彪在外面看她们还唠上了,就开始撵人。

  “哎,好好好,马上就走。”大栓媳妇不敢耽误了,把胳膊上挎着的篮子递给沈云芳,“这是早上给你坐的早饭,一路上估计已经凉透了,你对付吃点。还有这几个鸡蛋,路上我都放身上暖着,现在还温乎的,你一会儿赶紧的吃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万事想开了,咋地都是活,知道不?”

  大栓媳妇这是怕云芳脸小想不开。

  可不一个小媳妇被人抓来关小黑屋,知道的说她是因为养鸡多了被人妒忌遭难的,不知道的人还不得以为她本身有事啊,就是以后回家了,肯定也有些不明真相或者爱嚼舌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前几年有的小媳妇被抓住批斗,受不了想不开,很多都自己上吊死了。

  沈云芳接过篮子,手里握着两个温热的鸡蛋,真心实意的对大栓媳妇道谢,“嫂子你放心,我不是那心眼小的人,再说我一点错没有,我还等着看那些诬赖我的人的下场呢。”

  “你能这么想就好,能这么想就好。你大栓哥去找那个邢队长救你去了,你大爷也去给你加李红军打电话了,你就放心吧,在不久你肯定能出来。”大栓媳妇没说这两人都是昨天晚上就走了,结果一晚上都没回来。可以说这两家人一晚上也没睡,心里都惦记着呢。她早上来给云芳送饭,也想着顺便去看看自己家男人,到底咋地了,咋一晚上都没回家呢。

  “到点了,赶紧出来,要不把你也关起来了啊。”王彪在外面又喊人了。

  大栓媳妇看这次拖延不了的,赶紧的说道:“云芳你放心,等中午的时候嫂子还来给你送饭,你这还缺啥,我等中午一起给你带来。”

  她边说,王彪边往外拽她,话没说完,大门哐啷一声又锁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