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八章小黑屋
  眼镜男不耐烦的喊道:“你是谁啊,我们工作哪有你插手的份,赶紧的把人带走。”他说的是沈大爷带过来的村民,他们已经把车子围住了。“要不就把你们都按妨碍公务罪带走。”

  村民们吓的都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哪懂啥叫妨碍公务罪啊,他们就知道民不与官斗,当知道这些人是领导,是革委会的人之后,心里就胆怯了。

  眼镜男哼了一声,推了沈云芳一把,让她赶紧的上车。

  沈大爷还想上前阻止,被李会计拉住,“队长,咱们还是不要妨碍革委会的领导办公的好,要是他们真的追究起来,咱们可顶不住。”

  旁边的村民听李会计这么说,又往后退了一步。

  那几个人上了车,趁着这个功夫,发动车,一脚油门就开了出去。

  沈大爷甩开了李会计的拉扯,“你这是干啥。”他向前追了两步,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哪有四个轮子快啊。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巴,他嘴里念叨着,“这可咋办?这可咋办?”他是真的急了,“不行,我得跟着去看看。”

  自己侄女被抓走了,还不明不白的,他哪能不着急啊。

  “队长,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的好,你也知道,革委会那是啥地方。”李会计话说的点到为止,意思是让他好自为之。

  沈大爷顿住了,不是他害怕了,而是他明白自己就是去了也没用,他跟革委会的那些人谁也说不上话。

  对了,还有红军呢,给他打电话,他肯定认识大领导。

  沈大爷想明白了之后,赶紧的往沈云芳家里跑,然后进屋推着自行车就出来了,他得去大队打电话。

  再说王大娘家。沈云芳这边这么大动静,她家当然也听到一些,大栓媳妇拉着大栓不让他出去。

  等车子走没影了,这才松开手。

  “你这是干啥,云芳和红军两口子对咱多好啊,咱做人咋能这样呢。”大栓痛苦的双手抓头蹲在了地上。

  刚才他就想出去拦着了,云芳帮了自己家那么多,咋能看到人家有难了就啥也不管了呢。

  大栓媳妇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下,“你赶紧的给我起来,那没出息劲。就你这样冲出去拦着有啥用,你这胳膊能拧过人家大腿啊。赶紧的,去我娘家借自行车,上县里武装部,还记得上次来咱村的那个姓邢的领导不,你去找他说说这事,他肯定能救云芳。”她刚刚看到云芳家的自行车被队长骑走了,她一想就知道队长这肯定是去给李红军打电话了,但是她总觉得远水解不了近渴,李红军在十万八千里外呢,就是手在长,一时半会也伸不到这来啊。

  大栓一听愣了一下,然后立马从地上蹦了起来,冲着自己媳妇傻笑,“媳妇,还是你想的周到,我都听你的。”

  “你可得了吧,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最坏的人。”大栓媳妇不跟他一样的,等到这事完了,看她怎么收拾他。

  两人没时间拌嘴,一个去云芳家帮着收拾和看家去了,一个就小跑着往村外跑。

  再说沈云芳,坐在车里之后她也彻底的平静下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她上火着急也没用,那就顺其自然,她倒是要见识见识,革委会的班房到底可怕到什么程度。

  坐车就是快,半个小时左右,车子就停在了一栋平房前面,眼镜男推搡着沈云芳下了车,然后她就被带到了一个小屋里,她被推了进去,然后身后当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沈云芳转身拉了拉,拉不开,这是从外面锁上了。

  “给我老实呆着。”外面传来呵斥声,然后就是一串脚步声,外面呵斥的人也走远了。

  沈云芳这才松开门把手,慢慢的转身,打量起这个屋子来。

  其实按理说她应该什么也看不见的,因为这里黑漆漆一片,唯一的一点光亮就是从门底下的缝隙里透进来的一点光。

  不过沈云芳的视力已经变的很好,就着这一点光,也把这个屋子观察个遍。

  首先这个屋子除了一个门意外,就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地方,连个窗户都没有。

  其次屋里空空如也,别说床了,就是一个桌子椅子都没有。

  还有一个就是屋里很冷,没有炉子没有暖气。

  沈云芳靠着冰冷的墙壁,闭上眼睛静下心来仔细的感受仔细的倾听,确定这附近都没有人在,这才放松的脊背,从空间里拿出一个椅子,自己坐了上去。

  看来这些人是不想现在就审问自己了,还是说他们什么也不用问,直接就能给自己定罪呢。

  沈云芳坐在那里,脑子不停的转动,想着这件事可能的情况,最主要是她在想着到底是谁想害自己。

  还有,这些人到自己家,知道要敲盆子把鸡招回来,肯定是知道自己平时的做法。她在脑子里仔细的排查。

  看到过自己喂鸡的人只有李红军、大栓两口子,但是他们都不可能会告诉这帮人。那还有谁呢?对了,还有就是老周,那个工作组的领导,曾经借机到过自己家,自己也当着他的面把鸡招回来过。那么就是他了。

  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为了自己家的鸡?那他们完全可以把鸡抓走,为什么还要把她带到这来,还要给她按个什么偷粮食的罪名。

  难道是想通过她对付李红军?随即摇了摇头,李红军也不是什么大领导,副营长虽然也是不小的官,但是还不至于让人这么费心思。

  再说军政本来就不是一个体系,就算是想对付李红军,一般也触及不到地方这边。

  沈云芳坐在这里,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在脑子里反反复复的想着这些事情,有的事她能想明白,有些事她却怎么想都觉得不合理。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那些抓了她的人好像真的忘了她的存在一样。

  沈云芳坐了半天,感觉到肚子饿了,想着还是先吃点东西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自己现在情况不明,还不知道以后会这么样呢,把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照顾好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她还是考虑到味道的问题,没敢拿出味道太大的食物,也就简简单单的啃了两个饼子,喝了一碗汤就完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