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六章借钱来的
  其实缘由很是简单,钱心雪的孙子有病了,村里的赤脚大夫看过之后,说他治不好,要想要孩子的命,就得趁早送医院去。

  但是在农村人眼里医院那就不是他们能去的地方,不说得开介绍信什么的,人家才给你治,就是看病钱也不是一般人能花得起的。那就是个烧钱的地方,一般人想进去都没有底气。

  钱心雪不忍心看自己辛苦养大的孙子在家等死,所以就东家求西家借的,凑了点钱,但是借的钱还远远不够治病的钱,她没有办法了,就到沈云芳这里来看看,想朝她借点钱去应急。钱心雪保证,以后有钱了,肯定先还她这份。

  沈云芳皱着眉听着,怎么听这么觉得钱心雪是在说故事,一点都不像真事。

  沈云芳还真的就猜对了,钱心雪说的这事确实不完全是真的,孩子有病是真的,需要去医院也是真的,不过这事确实好几个月以前的事了,而且也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队里给开了介绍信,到了城里医院,人家给孩子打了两天针,开了几片药,就给撵回家了。孩子回家后病慢慢也就好了,现在能跑能跳,根本没事了。

  钱心雪这次来就是听说了自己外甥女家养了很多鸡,打着来糊弄点钱回去的主意,看沈云芳怀孕了,这才临时想出来这个骗钱的借口。

  怀孕的人都心软,都有一颗慈母心,所以钱心雪才找的这个借口。

  “这么严重啊,那等会儿我跟你回去看看吧,要真的必须送医院,我就回来在我们屯子帮你借点钱,咋也不能看着孩子病着不管啊。”沈云芳也是试探着说的。

  “哎呀,不用不用,你都这么大肚子了,让你来回走这么老远,万一要是路上有啥事我这罪过可就大了。”钱心雪赶紧的阻止,自己那小孙子现在成天的满村子乱跑,要是云芳真的和自己回去,哪还看不出来啊。

  沈云芳听她不让自己去,就更觉得她说的是骗人的了。

  “那也行,不过舅妈,我倒是能帮你借点钱,只是你得给人家打欠条。”

  钱心雪一听还得自己给人家打欠条就不乐意,打了欠条不还得还钱吗。“云芳啊,你们屯子的人我都不认识,我就是打欠条人家也信不着啊,要不这样,你给他们打欠条……”钱心雪刚说到这,就看沈云芳脸色不好看,赶紧的加了一句,“我在给你打欠条,这样谁都放心不是。”

  你放心了,我不放心。沈云芳心里嘀咕,“没啥信不着的,你是哪个村的我大爷清楚的,他不也去过吗,要是有人信不着,就让我大爷说一声,反正你家在那,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他们有啥信不着的。”

  沈云芳都可以预见,要是自己在中间帮着钱心雪打欠条,自己得弄的里外不是人,要是以后钱心雪不还钱,人家不得拿着欠条找她来要啊,欠条是她打的,她就是说钱不是她拿的也不好使啊。

  钱心雪低着头不知道想啥,过了一会儿这才又悠悠的说道:“云芳啊,你也知道你舅的脾气,面子矮,这次他根本不让我过来,嫌出来借钱丢人,要是让他知道我背着他给人打欠条,他还不一定咋生气呢。他岁数大了,身体不好,要是在气出个好歹来,我们这一家子可咋整啊。”她说着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沈云芳也叹了口气,“舅妈,这什么事都得看轻重缓急,我舅的脾气不好,但是孩子都病成这样了,你咋还能由着他的性子来呢,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孩子的命重要啊。你要是实在怕他生气,那也好办,你回去就别跟他说借钱的事,先想办法把孩子的病看了,等过后孩子好了,找个机会你在跟他慢慢说。我舅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心疼孙子不比你少,到时候肯定就不能生气了。”

  钱心雪看着沈云芳皱着眉,心里明白了,自己说的她不相信,所以这才百般折自己呢,不过话已经说出来了,也不好改借口了,所以就是她不信也得继续下去。

  “云芳啊,出去拉饥荒咋地也不好不是,管外人借钱哪有咱自己家人放心啊。云芳啊,舅妈家的事真的挺急,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了,肯定知道当娘的这份心,咱将心比心,要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等着钱救命,舅妈肯定有多少给你拿多少,眼目前你也不能看着你表哥家的孩子没命是不。”她说着还用手摸了摸沈云芳的肚子,澳门赌博网站:表示都是有孩子的女人了,大家疼爱孩子的心是一样的。“舅妈知道现在谁家也不容易,我也没想多借,你看看你这有没有五十块钱,借舅妈应应急,等有钱了舅妈肯定还你,舅妈说到肯定做到。”

  沈云芳听了差点没绷住,五十块还没多借,要知道五十块放到一个普通家庭,都能花半年了。再说这些人怎么都五十五十的来要钱啊,都当她是提款机咋地。

  “舅妈,我也不跟你说虚的,我是真没有这么多钱,要是有,你刚才跟我说的时候,我就不能说出去给你借去。你别说借五十了,你现在就是管我借五块,我也拿不出来啊。”沈云芳叹了口气,“原本我手里还真的有点钱,是红军走的时候给我留的应急钱,结果前一阵子,我婆婆来家里说我小叔子要上大学,差钱所以就把我手里的钱都拿走了。今天早上我大伯哥一家还来管我要钱来了,你说我又不会印钱,就靠着在队里干活挣工分,我一年能攒几个钱啊,这不我没钱给他们又把他们得罪了。舅妈我是真没钱。”

  钱心雪听了眉头也皱了起来,她知道前一阵子云芳的婆婆来过,要不也不能知道云芳家养了老多的鸡,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老刁婆子居然这么狠,把云芳的钱都抠走了,看来是自己来晚了。

  不过没钱也不要紧,家里不是还有很多鸡吗。

  “哎,现在谁家都不容易,舅妈理解你。”钱心雪说着还拍了拍云芳的手背,“只是云芳你看舅妈是真的等着钱救命,要不这样,你要是没钱,能不能让舅妈抓几只鸡,不用你动手,舅妈去抓,我把鸡拿去收购站卖了不就是钱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