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五章不速之客2
  “云芳,你可算回来了……”

  正对着门的女人听到后面有声音,转过身来,原来是两年没有出现的钱心雪,沈云芳唯一的舅妈。

  “你这是怀孕了?咋这么快呢。”钱心雪眼泪还挂在脸上呢,双眼就惊讶的瞪大了,看这肚子咋也得有五个月了吧。不是说云芳嫁的是个当兵的吗,咋能这么快就怀上呢。

  现在这个时候,怀孕纯属靠人工,像军人这样的职业,两口子即使结婚了,大多数都是两地分居,所以基本上都是好几年还能怀上孩子。

  “舅妈,你咋来了?”沈云芳看到来人是自己舅妈,脸上想笑实在是挤不出来,只能耷拉着脸接客了。

  “云、云芳,这得有五个多月了吧,你对象知道不?”钱心雪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沈云芳奇怪了,自己怀孕,自己老公当然知道了,“知道啊,这么大事,我哪能不告诉他,怎么了?”

  钱心雪听她这么说,夸张的松了口气,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哎呀,是我多想了,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多想了?随即沈云芳明白过来,感情她这是担心自己偷人,肚子里的不是李红军的种啊。

  瞬间沈云芳剩下不多的耐心也消失了,谁会待见这么瞧不起自己的人啊。她这么本本分分的人,居然让人怀疑偷人了,真是到哪说理去啊。

  “舅妈,你到底来有啥事,我大爷可是说了,你来就得告诉他,你也别在我家门口站着了,咱俩一起去我大爷家吧。”沈云芳眼神不善的说道。上次她大爷出马,制的钱心雪两年没敢登她家的大门,现在她当然还得把人往大爷家带了,她是傻了才在这听她白话。

  “哎哎,云芳你这是干啥,你别走,我是来找你的,去你大爷家干啥,我不去。”钱心雪看沈云芳真的说完就往村里走,顿时就急了。

  她千辛万苦的躲着从村头摸到这容易吗,这怎么还没让她把话说完,就要找别人来呢。

  沈云芳可不管那个,她今天可是累坏了,不是身子累,是心累,早上刚接待了一波婆家的亲戚,晚上就又来了一个娘家的亲戚,要是都是亲人那就不说啥了,结果都是一群披着亲人外衣的狼。她跟她们说会儿话都嫌累的慌,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孕妇,忌讳多动脑的。

  钱心雪看沈云芳真的不管不顾的往前走,顿时没了主意,难道自己又白来一趟?

  看着前面略微臃肿的腰身,她顿时计上心来,也不嫌弃地上脏,一屁股就坐到的地上,还不忘一手拉着沈云芳的袖子,一手捂着脸开始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那声音高低起伏,抑扬顿挫,让沈云芳顿时太阳穴开始突突,也不得不停下来。

  其实是衣袖被拽住了。

  她转身叹了口气,真想拿出张床躺一会儿啊,就是拿出张凳子坐一会儿也行啊,她这一下午光爬山就两个来回,她一个怀孕五个多月的孕妇,就是体力再好也感觉到累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准许她躺着和坐着,就只能站着。

  所以沈云芳索性也不走了,知道地上的人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肯定都是等着自己问她呢,要不她自己也唱不下去,为了能早点摆脱,自己就快点问得了。

  “舅妈,你也别哭了,你有啥事就说吧,我这累了一天了,肚子有点不舒服。所以你长话短说,有事说事行不。”

  钱心雪见好就收,看沈云芳终于肯听她说了,就赶紧把眼泪擦了擦,她有信心,只要云芳听她说,自己肯定能把她说服,“云芳你累了啊,要不我起来你坐会儿。”说完,她才想起来,她正坐地上呢,“哎呀,咱还是别站在外面说了,咱进屋坐炕上唠去?”

  沈云芳什么也没说,转身从兜里掏出钥匙,咔吧一声把锁头打开,推开院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

  钱心雪心里大喜,这算是成功的踏出第一步了,她面上不敢露出来,压抑着喜气,脸上还做着哀伤的表情。

  沈云芳没有回头,要不一定会说你太假了。

  钱心雪一路上眼睛到处乱撒么,跟进屋里了,还在屋里转了一圈这才跟着沈云芳坐到了炕上。

  “哎呦,你歇着吧,我给你烧点开水来。”钱心雪贴心的说道:“你不用动,你家我熟,当初你娘还在的时候,我经常来家里给你娘帮忙。”

  “不是,舅妈,我想跟你说不用去现烧水,我家有暖水瓶,就在桌子底下,你要喝水就自己倒吧,我实在是有点难受,就不招呼你了。”沈云芳把褥子拽了出来,就躺了上去,她肚子倒是没事,就是想直直腰,这一天挺着个肚子也挺累的。

  钱心雪僵了一下,随即哀伤的脸上露出苦笑,“看我,闹笑话了。你现在条件好了,家里都有暖水瓶了,舅妈就看过,还没用过呢。”

  沈云芳不接话,也没法接,只当没听到,躺着不说话。

  钱心雪走到桌子边弯身把地上的暖水瓶拎了上来,然后才桌子上拿出两个干净的瓷杯子,倒了两杯水出来,一杯给沈云芳端了过去,自己端起一杯喝了一口。

  两个人都没说话,一时屋里静悄悄的。

  “云芳啊,舅妈这次厚着脸皮来找你,真的是有事。”钱心雪说着说着,眼泪就又流了出来,她也不擦,就这么表情哀哀戚戚的,声音颤颤巍巍的。

  钱心雪保养的还不错,一打眼看去虽然已经是中老年妇女了,但是脸上风韵犹存,要是个男的,估计扛不住她这套,但是她这情摆错地方了,沈云芳听了之后只有不耐烦。

  “舅妈,咱有事就说事,你也不用哭。要是小事,估计你也不能来找我,要是大事,我一个女人家也帮不了你,说实在的,你还真不如跟我去我大爷家,我大爷是生产队长,要人有人要权有权,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要是能帮上忙的话肯定能帮你。”沈云芳很是平静很是实在的跟她分析。

  这话把钱心雪堵的一噎,不过她算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物,这么点挫折怎么可能把她击退,她抽噎了两声,然后就开始讲述起她来找沈云芳的缘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