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四章生病了吗
  等把这一家子送走之后,沈云芳也赶紧的往山上赶。

  原本早上要上山的,结果李红星一家来了,没办法,她虽然心里急,山上的牲口可都没喂呢,可是面上还得耐着性子招待他们,可算是把人打发走了,她得赶紧去山上喂牲口。

  沈云芳还没爬到山坡上呢,就听山坡上的鸡和猪一个劲的嘶叫,这得饿成什么样啊。

  她快步走上去,先是去了猪圈,从空间里拿出温热的猪食直接给倒到食槽中。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可不,现在也一样,最能叫的猪就能第一个吃上饭。

  她把四个食槽子都倒满了猪食,确定每一头猪都吃到了,这才转战旁边的羊圈。

  母羊们就比较斯文,即使也饿坏了,也没像旁边的猪那样嘶声嚎叫,只是咩咩个不停而已。

  沈云芳从空间里拿出一大捧青草,分散的扔到了食槽中,让他们慢慢的啃。

  把这两群大牲口伺候完了,她就又开始脚不沾地的往萝卜地那里奔,小母鸡都养在那边呢。

  因为她在萝卜地里围的栅栏比较大,所以给鸡喂食的时候还是需要敲铁盆子。

  沈云芳拿起盆子一顿敲,发现只有一小半的母鸡很有精神的跑过来吃食,剩下的一部分都有些蔫头耷拉脑的。

  坏了!不是得了啥病了吧。

  沈云芳脑子里立马想到的就是这一点。要知道这个时候给人看病都缺医少药的,何况是鸡了,所以她还是很担心自己家鸡得病的。

  她赶紧的把食槽子加满了鸡食,然后跨进栅栏,往那堆蔫头耷脑的小鸡走去,抓起来一只仔细的检查起来,眼睛、屁股什么的都很正常,不像是生病了啊。

  沈云芳很是疑惑,她连着抓了好几只查看,都是这种病症。

  往前又走了几步,挤到一起的小母鸡被惊吓的往两边跑去,让沈云芳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刚刚小母鸡围着的地方,居然躺着三只小母鸡,是躺着不是趴着。

  沈云芳赶紧的快走两步上前,蹲下身仔细的看了起来。然后她脸上表情就一时放松一时紧张的。

  她检查了几只躺在地上的小母鸡,已经都死了,而且除了脖子上有伤口之外其他地方都是完好的,这个情况很像是被黄鼠狼咬的。

  要真是黄鼠狼干的,那就说明小鸡们这样萎靡不振不是因为得了什么传染病,而是被吓的,沈云芳心里松了一下子,随即又紧了起来。

  小母鸡没得病是好,但是被黄鼠狼惦记上也够呛啊。

  沈云芳把被喝光血的三只鸡都扔到了空间了,然后就开始去鸡窝里捡蛋。

  山上这边一共七十只小母鸡,能下蛋的有五十五只左右,每天早上她都能捡到五十多个鸡蛋,即使少的时候也没少过五十个,毕竟这些鸡都是下蛋的好时候,她喂的还好,所以基本上都是每天下一个,结果今天只捡到了二十四个。

  看来这些小母鸡是昨天晚上被吓到了,这样的情况,一般都得缓几天,小母鸡才能正常下蛋。这还是说黄鼠狼不再来的情况下,要是黄鼠狼接着来,那这些小母鸡也别想安心的下蛋了。

  真没有想到,她养鸡都两年多了,也没碰到过黄鼠狼,结果把鸡送到山上没几天,就被黄鼠狼给祸害了。这可咋办?

  沈云芳一时犯起了愁。

  她换上靴子,进到猪圈里开始收拾,把猪粪用铁锨都收到一起,然后运到地头沤粪。

  边干活她脑子里还不闲着的想办法。

  像这样的情况,除非把黄鼠狼一窝端了,要不以后肯定别想消停了。但是黄鼠狼也不是那么好抓的,想来想去,现在只能把踏雪带到山坡这,让它晚上看着点了。

  要是实在不行,她就干脆把鸡都杀了,反正等下雪了之后,这些鸡也没地方养了,也就差一个月,也就是少捡一个月的鸡蛋。她现在空间里存的鸡蛋将近贰万个,她自己家吃,几年也吃不了。再说这一年里鹌鹑蛋她也没少存,这几个月她家养的鹌鹑达到了五百只,每天能捡差不多八斤多鹌鹑蛋,她一个人可劲吃也吃不了多少,所以空间里鹌鹑蛋正经的存了不少,有二十多个大筐装着,在一起摞的老高。

  沈云芳在山上忙活完之后,就紧赶着下了山,到后门喊了一声“踏雪”,不一会儿踏雪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然后摇着尾巴甩着脑袋就蹭到了她的身边。

  沈云芳好笑的揉了揉它的大脑袋,没见过这么会撒娇的狗,每次见面都像好久没见一样,不黏糊够了,它就会身前身后的跟着,被她呵斥了好几次也没有记性。

  “行了,行了,别嘚瑟了,快跟我走吧,今天晚上你可给我精神点,把小鸡给我看好了,听到没有,要是没看好,明天就饿你一天。”沈云芳领着踏雪就又进山了。

  也不知道踏雪听没听明白,反正它是撒了欢的很主人撒娇,一会儿跑到前面看不见影了,一会儿又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攥了出来,弄的满头满身子的都是草,像极了恶作剧的小孩子。

  一人一狗,就这么边玩边爬山,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山坡上。

  这次沈云芳很是严肃的给踏雪指了指要它看着的地方,看踏雪明白的趴到了栅栏里,拿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没办法,沈云芳从空间里拿出一小盆骨头,都是她熬骨头汤剩下的大骨头,她已经把大块的骨头都敲碎了。

  踏雪闻到有好吃的,又高兴的蹦了起来,吐着大舌头等着主人投喂。

  沈云芳把骨头放下,又从空间里拿出一小盆剩菜剩饭,给踏雪留着晚上吃,然后看了看点,不早了,她又溜溜达达的往家走,心里想着,一会儿做饭之前得烧一锅热水,把空间里那三只被放了血的小母鸡秃噜了。

  被黄鼠狼咬死的鸡还是能吃的,炖鸡的时候多炖一会儿,就相当于高温消毒了。

  她心里正想着是红烧着吃呢,还是炖点蘑菇粉条吃呢,就看到自己家门口又站着人了。

  她还没看到人呢,心里就厌烦起来。她家最近怎么就成香饽饽了,隔三差五的家门口就有人等着她,而且还都不是什么好事,她是不是得抽出点时间去拜一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