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一章这么不是东西
  沈云芳皱起了眉头,“红军这几个月都在外面参加演习呢,根本不在部队,所以他也没给我写信,这事我不知道。”

  “现在你知道了,是个啥想法?”王丹直截了当的问。

  既然都是当儿媳妇的,所以对于婆家的事,小叔子的事,她们两个妯娌应该能达到一致,这是王丹的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红旗能上大学去,我替他高兴,不过上次咱娘过来,我已经给她拿了五十块钱,家里实在也是没有了,所以红旗的路费和学费我是无能为力。”沈云芳回绝的很痛快。

  当初婆婆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说的很清楚,小叔子上大学,她也跟着高兴,但是养儿子是当爹娘的责任,不是她当嫂子的责任。不能婆婆公公一没钱,就上她这来打秋风,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再说要她看这事是小叔子的事,他要是个懂事的,这事就不应该让婆婆给他出面,他完全可以自己找哥哥嫂子说这事,如果真是没有钱,他摆出态度,打个欠条什么的,沈云芳也不可能看着不伸手。说实在的,要是李红旗给她这个当嫂子的打欠条,她还当真能追着他要钱啊,多数借出去的钱也就打水漂了。

  只是现在李红旗不出头,就让婆婆来逼迫她这个儿媳妇,这钱她掏了一次,第二次肯定不能在掏了。谁家都不是开银行的,更没有印钞机,不能你说要多少,我都得乖乖的给多少吧。

  “行,我知道,回去我就和咱娘说。”王丹痛快的答应了,“哎呀,我和弟妹在这唠嗑,你个大老爷们在这猴猴啥,赶紧的带着孩子上院子里溜溜。”

  李红星啥也没说,带着几个早就坐不住的孩子就跑走了。

  王丹把人打发走了,这才和沈云芳推心置腹的唠了起来:“弟妹啊,咱俩是妯娌,有些事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有话我就直说了。”

  沈云芳一看这样,赶紧的说道:“嫂子看你说的,咱俩年吧也看不到一回,好不容易见到一回面,可不就得唠点知心话,嫂子有啥话你就说吧。”

  王丹很是满意,这才放开了说:“按理说这话我一个当嫂子的不该说,但是我看你在家里也没住两天,对家里人也不是那么了解,就忍不住想提醒你一句。”

  “红星他们哥仨是三个脾气,我们家红星是个蔫性子,啥也不是,就会闷不出的干活。红军呢心里有主意,主意还大,干啥事像啥事,以后肯定错不了。再就是红旗,虽然他一直在县里读书,咱娘见人就夸红旗会读书,不过我却听别人说,红旗在学校可不是个用功的孩子。”

  “我嫁到李家时间早,那时候红旗才这么高。”王丹比了比自己胸口,“小时候他确实挺聪明的,但是我跟他相处一段时间,品出来点味儿,这孩子聪明是聪明,但是他那聪明劲从来就没用到正地方,我发现好多次他都是在背后坏人家那个。”

  沈云芳心里挺惊讶的,这个她还真没看出来。

  “这次他那推荐名额是咋来的你知道不?”王丹问道。

  “不知道。”沈云芳当然不知道,在邱淑萍嘴里,那就是她儿子有能力,领导有眼光,这才有的机会。

  “我听人说,他就是因为揭发了自己老师,并且狠狠批斗了人家才被推荐的。”王丹不以为意的说道。这样的人就是白眼狼,不可交。

  沈云芳突地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啊,李红旗这么不是东西。

  “没看出来吧。”王丹嗤笑了一声。

  “真看不出来。”沈云芳点了点头。

  认真算起来,她结婚之后才看到的李红旗,在李家住的那几天一共也没见过几面,影响不是太深刻,但是他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万事不理,挺清高的一个孩子。真是没想到啊,原来人家黑的是里子,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那可不,你才跟他见几面,相处几次啊,就是我也是被坑了好几回之后,慢慢品出来的。所以我说,老李家就数他最不是东西了。”王丹给了最后的评价。

  “我琢磨着上次婆婆来你这要钱也是他在后面捅咕的。”

  这个沈云芳就不知道了,因为以邱淑萍的为人,她来管自己要钱,自己也不意外,倒是这个大嫂跟她说这些让她挺意外的。

  “还有啊,他开始回家说要送礼,让家里给他准备二百块。切,他一个毛孩子还真敢张嘴,二百块,我这么大岁数了,也没看到过那么多钱啊,他到好,上嘴唇碰下嘴唇就要给送出去。不说这个了,我说道哪儿了?”王丹说着说着就又忍不住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让家里给他准备二百块钱。”沈云芳提醒道。

  “对,回来就让家里给他准备二百块钱,当时说的那话啊,好像他要是去上了大学,那以后就不得了了,整个桃树村都装不下他了。婆婆还就吃他这一套,让他忽悠的都忘了东南西北了,转天就张罗着给他凑钱。这不才来的你这吗。

  我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反正我是没钱,谁来要都没有,我自己三个儿子都要养不活了,哪还管得着别人。

  不过我好像隐约的听到什么住两天住两天的,后来婆婆来你这一住就是半个月,我这才明白咋回事,肯定是李红旗在后面捅咕的。

  你给了咱娘五十块钱吧,回家咱娘也没说你好。最后李红旗从咱娘那拿了一百五十块去,这是也办成了。

  后来我就琢磨,怎么琢磨怎么觉得这事不对,这钱啊,很可能是李红旗自己做了个套把钱给骗走了。”

  “咱村或者附近村子的人都没有和李红旗走的近的?当时没听说李红旗被推荐上大学的事吗?”沈云芳问道。

  “这到是有,隔壁村有个跟李红旗同校的,推荐上大学这事到是传出来过,不过还需要花钱这事可没听说。”王丹说道。“所以我说啊,说不定那钱就是让他自己密下了,当初说要送礼的是他,拿了钱他也没让别人跟着,自己出去一趟回来就说送完了,我是咋寻思咋觉得不对劲。”

  沈云芳想了想,澳门赌博网站:也正常,本来送礼就是背着人的,哪可能传扬的谁都知道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