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一十章不速之客
  当天晚上沈建军和沈二柱就偷摸的给沈云芳把大米送来了,当然,沈云芳也是把钱直接付了,然后回身就把地窖里的大米都收到了空间里。

  这些米她是买来留着明年吃的,听说随军家属的待遇并不太好,也是像城里一样有粮本,每个月固定多少粮,要是吃超了也只能饿肚子等下个月了。她想着自己和李红军都是能吃的人,她还必须吃好的,所以现在能买到粮食还是多存点的好。

  原本以为秋收了之后,日子就会平静,谁知道之后的事情是一出出的来,让沈云芳都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十月下旬,沈云芳迎来了秋收后的第一波不速之客。

  当沈云芳开门看到门外是李红星、王丹一家五口的时候还真是惊讶坏了,都忘了把人让进屋里,直愣愣的就问道:“大哥大嫂你们咋来了呢?”

  她一看是一家五口一起出动,那肯定不是李家老头老太太有啥事。

  “咋地,不欢迎我们啊?”王丹玩笑的说道。

  “哪能啊,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就是挺惊讶的。”也就是没想到。没想到老婆婆和小姑子才走没几天,大伯哥一家又来了。“来来,赶紧的进屋。”她想说你们可够拼的了,这个点就到盖家屯了,那还不得昨天半夜两三点钟就出发了啊。

  把几个人让进屋之后,狗蛋摸着鼻涕张嘴就要吃的,“二婶,我想吃肉。”

  “哎呀,你这孩子太不像话了,咋刚上你二婶家就开始要吃的呢,我在家亏着你了咋地。”王丹貌似不好意思的给了自己大儿子脑袋一巴掌,随即转变话锋说道:“你就是不说,你二婶还能不给你做好吃的啊。”

  “呦,你们这是还没吃饭啊?那在等等啊,我现在就给你们做去。”沈云芳说着就往堂屋走。

  炕上坐着的几个人都没动,都擎等着沈云芳给他们把饭端过来呢。

  一大早上的,沈云芳也不可能给他们做啥肉,就做了一锅苞米面地瓜粥,里面直接煮了五个鸡蛋,正好一人一个,她又用小碟子装了几个小咸菜。

  粥很快就煮好了,沈云芳拿个大盆,直接把粥都给他们端进屋去了。

  “行了,我怕你们饿着,也没做啥好的,你们先对付一口吧。”

  炕上围着炕桌坐的几个人看到她端上了的是一盆子稀粥都很是失望。

  “二婶,我不要喝粥,我要吃肉。”二蛋看着一盆子的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走到半路他累的不行,他娘就是用有肉吃吊着他才让他坚持着走了这么远的。

  沈云芳一脸为难的表情,“二蛋啊,今天二婶家没有肉,要不等下次你来,二婶在给你做吧。”

  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想吃肉就得碰,什么时候村里有杀猪的,或者是邻村有杀猪的,这家里才能有肉吃,像现在这种情况,来且了,也没有地方割肉。

  二蛋一听没肉吃,顿时心里的希望破灭了,心灰意冷的哇哇大哭了起来,三蛋看哥哥哭了,他也不知道啥时,跟着也咧嘴大哭,只有狗蛋奸,早就看到粥里有鸡蛋,他趁着大人都说好的功夫,用大铁勺子在盆子里翻找,找到一个,他就偷摸的往自己嘴里塞,就这说话的功夫,沈云芳都看他吃第三个了。

  这个时候王丹也终于看到自己大儿子在干啥了,赶紧的一巴掌拍了过去,“狗蛋你干啥呢?”

  狗蛋也是个人才,看自己老娘也发现了,恐怕他娘让他把嘴里的鸡蛋吐出来,他干脆一仰脖,咕噜一下半个鸡蛋就那么生生的咽了下去。

  沈云芳在旁边都替他觉得噎得慌。

  “你这个熊孩子,就知道吃。”王丹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沈云芳又替狗蛋疼了起来,就这一会儿都被他娘拍了三巴掌了。

  屋子里一时鸡飞狗跳的,这个哭那个骂的,沈云芳有点呆不住了,这脑袋嗡嗡的,于是乎她就悄悄的从东屋退了出来,然后自己坐到了灶台前面反思自己的决定,孩子多真的好吗,看到大伯哥家这几个皮小子,自己真的有勇气多生几个吗。

  这一时刻沈云芳是迷茫的。

  不过屋里也没让她迷茫多大一会儿,就又嗷的一声,三蛋也哭了。

  “云芳啊,你在这呢,那什么,家里还有鸡蛋了没,在给煮几个呗,狗蛋这缺德孩子跟没长心一样,自己就吃了三鸡蛋,这不他两个弟弟没有了在里面哭起来了。”王丹出来找人一眼就看到躲着的沈云芳了。

  沈云芳咽了口吐沫,这人真是不一样,就听说当妈的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全留下给孩子的,很少看到王丹这样的。她给几个人一共煮了五个鸡蛋,就是狗蛋吃了三个,盆里也还有两个呢,两个小的孩子不正好一人一个啊。但是听王丹这话,那两个好像已经被他们两口子给吃了,弄的最小的两孩子没吃到反倒哭了。

  “行,你赶紧进去哄二蛋和三蛋吧,家里还有五个鸡蛋,我都给煮了。”沈云芳服了。

  王丹满意了,拧着身子回屋去了。

  等沈云芳把这几个人都伺候吃完饭了,这才说起正事。

  原来他们是邱淑萍派来的,应该是邱淑萍派李红星过来,结果让王丹知道了,非得要跟着,既然王丹都要来了,那正好把孩子们都带着吧,一起来也当认认门了。

  至于邱淑萍派李红星来干什么的,李红星坐在炕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把沈云芳急够呛,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来都来了,你还磨磨唧唧的不说有意思吗。要不你就别来,要来你就痛快的。

  最后还是王丹出来做了这个恶人。

  “弟妹啊,是这么回事。前一阵子咱娘不是来跟你说过吗,红旗被推荐去上大学,这个事终于办下来了,人家通知他明年开春去上学。咱爹娘一听红旗要去南方上学高兴坏了,说红旗是咱老李家头一个,以后肯定有出息。不过家里的钱都给红旗拿去走关系了,等开春了之后实在是拿不出红旗的路费和生活费了。家里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咱爹就给红军写了封信,让他帮着想想办法,寻思这一来一回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让红星过来你这看看是不是红军给你写信了,跟你说没说这事,让你看着再给红旗拿点钱,咋也得让他把学上了啊。”王丹简单几句话就把家里的情况已经这次来的目的说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