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九章买大米
  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澳门赌博网站:着急也没用,沈云芳干脆就不着急了,粮食不可能不分给她,虽然她的公分不够分四百八十斤的,但是分个三百多斤怎么也是有的。前面苞米已经分了二百斤,大不了她小米什么的少要点就完事了。反正给她分粮食那是早晚的事。

  只是别人却不这么认为,这天大栓媳妇和二柱媳妇、建军媳妇联袂而来。

  “云芳啊,你别担心,就是队里不给你分粮食,也肯定饿不着你,等晚上的,我就让我家那口子给你背一袋子粮食来。”建军媳妇大咧咧的说道。

  她就这性子,不过心眼不坏,听说队里不给她分粮食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先给送点粮食过来,让云芳娘俩别饿到肚子(她知道云芳金贵,不爱吃大碴子,就爱吃大米)。当然她还是有心眼的,即使往这送粮食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而是要挑晚上扛过来。

  “那感情好,不过我就要大米啊,不带皮的两毛一斤,带皮的一毛五一斤,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沈云芳也没拒绝,对于这几个嫂子对她的照顾她铭记于心,但是谁家都不容易,她那可能白要人家的粮食。

  再说这几年她也从她们两个手中也买了不少大米了,这次借机能在多买点大米那就更好了。

  “二毛?”建军媳妇一阵惊讶,咋涨价了,平时都是一毛七一斤的。她一时没法接受这个好消息。

  “你瞅瞅你,这嗑让你唠的,我都不好意思说给你拿粮食了,要不好像我贪那点钱似的。”二柱媳妇没好气的瞪了云芳一眼。这嗑唠的,你说她是说给拿粮食呢还是说不拿呢。

  “错了,不是你贪钱,是我贪粮食,几位嫂子们,你们就可怜可怜我们这无依无靠的娘俩吧,要是有多余的大米,都给我抗家里来吧。”沈云芳把手里的瓜子往簸箕里一扔,就开始声泪俱下的说着自己的不容易。

  大栓媳妇看她那耍宝的样子,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哎呦,你比我家小虎还虎。”

  沈云芳不乐意的撅了撅嘴,自己这可是彩衣娱亲啊,咋就是虎了呢,没看她在娱乐大家的同时还为自己谋福利呢吗,咋就虎了呢。

  到是二柱媳妇有点正事,问道:“你就一个人,要那么多大米干啥?”

  “我咋能是一个人呢。”沈云芳故意把自己肚子挺了挺。

  “哎呀,你说错了,云芳是两人,肚子里还有她儿子呢。”建军媳妇把嘴里的瓜子皮吐了,笑嘻嘻的说道。

  “错,是闺女,我肚子里的是闺女。”沈云芳转头又挑她的错。

  “你就知道是闺女了?这话你可别跟你家红军说啊,他心里能乐意才怪呢。”大栓媳妇提醒道,现在还是重男轻女的多。哪个男人心里不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啊。

  “哎,咱先别说这一话题,先说大米的是。”沈云芳怕歪楼,赶紧的想把正事办完。

  “这有啥说的,等晚上的,他们家要是有多余的大米就给你扛来了,你就准备好钱就行。”大栓媳妇又抓了一把瓜子。

  她家的大米这两年都没有往外卖过,都给自己家两个孩子和老人吃了,家里现在养了三十多只鸡,基本上都是母鸡,每天都有三十个蛋捡,她们一家人吃鹌鹑蛋就够了,所以这些鸡蛋都攒着拿去买了,这些日子家里也攒了不少钱了,家里也就没有必要卖粮食了。

  “行,来都报报数,能卖我多少大米,我好给你们准备钱。”沈云芳还是紧抓着不放,必须把这事敲准了才行,让她们定出个数来。

  “我家能匀出二百斤,就这么多了。我都舂好了。”建军媳妇说道。

  “行,二柱嫂子呢?”沈云芳转头看卖米大头。

  沈二柱家人口多,从老到少十多口子呢,也没有分家,所以每年分下来的稻子都不少,她家壮劳力多,吃的就多,为了不饿肚子,他们家基本上每年就留下必须的大米,然后剩下的那些都拿出来换粗粮吃。这两年沈云芳已经从二柱家里买了好几次大米了。

  二柱媳妇想了想,问道:“你多少都能要吗?”

  沈云芳一听眼睛就亮了,“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那我给你送一千斤大米来行不。”她算了,还是直接卖大米合适,这样剩下的康还能多喂一头猪。

  她这话让在坐的两个惊讶一个惊喜,惊喜的人当然是沈云芳,剩下两个都惊讶的看着她。

  “你家咋一下卖这么多大米,家里不留点吃的啊?”建军媳妇问道。

  “家里有啥事了?来跟我们说说,大家给你想办法。”大栓媳妇说道。

  确实,现在谁家都没有啥存款,要是家里出了点事,比如谁有病了,需要去城里看病,没有钱一般都会私下卖粮食。

  二柱媳妇笑了笑,“没啥大事,就是我小姑子已经定亲了,明年开春就要出嫁了,我们这一家子就这么一个女孩,我婆婆说咋也不能亏着她,让她在婆家抬不起头来,所以就说今年多卖点粮食,多给小姑子置办点嫁妆。”

  三个人听了她的话都不吱声了,都说救急不救穷,像这样要为了给闺女置办嫁妆而卖粮食她们真的没法说对于不对,只是苦了二柱两口子了,咱家干的最多,还没人惦记。

  沈云芳眼珠一转,说道:“这样啊,嫂子,我刚才瞎说的,我这大米还是一毛七一斤买啊,不加价。”转身把自己家立柜打开,从里面拽出一个小包来,然后从里面数出三十块钱递给二柱媳妇,“嫂子,这是三十块钱,是前一阵子你们两口子来帮我干活的工资。”她说完就把钱塞到了二柱媳妇的兜里。

  她这样把其他人弄的一懵,啥时候二柱两口子帮她干活了?

  还是大栓媳妇反映最快,赶紧说:“对,这钱你自己拿着,是你两口子抽空挣的,不用交给你婆婆。你啊,孩子也不小了,自己得想法攒点过河钱了,不是我说你,就你那婆婆的偏心劲,要是你有事要用钱的时候,她能给你掏不?不说别的,就是你姑娘有病了要上医院,你婆婆能同意不。”

  那肯定是不能,沈二柱的娘也不算是恶婆婆,不过她还是老思想,重男轻女,自己的姑娘当然不算,她对自己的几个孙女是半拉眼珠都看不上,所以就是病了也不可能给钱看病,都是让她们自个挺着。

  二柱媳妇原本要往出推的手听了她的话后不动了,然后紧紧攥着手里的钱,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谢谢。”这声谢谢是发自肺腑的,她知道这几个人都是为了自己好,她分得清好赖。

  “哎呀不说这个了,云芳你来说说,你这肚子里真的是女娃啊,你家李红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