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八章研究研究
  当天下午,沈云芳在晚饭前就抓了两只小公鸡,给沈大娘家拎了过去。

  沈大娘看她过来了,还客气的直让,“云芳啊,反正你回去也是一个人吃饭,就别走了,在这吃吧,这眼瞅着饭菜就好了,你大爷一会儿就带人回来。”

  沈云芳看着院子里蹲在墙角的大堂哥和二堂哥,听着屋里几个嫂子和沈云秀打骂孩子的声音,坚决的摇了摇头。“大娘,不得了,家里猪和羊都没喂呢,这都饿了一下午了,我得赶紧回去先把它们喂饱了,你们自己吃就行,不用管我。”

  “哎呀,那可饿不得,你赶快去吧,有空你就多来大娘这溜达溜达。”沈大娘也就顺杆子下来了。在农村,人饿一顿两顿的就那么地了,但是牲口可是一顿都不能饿。

  “行,那大娘我就先走了。”沈云芳面上笑呵呵的说着,其实心里想着,我才不来呢,就来这一次就搭出去两只小公鸡,再来?再来还不得在搭出去几只鸡啊,有那鸡她自己在家吃好不好,何必到这来大家抢呢。

  沈云芳就这么面上笑么呵的,心里无比怨怼的回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鸡终于吃到嘴里满意了,还是因为秋收工作已经进入尾声,总之工作组的三个人在第三天一大早就回公社了,还是沈大爷让沈有根赶着马车给送回去的。

  沈云芳终于也松了口气,这几天她总有种坐立不安、如芒在背的感觉。

  她也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家的收成了。

  现在家里除了山坡那还有几亩秋菜没收回来的,自留地里和后院地里的粮食都已经颗粒归仓了。

  她今年的收成还是不错,两块地加一起一共收了苞米八百多斤,地瓜伍佰多斤,大豆一百斤左右,还有插空种的花生,收了一百多斤,算是意外之喜。

  至于队里每年分的粮食,因为今年工作组的到来,沈大爷一直没敢分,直到工作组走一周了,确实没听到上面下来什么消息,这才开了仓库,分粮。

  分粮食的时候到了沈云芳这里还出了点小问题,李会计拿着他那记公分的小本就找到了沈大爷。

  沈大爷皱眉看了看本子又把沈云芳找了过去。

  “咋的了,大爷?”沈云芳察觉可能是有啥事,要不别人都欢欢喜喜的往家搬粮食,咋就没叫到自己呢。

  “你自己看看吧,这一年你看看你才出多少工,还好意思来领粮食。”沈大爷黑着脸教训道。

  沈云芳听明白了,这是说自己的公分少,不够分粮食的呗。不对啊,自己算计着来的,应该是刚刚好,甚至还能多点呢,咋能不够呢。

  她接过李会计的小本,看到自己名字后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啥时候啥时候,自己出的工,得了多少公分。

  她自己的看了一遍,和自己记忆里的差不多,应该不是人家给她记错了,那是咋回事呢。

  “你还看啥看,李会计干这么多年了,还能单给你记错了啊。”沈大爷一把把本本抢了回来。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大爷,我都算好了啊,应该够的啊,咋就不够了呢。”沈云芳也弄不明白,毕竟她这还是两辈子第一次算公分,就是出岔子了也是有情可原的吗。

  “咋不够的,你那是按去年的公分算的,那能对吗,咱队里年年公分都不一样。傻眼了吧,当初我苦口婆心的让你多干点,累不着你,你就猪腰子硬,说啥都不上工,现在好了吧,分不到粮食,我看你明年咋办。”沈大爷一甩手一副不管了的架势。

  “哎,大爷,别走啊,咱商量商量。”沈云芳赶紧把人拽住,“大爷,你看这样行不,我公分不够,拿钱抵行不,差多少公分,合成钱,我交钱行不。”

  沈大爷拿眼神往李会计那瞟,其实他来这么一出也是做给别人看的,要是沈云芳只是普通村民还好,他就直接做主了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坏就坏在云芳是他侄女,这事要是他自己就拍板同意了,别人就得寻思这里面有事。

  沈大爷这也是怕有人背后说嘴,所以想让别人答应这事。

  “你说交钱就交钱啊,你说抵公分就抵公分啊,要是咱队里的人都像你似的,都交钱就完事,那咱队里的地谁种。”沈大爷假装生气的说道。

  “呵呵,队长你也别气,咱有话好好说,云芳才多大点,她懂啥,你好好教就是了。”李会计笑呵呵的说道。

  “还小啥啊,都成家马上要有孩子了,这点事都不懂真是白活了。”沈大爷提醒李会计,沈云芳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咋也得照顾照顾。

  “呵呵,云芳啊,你也别为难你大爷了,这事他也不好直接答应你,毕竟还有这么多社员看着呢,这样吧,你也别急,等今天这事完了,咱们就组织村里人开个会,研究研究这事该怎么办,队长你说呢。”李会计还是一脸笑模样。

  这话都让他说了,别人哪还能有意见啊。

  到是沈大爷略有深意的看了李会计一眼,这人从工作组来了之后,态度就有所不同,虽然变化不大,但是沈大爷还是察觉到了。

  要是这事隔往常,李会计一听沈大爷的话音,立马就说接话表示赞同,说点软乎话这事也就过去了,反正也不是啥大事。可是今天他却说要在研究研究,这态度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起来。

  “听到了没,这是给你的教训,粮食都是集体的、国家的,都是社员们辛苦种出来的,只有参加了劳动才能分到粮食,你这种情况等我们领导班子研究明白再说吧。”沈大爷一句话又把范围从全体社员大会缩小到了几个领导班子的小会。

  沈云芳虽然没在官场上混过,但是在商场里这样的尔虞我诈也是时常发生的,从今天李会计的态度和说的话她也看出来有问题了,看来是工作组一来让某些人心思活了。

  “行,那大爷你们就研究吧,我家还有半袋粮食,吃完这半袋子你们要是还没研究好,我就端着碗去你们家轮流吃饭,我一个大肚子的军嫂你们总不能饿死我吧。”沈云芳轻飘飘的说完这些无赖话就回家了,今天是没她什么事了。

  “这孩子,说的是啥话,你不说别人还能不知道你是军嫂咋地,你都当了军属多少年了,咱村里还有人不知道吗,你想拿这个威胁我咋地,我告诉你没门,你就是告到公社、告到县里、告到军区去都不好使,我是你大爷。”沈大爷冲着她背影喊道。

  李会计低着头,心里琢磨着沈业清说这话是啥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