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六章工作组
  老周貌似对军人很是崇拜,站在路上就和沈云芳聊了起来。

  人家是领导,沈云芳也不能给人甩脸子,只能也站在那陪聊。

  不过不管老周说什么问什么,沈云芳都是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把一个不知世事的小女人演绎的是入木三分。

  聊着聊着,老周话锋一转就聊到了养鸡养鸭上面去了,更是没说几句,就提出要去沈云芳家里喝口水的要求。

  沈云芳这个时候要是在看不出来人家就是冲着她来的,应该说冲着她家鸡来的,那可真是白活了。

  她想了想,与其躲躲闪闪的,让大家猜测传扬的更加邪乎,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给大家看看呢。再说她家大部分鸡都已经转移,就剩四十多只了,也能让他们看看“老鼻子”到底是多少了。

  所以沈云芳欣然同意。

  打开大门,她就把人往屋里让,结果这个老周还矜持上了,说孤男寡女的,他在院子里坐坐就行,就不进屋了。

  沈云芳笑着点头,嘴里夸着还是领导考虑问题全面,她要进屋烧水,让领导自己随意,转头去烧水的时候脸上黑的都能滴出墨水来了。

  你他娘的都四五十岁,都能当她爷爷了,还在这跟她不能孤男寡女的,你要是真的有节操你到是连院子都别进啊。这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等她把水烧好,拿着自己家吃饭的碗端出来热水时,院子里已经没有了老周,想也知道,肯定是在后院呢。

  沈云芳绕到后院去的时候,就看那个老周正在猪圈前面看呢。

  “周同志,来喝水吧。”她将手里的二大碗递了过去。

  老周接过碗道了声谢,小小的喝了一口,然后笑着说道:“小嫂子可真是能耐人,看着院子里又是猪又是羊的,还有那老大的鸡窝,没少养*******沈云芳像是被夸高兴了,笑呵呵的说道:“也不太多,就几十只。”这话说的就有歧义了,二十多只也是几十只,九十多只也是几十只。

  老周听了眉头一挑,“哦,那可真不少,你一个人能养的过来吗,这老些鸡吃的也不少吧。”

  “还行,累是累点,但是我没力气,种不了地,只能指着养鸡攒俩钱了。”然后沈云芳就絮絮叨叨的和他说起了养鸡的不容易,那样子还真的很像磨叨个没完的农村妇女。

  老周边听边点头。

  沈云芳说着说着就拿起鸡窝里的铁盆子,打开后院的门,当着老周的面就开始叫自己家的鸡回家。

  一阵子当当当过后,就听后院外边一阵的狗叫声,然后小母鸡就都扑楞着翅膀往院子里跑。

  沈云芳等踏雪进了院门这才关上了后门。

  老周看着这些老母鸡,眼睛都有点不够用了,心里暗暗的数数。小母鸡跑来跑去的,他数了一会儿就眼花了,所以数了好几遍也没正经数出到底多少只,也就大概四十只上下。

  老周这个时候觉得传言确实夸张了,啥“老鼻子了,啥“满院子都是”,啥“一院子都装不下”,农村老娘们就是没见识,就这几只鸡就给传的那么夸张,他咋么咋么嘴,有些不是滋味的想着。

  不过要是不被那些传言误导,冷不丁的看这些鸡到还真不少。

  老周看鸡窝的眼神有些耐人寻味。

  之后,他又侧面的打听了下沈云芳家其他的牲口,比如说羊圈里咋羊就一只呢,不是说她自己在家养了好几只羊呢吗。

  当然是都送山坡上去了,沈云芳心里暗想,嘴里却说是因为自己男人的战友有困难,前几天刚来信管她要钱,她没办法,也是支持男人事业,所以悄悄的把家里值钱的羊给卖了,和家里的钱凑吧凑吧都给她男人邮过去了。

  就剩了一只那也是因为她要有孩子了,怕生了以后没奶,这算是给自己留个后手,给自己家孩子留口奶吃。

  老周听她提到了她家男人,就又问了问她家男人的情况。

  沈云芳也照实答了,重点描述了下上次她去探亲时,倒了几次车,可说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到地方的。

  老周了解的点了点头,原来是山旮旯里的团长啊,不足为惧。

  两个人又拉拉杂杂的说了很多,直到沈云芳看天色不早了,准备做饭,留周同志在家吃晚饭,老周同志看她拿出的大碴子和两根黄瓜,说什么都要走,不在这吃,说他们工作人员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吃饭就更不行了。

  于是沈云芳把老周送出院子,看着他走没影了这才关上院门,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有了,哎,算了,现在发愁也没用,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二天一大早,沈大爷背着手皱着眉来到沈云芳家门口,想着一会儿咋张这个嘴,他在门口转悠了好几圈,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敲响了院门。

  沈云芳开门看是大爷还挺意外的,她还以为是那个老周又来了呢。

  “云芳啊,吃饭了没。”沈大爷看到自己侄女,嘎巴嘎巴嘴,最后问了这么一句。

  “吃了,刚想上山捡点柴火去呢,大爷你这是有啥事啊。”沈大爷是生产队长,平时就忙,现在是秋收的关键时候,他就更忙了,咋可能没事上她这来溜达。

  “哈哈,也没啥大事。”沈大爷下意识的说道,随即觉得自己说的不对了,赶紧的补了一句,“到真有点事和你商量。”

  “大爷有事你就说,咱都是一家人还有啥不好说的呢。”沈云芳看出大爷这是有话不好说出口,而且还是关于她的。

  沈大爷抿了抿嘴上的干皮,昨天一晚上就上火了,“是这么回事,昨天工作组的周同志来你这了吧?”

  沈云芳点了点头,“来了,咋了?”

  “没咋了,就是他回去之后就说你家养殖搞的不错,鸡养了不少,都能在咱村当标兵了。”沈大爷干巴巴的说着。

  “哎呀,可别的,我这算啥啊,我可不当标兵。”沈云芳赶紧的摆手,她现在巴不得别人都把她忘了呢,哪还能出这个头呢。

  “不是,这个以后再说,就是那个周同志吧,这一晚上念叨了好多遍*的……”这话没法往后说了。

  沈云芳也明白了,这是老周馋了,拿话点的自己大爷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