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五章转移
  沈云芳想着要不把小鸡也弄到山坡上去养算了,反正自己也得天天上山喂猪,把鸡也弄上去,到不耽误啥事。

  只是想着现在已经九月末了,在等一个多月天气就冷了,小鸡要是养在山上没有大棚保温,也就在下一个多月的蛋顶天了,再下蛋就得等到明年开春之后。

  而明年开春的时候她正好刚生完孩子,要是情况允许,她打算去随军,毕竟结婚有孩子了,总这么两地分居也不是事。到时候她要是真的走了,这些鸡就得处理了。

  想想,现在杀鸡和到时候杀鸡有啥区别,自己能再收一个多月的鸡蛋,但是却要多喂半年的食。

  沈云芳摇了摇头,有些不划算啊。

  考虑了两三天,沈云芳终于下定了决心,小鸡杀是得杀,不过怎么也得让它们下完这一个多月的,要不自己真是太亏了,等山上下雪了,要杀猪的时候,顺便在把它们杀了就是了。

  说来说去,还是她不舍得。

  做了决定之后,沈云芳马上行动起来,把小母鸡挪到山坡上去,总得给它们搭个窝吧,那么大地方,散养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啊。所以她先是上山用树枝子在萝卜地里围了一小圈栅栏,准备给小母鸡简单的弄个能栖身的地方。

  沈云芳空间里就有很多直溜溜的树枝子,还有很多苞米杆子,材料有了,在加上她那把子力气,所以这栅栏很快就围好了。

  她回家就去鸡窝里抓鸡,家里一共有一百零一十八只鸡,其中母**十六只,公鸡三十二只。

  沈云芳直接抓了七十只小母鸡,大多以去年养的那些为主,不够的拿今年新养的凑,剩下的都是最早一批养的鸡。公鸡抓了五只。剩下四十三只老弱病残在家里养着。

  鸭子和鹅她都没动,因为这个村里人都知道,突然少那么几只怕有人察觉出来。

  七十五只鸡,她来回了三趟才把它们都弄到山坡上去了。

  不是因为它们太重拎不动,而是因为怕压到它们,所以才这么费事的,要不以沈云芳现在的力气,一趟就都把它们弄上去了。

  把这些鸡撒在栅栏里,看到它们你追我赶的嬉闹,有的更是啄起萝卜缨子就没完,一副不知愁滋味的样子,沈云芳叹了口气,希望是自己多虑了,没人惦记她最好了。

  进入十月份,生产队开始收水稻,这个活沈云芳干不了,直接就去找她大爷去了,“大爷,你看我这样,也猫不下腰去啊。”她说着还挺了挺她的肚子。

  秋收十生产队的大事,可以说是重中之重,一般情况下,队里都要求能下地的人都参加抢收,就怕有啥意外,收的慢了在影响收成。

  去年沈云芳是放羊的小姑娘,秋收的时候跟着在边上干点轻巧活也没啥说的,但是今年她都成小媳妇了,在溜边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只是沈云芳现在情况还是特殊,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

  沈大爷看着她身前扣着的小锅,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你老实在家待着得了。”说完背着手溜达走了,哎,眼不见心不烦。平时傻不拉几的,就干活会偷奸耍滑。

  “嘻嘻,谢谢大爷了。”沈云芳就知道自己大爷是个面黑心软的人。

  结果她还没高兴多长时间呢,盖家屯居然来了三个不速之客。

  公社下派了一个工作组来盖家屯监督秋收工作。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盖家屯这么偏,还这么穷,工作组可是从来没有光临过。

  沈大爷对于工作组的到来十分的重视,直接把指挥秋收的工作丢给了会计,他跟前跟后的给工作组成员服务。

  不是他只知道献媚奉承不干实事,澳门赌博网站:而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工作组来了没好事,要是工作组里的人员回去嘴一歪歪,很可能他们屯子今年上交的公粮又要加几成。那样的话,屯子里自己人的口粮肯定就不够吃了。这种事虽然在盖家屯没有发生过,但是在别的村子里可是曾经发生过的,所以沈大爷这也算是为了整个盖家屯献身了。

  工作组不是来检查检查就走了,而是要在这住到秋收结束为止,所以他们的吃住就是问题。

  最后盖家屯领导班子决定,工作组这几天就住在生产队,当初沈云秀曾经住过的那个屋子,至于吃呢,就在沈大爷家,粮食用工作组给的粮票抵了,菜什么的屯子里谁家有啥给送去点就够了。

  沈云芳响应沈大爷号召,当天晚上就给送去十个鸡蛋,这在屯子里也算是大手笔了。

  这天沈云芳刚从山上下来,就看到有个男人在自己家院子外转悠。她仔细看了看,不认识,不过这个时候能出现在这里的陌生男人很可能就是来村子里已经好几天的工作组成员。

  沈云芳想了想还是继续往家走,当然就和对面的男人碰了个正着。

  “这位小……”陌生男人看着沈云芳往这边走,想着可能就是这家的主人了,本想打招呼叫小姑娘的,但是看到她的肚子又改了称呼,“小嫂子,这是你家吧。”

  “是啊,您是工作组的领导吧。”沈云芳笑着说道。

  “呵呵,不是什么领导,你叫我老周或者周同志都行。”老周也是笑呵呵的和她唠家常。

  “原来是周同志,你咋在这呢,我家是这边最后一家了,在往前就上山了。”沈云芳当然不好叫人家老周。

  “是啊,我就是在村里溜达溜达,不自觉就走到这边了,然后看你家的院子修的整齐,还有这一圈毛嗑杆儿,想着这家肯定是过日子的好手。”老周夸奖着。

  “呵呵,啥好手不好手的,院子是我爹在的时候修的,他在战场上牺牲以后,我娘也总是睹物思人,所以维护的就精心了些。”沈云芳特意把自己烈士遗属的身份说出来。

  她总感觉这个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绝对不是他所说的是溜达到这边的。

  “呦,原来还是烈士遗属,真是失敬失敬。”老周脸上的表情立马肃穆了起来。

  沈云芳咧了咧嘴,你跟我个农村人失敬什么啊,我能听懂咋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