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三章赔偿
  被咬在那么尴尬的地方,澳门赌博网站:二大娘哪好意思去别人家洗肥皂水啊,再说她在家早就洗过了。

  沈云芳当然知道被狗咬了得打狂犬育苗才行,不过这个年代应该没有这种育苗,而且她也听说过洗肥皂水这种土办法,听说也挺好使的。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不用了,肥皂也不是啥金贵玩意,我家有的事,我自己回家洗就行。”二大娘赶紧摇手拒绝。

  大栓媳妇听了也不生气,反倒又呵呵笑了起来,“哎呀,那感情好,大娘你啊就是有福,闺女嫁到城里去了,家里就啥啥都不缺了,可不像我们,买块肥皂也得又咬牙又跺脚的。”

  二大娘被这恭维话说的昂起了头,又洋洋得意起来。

  “大娘,踏雪到底咬你哪了?就踏雪那小胆,我还以为它这辈子也就窝里横呢,没想到它还真的胆肥了,敢出去咬人了。大娘你给我说说呗,到底咋回事啊?”大栓媳妇笑么和的说道。

  二大娘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随即马上意识到自己这动作不对了,赶紧的把手抬起来摸了摸头发。

  大栓媳妇和沈云芳当然看到了,两个人四只眼睛始终都盯着她一个人呢。大栓媳妇暗暗给沈云芳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都会意了,这可能是咬在了不好说的地方了。要不以二大娘的性子,不得把伤口亮出来昭告天下啊。

  “哎呀,也不算啥太大的伤,我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过这事我得跟你好好说说,以后你可得把狗拴好了,咬了我是没啥大事,要是咬了别人,别人不得跟你急啊。”二大娘说道。

  于是她又把她已经在肚子里杜撰好的狗咬人事件说了一遍。当然在她的叙述中,她是及其无辜的,就是在路上走着,就被发疯的踏雪给咬了。

  “你们说说这怨我吗,我现在一回想上午的情景,我这心都直突突,哎呦,我不行了,咋感觉身体没劲呢。”二大娘抬手抚着额头,身子往沈云芳身上靠去,当然她小眼睛在手掌底下瞄着呢。

  沈云芳和大栓媳妇赶紧把人扶正,这要是在她家门口倒下还真不好弄。

  “二大娘你这是咋地了,嫂子,你帮帮忙……”沈云芳边扶着人边说道。

  二大娘一喜,这回总的让我进屋了吧。

  “你帮帮忙,去我二大爷家知会他们一声,让我二大爷赶紧来,这可咋整啊?”沈云芳一副麻爪的表情。

  “行,你先扶着,我这就去。”大栓媳妇转身就想走。

  “哎,等会,等会,不用去找人了,我就是失血过多有点头晕,云芳你扶我进屋躺会就能好。”二大娘赶紧的站直身把人拉住。这要是走了,自己的计划又泡汤了。

  大栓媳妇和沈云芳对看了一眼,都有些诧异,这二大娘过来说了那么多,多次表示要进屋,这可不寻常,不是里面有啥事吧?

  沈云芳对大栓媳妇暗暗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能让她进去。

  大栓媳妇明白了,立马说道:“哎呀,可不行,她家踏雪可不是东西了,不光护食还护地盘,云芳家谁它也不让进,谁进咬谁,就是我总来,都不让我进。”

  “咋可能,前几天云芳你婆婆和小姑子不是还来住了一阵子吗,那时候她们咋让进的。”这话二大娘可是不信的,谁家狗这么尿性,比主人还厉害,家里谁来谁走的它说的算。

  “那时候踏雪是被我家那口子给拴住愣是拉到我们家去关了十多天,这不这几天才放回来,要不它也不能这么能个,这都是被关的。”大顺媳妇顺嘴胡诌。

  “要不让你家大栓再来……”二大娘理所当然的说道。

  大栓媳妇都没让她说完,就接着说道:“可不行,这踏雪记仇着呢,现在看到我家大栓都不行,就跟要拼命一样,我们可不敢了。”

  “那、那……”二大娘想说那我这伤就白咬了,补偿没有,也看不到云芳家到底养了多少只鸡,她可不就白折腾了。

  大栓媳妇也算看出来她来干啥了,赶紧的跟云芳说道:“你咋那么死性,踏雪把大娘咬伤了,你这做主人的咋还不表示表示,去回家拿几个鸡蛋给大娘补补身子。”

  沈云芳看了二大娘一眼,看她没有出言阻止,估计也是这个意思,遂点了点头,转身回家,拿了个小篮子,在里面装了十个鸡蛋拎了出来。

  “二大娘,我家也没啥,就给你拿几个鸡蛋补补身子,一共也没多少,也就是那么个意思。”沈云芳说着客套话,她现在是全当二大娘就是普通的邻居来看,要是自己家亲戚,也不能像她一样,堵着门要赔偿的。

  二大娘拿眼睛瞟了一眼篮子,看到里面鸡蛋不少,怎么也有十多个了,这才心里舒服了。

  大栓媳妇有眼力见,上前就把篮子给接了过来,嘴里说道:“大娘身体虚,我就帮拿着了,正好我也要回去了,大娘我给你送家去吧,你这身体没劲我们也不放心让你自己回家。”

  她说完给沈云芳使了个眼色,就一手搀着人,一手拎着篮子往屯子里走。

  二大娘虽然没进去沈云芳的家,没看到她家到底有多少鸡,但是能弄到这老些鸡蛋,她暂时也满意了,也就顺着大栓媳妇的劲儿跟着一起走了。

  在路上,二大娘还是不死心,想着和大栓媳妇打听打听,“大栓媳妇,你家离云芳家最近,她家是不是真的养了老鼻子小母鸡了?”

  大栓媳妇心里一动,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这咋说的?我咋不知道云芳家养了老鼻子鸡了呢。”

  “哎呦,这还有啥好瞒的,在说就是想瞒也瞒不住啊,我可是都听人说了,桃树村那边都传说云芳家养了老鼻子鸡了,院子里都快装不下了,我寻思肯定是云芳她婆婆在这住的时候看到了,这才回去显摆出来的,你说是不?”二大娘看着大栓媳妇的脸色,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这传的也太夸张了,我是知道云芳家养了点小母鸡,当初还是我们两家一起孵的呢,但是这咋传都传成这样了呢,还老鼻子了?还院子都装不下了?要是真那样,云芳还上什么工种什么地啊,天天在家等着捡鸡蛋不就完事了。再说,养那老些鸡拿啥喂,云芳就一个人,她挣的那点口粮她自己能喂活都勉勉强强的,这传话的人都不用脑子想想。”大栓媳妇很是一番唾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