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二章护犊子
  沈云芳皱着眉听着二大娘的话,先是让身把门口的鸭子和鹅都让进家门,然后这才朝着后院喊道:“踏雪,你给我过来。”

  趴在狗窝里的踏雪耳朵动了动,然后立马从狗窝里窜了出来。

  二大娘还没来得及惊讶,根本没有来得及阻止,就看到门里面穿出一条通体黝黑的大狗来,“哎,哎,你说话就说话,把这畜生叫出来干什么。”

  二大娘想到自己屁股上的伤痕,两腿哆嗦了一下。

  沈云芳心里挺不高兴的,说实话,听到二大娘告状,她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自己家狗啥性子自己知道,它家的狗就算还是畜生,那也是个高傲的畜生,长这么大都没有惹是生非过(在家不算),只要不惹到它,它才懒得搭理外人呢,所以她想着肯定是自己这个二大娘做了什么,把自己家踏雪惹怒了,这才会追着她咬的。

  再有听别人说自己家踏雪是畜生她咋这么不爱听呢。

  “二大娘,你说踏雪咬你了,我不得把它找来问问啊,就是审犯人还得让人有个申辩的机会不是。”沈云芳说话有些不客气,也是心里不太痛快。

  “你找它问问?你脑子没毛病吧,它是狗,它能说话啊,你找它能问出个啥来。”二大娘一脸你有病的表情。

  “就是呗,二大娘,就像你说的,我家踏雪是一只狗,一只听话的狗,平时要是没人招惹它,它咋会咬人呢。”沈云芳淡淡的说道,她现在终于明白人家说的护犊子是个什么感觉了,现在不管是不是自己家踏雪把人咬了,她听有人口出恶语来告状就是不高兴,像所有家长一样,她心里想着,澳门赌博网站:你要是不嘚瑟,我家踏雪能咬你啊,它咋不咬别人呢。

  “哎,你孩子啥意思,你这意思我被你家狗咬了还是我自己的错了呗,是我招了它,我被它咬了是活该了呗。我可是你二大娘,它只是一条狗,一个畜生,你居然向着一只狗说话?”二大娘不可思议的大喊起来。

  踏雪原本坐在旁边就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门外的人,它当然记得她是谁,就是这个人今天准备爬自己家墙来着。现在她居然还在门口叫唤,真是叔可忍狗不可忍,于是它做出攻击姿势,朝着门口的人一顿狂吠。

  “你看看,你看看,我现在招它了没,它就一个劲的朝我叫唤,这你咋解释。”二大娘可算是抓到把柄了,一副你不给我个说法这事就没完的架势。

  沈云芳一阵无语,我家狗在我家叫还不行啊,还要给你什么解释了,不过她不想因为些小事邻里邻居的弄的不愉快,不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吗,这还是自己二大娘,她一个小辈退一步也无所谓。

  “踏雪,闭嘴,不准叫了。”沈云芳低头嘴里呵斥,手上却温柔的抚摸着它的大头,今天得委屈它了。

  踏雪呜呜叫了两声,伸出大舌头舔了舔自己女主人的手,安静的趴了下来。

  “二大娘你看,踏雪是很听话的。”沈云芳很是满意,“二大娘你也别生气,要是真是我家踏雪给你咬了,我肯定揍它,你给我说说吧,到底咋回事啊,我家踏雪咋能咬到你呢。”她真的挺好奇的。

  二大娘看自己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云芳都没让她进屋坐坐,她心里对流言的猜测又信了三分。今天晚上她特意来的晚了点,这个点散养在外面的鸡鸭都该回窝了,她一堵一个准,“这说来可话长了,咱也别在外面说了,走进屋去,我好好跟你唠唠。”她现在就是想方设法的要进沈云芳家的院子一探究竟。

  “云芳啊,这是咋地了,你家狗咋叫唤的这么厉害。”

  二大娘正想往里面挤,就听身后传来个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住前面的大栓媳妇。

  “嫂子,没啥大事,我二大娘来找我说说踏雪的事,好像它白天把我二大娘咬了。”沈云芳笑着解释道。

  “啥好像,它就是把我咬了。”二大娘不高兴的强调道。她能高兴才怪呢,刚开口说要进屋,就有人来打扰,这下又进不去了。

  “呦,原来是踏雪惹祸了啊,不能啊,踏雪可乖了。”大栓媳妇皱眉表示不太相信,在她眼里踏雪那真是条好狗,自己家那个熊孩子,来云芳家好多次,每次来不磋磨踏雪一顿啊,又是压着又是拔毛的,踏雪从来都是呜呜的委屈呜鸣,可从没跟孩子厉害过。

  二大娘听了她的话鼻子都要气歪了,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拿她当回事啊,和着她还没个狗有信用呢。

  “咋地,你们啥意思,我还能扯谎啊,它就是咬了我。”二大娘有些急眼了,好人也能让她们两个老娘们加一只狗逼疯了。

  “哎呦呦,大娘瞧你还急眼了,这又不是啥大事,咱不生气啊。”大栓媳妇赶紧笑呵呵安抚,“啥也别说了肯定是踏雪的错,云芳啊,你家踏雪可是得好好管管了,要不以后在随便咬人可咋办,人家可不能像大娘一样,不跟它一个畜生计较。”

  沈云芳明白了,配合着大栓媳妇的话,她低头就把踏雪从地上揪了起来,高高抬起手狠狠的打了上去,嘴里还骂着,“我叫你乱咬人,你给我看清楚了,记明白了,这是二大娘,是自己家人,以后不准咬了知道吗。”当然她抬起的手都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自己家狗又没有错,哪能真的狠心打呢。

  踏雪虽然感受到了女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暖意,不过还是被她疾言厉色样子伤害到了幼小的心灵,呜咽着夹起尾巴遛回后院狗窝去了。

  沈云芳边撵着它边骂道:“你以后就是咬人也要分清楚了好赖人知道不,要是再咬错人看我不打折你的狗腿的。”

  二大娘听了她这话,心里咋这么不舒服呢。

  大栓媳妇看这个必须有的程序已经做完了,赶紧的拉着二大娘的袖子劝道,“大娘你没事吧,踏雪咬你哪了,我家有肥皂,走到我家去,我给你拿肥皂水洗洗。”

  在农村如果自己家狗把别人咬了,大多处理的方法就是把自己家狗打一顿,当然是做给受害者看的,任何安抚一下受害人,表示狗的主人也感同身受,要是咬的严重的,还得给点医药费什么的。

  不过看二大娘还能走着来告状,应该不是啥大伤。

  还有在农村要是真的被狗咬了,也从来没有打狂犬育苗一说,一般都用土办法,就是用肥皂水反复的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