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零一章兴师问罪
  山上的沈云芳根本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人窥视了,这些天她把熟悉的林子都跑遍了,把野果子和蘑菇什么的都收了收,至于其他的地方,沈云芳没敢乱走。因为先有野猪后有野狼,让她知道这座山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太平,她没有可怕的武力值,也没有可以保命的空间,所以她还是以自己安全为第一位。再说山上的蘑菇和野果子就没有采完的时候,人也不能太贪心,多少是多啊,够他们一家人吃的就行了呗。

  所以这几天沈云芳都在山坡这待着,一边架着大锅煮猪食,一边在地里浇水施肥。

  大白菜已经到了包心期,肥料和水必须充足,这些天她利用空间存了好多的水,上午给白菜萝卜浇水,下午就用蚯蚓粪合着猪粪羊粪什么的有机肥料给大白菜催肥。

  不时的还要给白菜叶子抓抓虫,这些天她发现,她种的这些白菜,百分之五十都被虫子磕了。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她还特意咨询过王大娘,最后被告知这种情况就要去县里买点六六粉,合水撒上就好了。

  沈云芳想了好几天,最后还是没有忍心下手,六六粉那是啥啊,那是农药,厉害着呢,跟给大白菜撒农药相比,她宁可让虫子啃一半了。

  反过来想想,虫子来啃白菜叶子,这也是间接的证明她种的白菜好,招虫子待见,那些留在白菜叶子上的每一个洞洞都能充分的说明,她这个白菜种的真的是绿色食物。连虫子都赏脸吃了,那肯定是无毒无害的,可以放心使用的。

  又一次沈云芳好信,在地里直接拔了一颗被虫子啃的很惨的白菜,回家面无表情的把上面的几个肥肥的虫子扔给了小鸡们,然后洗吧洗吧,把外面的白菜叶子切成片炒肉,里面的直接洗干净蘸酱吃。结果她真的就吃到了甜甜的大白菜,这个味道她在前世可是从来没有吃过的。

  这就更加坚定了她种植绿色无害菜蔬的决心,为了以后都能吃到这么甜的白菜帮子,她决定要好好种这批秋菜,等收了之后,她就都装到空间里。好几亩地呢,咋也能够她吃十年八年的了。

  今天她在山坡这里给白菜施最后一次肥,再过一个月左右,白菜就能收了。

  沈云芳看了看天色,把东西往空间里一扔,又给猪和羊添了满满的饲料,这才往山下走,边走她还边闻了闻自己的衣服,这一天都泡在肥水里,她鼻子已经暂时失灵,不过这个时候被微风一吹好像又能闻到猪粪那股臭烘烘的味道了。

  恶,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洗洗了。自己家小宝宝别给熏坏了。

  一路快走到了家门口,进屋直接把家里的水壶都端到了东屋,兑了温水,坐到大木盆里好好的洗了洗。

  平时看不出来肚子大,脱了衣服就能看出来她的小腹现在就像是倒扣了一口小锅一样,沈云芳一边泡在水里,一边摸着肚子和自己家宝宝聊天,好一会儿,这才起身换了身衣服。换下来的脏衣服就直接泡到了洗澡的木盆子里,她双臂一使力,把整盆水都端了一起,放到了院子里,她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那顺手就把衣服洗了。

  晾好衣服后,她就去后院打开院门,敲着盆子把自己家小鸡们迎回了家。

  踏雪把所有小鸡都撵回家之后,这才最后一个回到家里,然后它就在女主人身边跟前跟后,它就是不能说话,要不肯定把自己今天保卫家园,保卫小鸡的英勇事迹和主人好好吹嘘一下。

  沈云芳被踏雪缠着烦了,轻轻的给了它一脚,呵斥道:“别在这捣乱,自己玩去。”

  踏雪哀伤的看着女主人,落寞的耷拉下耳朵,夹紧了尾巴,跑回自己的窝里伤心去了。

  没有了踏雪绊脚,沈云芳快速的把小鸡都撵到鸡窝里,然后把鸡食给它们喂上,这才转身回屋给自己做饭。

  自从怀孕之后,她的口味也在时不时的变化着,今天想吃酸的了,可能明天就想吃甜的了,她原本还以为她怀的是双胞胎呢,穿越人士的一个金手指不就是一次怀俩仨吗,可是经过医院老医生的铁齿铜牙断定,她肚子里就一个,她也就歇了那个心思,把自己肚子里这一个伺候好就满意了。

  今天她突然就想吃窝瓜了,就烀了,直接蘸鸡蛋酱就行。于是她直接下了地窖,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体,要是再过两个月估计上下地窖什么的就不能这么灵巧了,所以她下去之后,直接把地窖里的大部分窝瓜都收到了空间里,其他东西她空间里都有,就还是放在了地窖里没动。

  拎着窝瓜上去之后,她刷刷几刀就把窝瓜破开,把里面的子掏出来晒到了外面,这些都是好东西,等晒干了后,炒了比瓜子还好吃。

  剩下的她洗了洗直接就放到了大锅上蒸,顺便从空间里拿出一把烤羊肉串来,边吃边坐在灶台边的小凳上等着。

  这些羊肉串是她前些天心血来潮,把空间里的羊肉切成小块,用能找到了的大料花椒什么的给腌上,然后自己用木头削的签子,串好了趁着在山坡上的时候烤出来的,虽然没有孜然这样特殊味道的调味品,但是肉新鲜,烤出来还是很好吃的。

  她羊肉腌了不少,所以就烤了不少,吃不了的她都烤好了放到空间里,啥时候想吃了,拿出来还是那么好吃。

  等锅里窝瓜蒸的差不多了,她又搅合了点苞米面,直接下到了里面,这样连粥都有了。

  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舒心饭,沈云芳觉得要是以后的日子都能这么过也不错,哦,当然要是孩子她爹也能在身边就更好了。

  她把厨房收拾好了,就听外面大门口鸭子和鹅的叫声,她赶紧的开大门,这是她家的鸭群和鹅群回家了。

  结果门外不光是鸭子和鹅,还有个不太受欢迎的人在。

  “云芳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家的那只破狗可太不像话了,我今天就从你家这里路过,它就追着我咬,哎呀,它那牙可真利啊,给我咬的啊。”二大娘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这是她躺家里一下午想好的借口。

  云芳家的狗把她咬了,咋说都得赔给她点鸡蛋啥的补补身子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