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九十七章谣言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沈云芳天天为了自己家未来的美好生活忙碌着,却不知道同一时间别人正打着她的主意呢。

  盖家屯沈业松沈二伯家里。

  “你说说,你那个侄女还有没有点良心,当初她和她娘没少朝咱伸手,她娘没了之后,她更是三天两头的来家里蹭饭。我这个当二大娘的还咋地,她来我就好吃好喝的供着,对她够好的了吧,结果你看看,现在咋样?她日子过好了,家里养了那老些鸡连知道都不敢让这些人知道,这是怕我吃她的啊。”二大娘坐到炕头上就拉着自己家老头子开始抱怨起来。

  今个儿早上她去别人家串门,结果就让她听说了个天大消息,说沈云芳自个在家不声不响的就养了老鼻子鸡了,说沈云芳家为啥以前从来不锁门现在锁上了,就是因为家里鸡太多,装都装不下,沈云芳怕鸡跑了这才每天进出都把门锁上的。

  原本二大娘还有些不信,她知道这些老娘们嘴里传的话不能全当真,就是她自己给别人传话的时候也经常是添油加醋的,这一件事你添点我添点的,过了几个人的嘴以后,那就没边了。所以她平时听这些话的时候也不全当真,反正是别人家的事,管它真假呢,就当笑话听了就完事。结果今天这些老娘们说的居然是自己侄女的事,也算是自己家事了,还有鼻子有眼的说这事是从桃树村老李家传出来的。二大娘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要知道前一阵子老李家的那个老娘们还带着她闺女来云芳家住了一段时间呢,所以弄不好这次传的事是真的,即使这话传到她耳朵里已经夸张了,但是云芳这丫头在家里养了不少鸡鸭这事肯定是有的。

  再说她可是看到过云芳家养的那些鸭子和鹅的,每天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那可是招摇过市,谁看不到啊。只是平时大家都不太待见鸭子和鹅,看到她家养这么多,都说她傻,没有羡慕的。要是有那老些粮食喂鸭子和鹅,还不如多养几只鸡呢。

  二大娘听了这个信之后回家怎么寻思怎么不对劲,澳门赌博网站:就和老头子念叨起来。

  沈业松属于自己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人,在家油瓶子倒了都不带弯身扶一把的,所以听了也当没听到,左耳进右耳出的,不过他有个好处,即使他不往心里去,也不会嫌你烦,所以算是个比较好的垃圾桶了。

  “我也就算了,当你们老沈家的媳妇,我也从来没享过福。可是你是他二大爷啊,她这个当侄女的,咋就不知道想着点你这个亲大爷呢。我也不图她啥好东西,养了那老些鸡,咋就不想着给你这个当大爷的送点鸡蛋啥的,过年过节的送两只鸡过来还多要了她的吗。”二大娘边说边翻白眼。她知道云芳和沈老大家亲,有事没事的都往那跑,现在想来,她家的鸡蛋什么的,肯定没少往老大家拿,都当自己家是傻子呢。

  沈老二咂摸咂摸嘴,想着鸡肉的味道,馋了。

  “还有咱家云凤那里,当初咱可是谁都没管,就让她去县里给云凤带班的,钱是钱物是物的可是一点都没亏着她,她现在日子过好了,咋就不想着给咱家凤送去点鸡蛋让她娘俩补补身子呢。我看啊,你们老沈家就没一个好人,你那个侄女就是一个白眼狼。”二大娘狠狠的说道。

  她这是时候就不说当初是没有人去沈云芳才去县里给沈云凤打的替班,也不说在沈云凤家是咋把人家小姑娘当保姆用的,又是咋把人家撵到收购站,一撒手就是一个月,也不管小姑娘第一次来县里哪哪都不知道的困境。

  “别说了,你要是想吃鸡蛋就去和云芳要去呗,你和我墨迹有啥用。”沈业松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按他的意思,想吃就去要,要到了当然好,他能吃到点好的,就是要不来也没什么,不就是动动嘴的事情吗。

  二大娘斜眼看自己家老头子,对他的木鱼脑袋实在是没有办法,“你说的到是轻巧,云芳那丫头要是能给你这个大爷吃一口,还至于天天把大门锁的那么严实吗,还至于藏着掖着,咱这些亲戚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这事吗。”她虽然眼馋,但是她同样也知道现在的沈云芳不好欺负,要是自己真的舍了脸去要鸡蛋,弄好了能给自己一两个意思意思,要是弄不好就得让沈云芳给自己一个没脸。

  她在村里从来都是高人一等的,她闺女嫁到了县里干部家庭,她也算是干部的丈母娘了,要是她真的让云芳那个丫头给撅了,在村里她可就丢大磕碜了。

  不过她不能自己去要鸡蛋,到是有个人能去。二大娘眼珠一转就计上心来。

  “行了,你就在家等着吧,我去云芳家看看去。”二大娘蹭蹭几下子就挪到了炕沿,弯身把鞋提上就往外走。

  炕上的沈业松翻了个身赶紧的说道:“你回来的时候在给我打半斤酒啊。”中午要是能吃到鸡蛋,咋不得喝两口庆祝庆祝啊。

  “你个没能耐的老东西,喝死你算了。”二大娘嘟嘟囔囔的走了出去。

  她出门没朝沈云芳家走,到是往沈二姑家走去。

  整个盖家屯也没有多大,不大一会儿,她就走到了沈二姑家院门前,赵鹏正在院门口自己玩呢。

  “大鹏啊,你娘在不?”二大娘推开院门就走了进去。

  赵鹏抬头一看是自己舅妈,擦了擦要流到嘴里的鼻涕,说道:“没在,在地里干活呢。”

  二大娘前进的脚步停了一下,她咋忘了,这个时候正是上工的时候,也就她吧,有个好女婿,家里也不指着她挣公分过活,所以她经常性的这疼那疼的不去上工。

  她立马挺直了腰板,满脸优越感的说道:“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事,行,你玩着吧,我去地里找你娘去。”说完拧身就往院外走去。

  二大娘找了一圈,终于在晒谷场找到了沈二姑。

  “福珍啊,你过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二大娘朝着沈福珍招手。

  “咋地了,嫂子,有啥事?”沈福珍把手里的耙子往地上一扔,用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走到二大娘的身边。

  “嘘,咱们过去说话,我跟你说个事。”二大娘抻头往后边看了看,这才拉着人往边上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