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九十四章家贼难防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起床的时候就把婆婆和小姑子两个又叫起来了,钱都痛快的给了,她们怎么也得把最后一班岗站好啊。

  邱淑萍和李香荷到是没说什么,早上跟着沈云芳一起去地里收的大豆,一早上的时候,三个人推着一推车的大豆秧子回了家。

  吃早饭的时候,李香荷推了推邱淑萍,示意她赶紧说话。

  邱淑萍瞪了姑娘一眼,然后跟闷头吃饭的儿媳妇说道:“云芳啊,一会儿我和你妹妹就先回家去了,你爹自己在家这些天我也不放心,在加上红旗的事也要忙活忙活,我得赶紧回家给他颠倒颠倒。”

  这个时候她的语气就不是前些天那样和缓温柔了,完全恢复了她对儿媳妇那尖酸刻薄的嘴脸。

  沈云芳没在意她的态度,因为早就预料到了,不过听了她的话眉头皱了起来,“娘,一会儿队里分苞米,我得过去,要不你们晚点走,等苞米分完了,我在送你们走。”

  “不用,不用你送,我又不瞎不瘸的,你该干啥干啥去,一会儿我和你妹妹收拾收拾就走了。”邱淑萍语气有些强硬。

  沈云芳耸了耸肩,她巴不得这俩人能早点走呢,不让自己送就更好了。

  “那行,你们走的时候,直接把大门给我锁上就行。”

  吃完饭后,沈云芳看了看点,从地窖里拿出一篮子鸡蛋,里面有一百个,是她准备给婆婆回家时带着的。

  交代好两人后,沈云芳就往晒谷场而去,今天队里分粮食,关键时刻,各家当家的都早早的去了。

  再说邱淑萍母女俩,看着沈云芳走出大门,李香荷还特意趴到大门口看二嫂确实走远了,这才乐颠颠的跑了回来,然后母女俩像是老鼠过境一样,满屋的乱转,搜刮能拿走的东西。

  邱淑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下地窖把这两天家里收的鸡蛋都拎了上来。

  老二媳妇家一共一百多只鸡,每天早上差不多都能捡六七十个蛋,老二媳妇基本上都是攒一个星期就用自行车拉着就去卖一次。邱淑萍来的这些天,沈云芳为了掩人耳目,已经去卖了两次了。

  今天离上次去卖鸡蛋已经过去了五天了,所以地窖里现在存了差不多四百个鸡蛋了。邱淑萍对于儿媳妇就给她拿一百个鸡蛋很不满意,所以打算趁着老二媳妇不在,她都给拎走。

  她的想法很霸道,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哪个不需要补身体啊,在加上自己小儿子以后那可就是大学生了,天天用脑子,要是不好好补补那还了得。就儿媳妇给拎出来的那一篮子鸡蛋哪够家里这些人吃啊,所以在邱淑萍看来沈云芳这个当儿媳妇的就应该是家里有多少给她拿多少,前两天的那些蛋都不应该卖,反正就是卖了钱也到不了她手里,还不如都让她拎家去给她小儿子大孙子吃了呢。

  当然在邱淑萍的心里,这些话都不用她说沈云芳这个儿媳妇就应该这么干了,像现在这样,还需要她偷偷摸摸的拎走,那绝对是沈云芳这个儿媳妇的错。她可是一点都不愧疚的。

  邱淑萍下地窖的时候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蹭蹭蹭的爬了几个来回,除了把两筐鸡蛋都拎上来了之外,她还把地窖里剩下的半袋子小米也给拽了上来。

  地窖里除了地瓜、苞米,也就小米还能让她看的过眼去。

  那边的李香荷,进了屋之后,拉开立柜就从被摞子底下把她心心念念的毛巾被给拽了出来,她可是惦记了好多天了,平时和二嫂也没少说好话,只是二嫂太抠,就是没松口说送给她。

  自从知道这毛巾被有多贵之后,她就打消了让她娘也给她买个新的的念头,她自己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就想着等她回家的时候,说啥都得把二嫂的毛巾被偷走,只要自己带回家了,二嫂就是之后知道是她拿的,也不好意思追到家里去要,那毛巾被就是她的了。

  邱淑萍进屋的时候就看着自己闺女抱着那条毛巾被傻笑呢,她瞪了闺女一样,嘴里骂道:“看你那没出息劲。”

  她自己也走到立柜前再次拉开立柜的门。然后从里面拽出一条最后的褥子,也就是这些天她们铺在炕上的炕被,还从最底下的格子里找了一块蓝色的劳动布,往炕上一铺,把厚厚的炕被叠了叠放到了上面,然后回身从李香荷怀里把那个毛巾被也拽了过来,“你抱着它什么玩意呢,赶紧的收拾,咱们马上就走。”然后快手快脚的用外面的劳动布把东西包好,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节。

  不赶紧走她怕儿媳妇突然回来,这里不是她的主场,她没有信心要是打起来能打得过儿媳妇,主要是她知道二儿媳妇不是东西,不会因为自己是婆婆就让着自己的。

  十分钟之后,李香荷用扁担挑着两筐的鸡蛋,前面还挂着半袋子的小米,邱淑萍则身后背着个大包袱走出了院门。

  沈云芳把分到的二百斤苞米堆到了一边,准备等着大栓哥推车回来帮着她运回家去。

  晒场上有村民看着沈云芳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就凑过去问道:“云芳咋你自己来的,你婆婆和小姑子呢,咋没来帮帮你。”

  由于邱淑萍努力不懈的宣传,村里人现在可是都知道了,云芳婆家来人帮着她收秋来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也都抻着脖子等着看呢。

  “不用帮,我自己过都这么多年了,啥不能自己干啊,再说我公公自己在家,谁也不放心,她们今天就回去了。”家丑不可外扬,所以沈云芳都是捡好听的说。

  “呦,咋这个时候回去呢,不是有啥事吧。”一个老娘们一脸肯定有事的表情说道。

  可不,都来了大半个月了,好不容易到了要人出力的时候,来帮忙的人却要走了,让谁想这都不是个事,都得想歪了。

  “你想多了,啥事也没有。”沈云芳不愿意说了,看大栓哥已经推着推车回来了,赶紧的弯身开始装车。

  等大栓两口子帮着云芳把苞米运回家的时候,家里的大门已经上锁。

  “哎,可算是走了,你也能松口气了。”大栓媳妇进屋看里面没有别人了,也是松了口气,这些天,有李家母女在,她基本上都不来了,来了也没啥话说,还得像贼一样让人防着,说不出的别扭。

  沈云芳把苞米都卸到前院地上,这些苞米还得在晒一晒。

  “可不,她们在这我都不想回家了,可算是走了。”沈云芳没说她是付出了五十块的代价才把人打发走的。

  不过到了晚上,她就是知道,她付出的还远远不只五十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