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八十九章你俩是来干啥的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从炕上起来就拉拉着一张脸,一整晚身边都有人嘎吱嘎吱的磨牙,闹得她一晚上一共也没睡着多大一会儿,能高兴才怪呢。

  下了炕,看炕上那对还睡的流哈喇子的母女,这心情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索性她也不做早饭了,去后院把牲口都喂一遍,把鸡鸭鹅都放了出去,又用几个盆子把成熟了的蚯蚓泡了起来,这才背着背篓上山去了。

  再说家里的母女俩,直睡到日上三竿才睁开眼睛。

  李香荷伸了伸懒腰和邱淑萍抱怨道:“我二嫂可真能折腾,昨晚上睡的好好的,让她弄醒了好几次,我说她就是故意的。”

  昨晚第一次被吵醒的时候李香荷就不乐意了,朝着沈云芳喊了好几句,人家根本不理她,第二次还是该起身还起身,还骗她说是去西屋烧火。切,那屋有啥昨天她和她娘可是看过了的,那些东西地里到处都有,也没看外面的蚯蚓还要烧火的,就二嫂家的金贵。

  “忍忍吧还能咋整,现在还有求着她的时候。”邱淑萍昨天也没睡好,当然磨牙的人可不知道自己晚上是啥德行,她始终都觉得是别人耽误她了。

  至于李香荷,那是从小就和邱淑萍一起睡,对她的癖好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也就不觉得吵人了。

  李香荷不服气的穿好衣服,出了屋以后看灶台上冷锅冷灶的,就冲着外面喊了好几声“二嫂”。

  “你喊啥喊?”邱淑萍在屋里梳头。

  “娘,我二嫂早饭也没做,热水也没烧。”李香荷进屋就抱怨。

  邱淑萍朝窗户看了看,估摸了下时间,“你去后院看看你二嫂在不在了,快去。”

  李香荷不愿意,不过比起让自己动手干活,她还是更愿意去找二嫂。结果出去转悠了一圈,别说人了,除了猪和羊后院就没有喘气的了,当然她还被后院贴墙跟放着的那几盆子蚯蚓吓了一跳,心里暗骂沈云芳就是个变态。

  “娘,沈云芳不在家。”李香荷现在连二嫂都不叫了,心里对这个二嫂已经是极度不满意了。“我说她肯定是故意的吧,一大早也不给咱俩做饭,这是想饿着咱娘俩呢。”

  她可没想着她们娘俩来是干啥的,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还怪别人没伺候她们。

  邱淑萍本来就生气,让她闺女几句话挑拨的心里的郁气更深。不过现在人不在家,再说她心里始终还惦记着事,所以压制再压制,随后只得尖着嗓子骂自己闺女,“光知道靠着别人,你自己没手没脚啊,赶紧的出去烧水做饭去。”

  “你骂我干啥,你找不到人干啥拿我出气。”李香荷无缘无故被骂心里当然不痛快。

  “你个小b崽子,老娘骂你咋的了,你要是不想待,现在就给我滚回去。”邱淑萍心里不痛快,看自己闺女还赶跟她犟嘴,真是反了天了,于是她找到的发泄方向,掐着腰冲着自己闺女就是一顿痛骂。

  得,热乎没几天的母女俩,在李香荷的无脑邱淑萍暴脾气下再一次分崩离析了。

  最后还是李香荷委委屈屈的去堂屋做早饭去了。

  日子一晃神就过去了十多天,邱淑萍和李香荷母女俩在盖家屯也住了有半个月了。

  自从沈云芳适应了邱淑萍晚上磨牙的声音后,这些天相处的还算是融洽。哦,相处的时间也就晚上睡觉的时候,白天的时候她不是上山搂猪草就是去地里看青,接触不到矛盾也就少了。

  至于邱淑萍母女俩,也很是自得其乐。每天早上睡到太阳晒屁股,这是在家都没有的待遇。要是沈云芳做好饭了,她们就跟着吃,要是没做,就由李香荷做。

  白天没事了,就在家算计着沈云芳家这些鸡鸭一天能下多少蛋,这些蛋能卖多少钱,她们也把要搜刮的数字一提再提,后来家里这些东西都让她们娘俩给算计完了,就出去东家长西家短的乱串,到是让整个盖家屯都认识了她们。

  当然也是有不足的。

  邱淑萍母女俩这些天把家里都翻了个底朝天了,也没在家里翻到一分钱。开始还以为沈云芳把钱都放到了立柜里,要不咱们总锁着呢,结果后来邱淑萍拿话挤兑沈云芳,成功的让沈云芳家里在没有锁头的踪迹,不过邱淑萍母女俩翻了无数回柜子,俩被褥里都摸了一遍,还是没找到一分钱。

  后来母女俩分析了一下,肯定是沈云芳把钱都放到身上了,走到哪带到哪。邱淑萍暗暗咬牙,沈云芳这是防着她呢。

  虽然没找到钱,但是舒心日子还是让邱淑萍母女俩暂时按压住了心里的不快。只是好景不长,到了八月下旬,秋收正式开始,邱淑萍母女俩养尊处优的日子正式结束了。

  这天晚上,沈云芳下工回来之后就和邱淑萍说道:“娘,明天开始要收苞米了,咱们明天早上得早起点,趁着没上工之前得先去自留地把咱自家的苞米收回来。”

  邱淑萍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很是淡定的说:“行,明天让你妹妹和你一起下地,我在家给你们做饭。”她多少年都没下过地了,哪可能到儿媳妇家就下地干活呢。

  李香荷在旁边听了不乐意,不过她知道她娘都开口让她去了,她就是反抗估计也跑不了。

  沈云芳看了看她,笑着说道:“娘,明天早上煮一锅大碴子,吃剩的用凉水捞出来中午回来就能吃,不用特意留下来做饭。”她知道自己婆婆是李家最懒的人。

  “那哪行,光吃大碴子哪行,吃不好哪有力气干活啊。”这些话都是在家的时候说过的。

  “没事,这么多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再说往年就我一个人干活,今年你和香荷都来帮我,估计地里那点玉米,两天就能掰完了。”话里隐约提醒着这对母女,你俩是来干啥的。

  邱淑萍抿着嘴不说话了,她来的时候可是打着来帮二儿媳妇秋收的幌子来的,这个时候要是非得不下地有些说不过去了。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就把赖床的母女俩硬给拽了起来,然后带着两个气鼓鼓的人去了自留地。

  收苞米这活还算是好的,只要把自己包严实了,钻苞米地掰苞米也不算太累。

  沈云芳带着两个人干到上工的时候,就一个人去队里上工了,剩下的那些让婆婆和小姑子接着干,并且给她们布置了任务,一天时间,必须把地里的苞米都收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