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八十四章婆家人来帮忙(二)
  沈云芳兑了一盆子温水,又拿了一条新毛巾,这才端着水进了屋里,结果一进屋就看到自己婆婆和小姑子正拽着自己的毛巾被不知道在吵什么呢。

  问题是自己的毛巾被白天的时候她都会收到立柜里。沈云芳看了下房间,心里这个气啊,这是什么破亲戚啊,这就是强盗吧。

  第一次来儿媳妇家,这俩人就这么大咧咧的到处翻,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娘,你们干啥呢,拿着我的被干啥?”

  邱淑萍被儿媳妇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来光顾着和闺女抢了,到忘了这不是自己家,手里头抢的这个还是儿媳妇的东西。

  “这玩意从柜子里掉出来了,我就帮你捡起来了。”邱淑萍脑子还是挺快的,立马就编了个瞎话,随即她就想到刚刚儿媳妇说的话了,“被?你说这是被。”

  “骗人呢吧,娘你松手,我打开看看。”李香荷有些不相信,不过现在也有人家里没有布票,多买几条毛巾染了色回家做衣服穿的。她想打开看看有没有接缝。

  现在毛巾被还不普遍,这边地处偏僻,有的人别说看过了,就是听都没听说过。邱淑萍顺着李香荷的手劲,两个人一人一头就把毛巾被给抻开了。

  李香荷摸索着被面,感叹道:“哎,这还真没接缝啊。”

  邱淑萍摸着手感,满意,看着颜色,满意,就是这花色有些素了,要是上面不是红格子,是大朵大朵的花就好了。

  “嫂子,这个被子我喜欢,你给我吧,正好还是红色的,等我结婚的时候就能用。”李香荷喜滋滋的看着手里的毛巾被,恐怕自己老娘会跟自己抢,赶紧的先下手为强和大嫂开口直接要了。

  “你要结婚了?”沈云芳挺惊讶的,没听说啊。

  “别听她瞎说,八字连一撇还没有呢。”邱淑萍瞪了自己闺女一眼。“不过这被子颜色红的可真正,这要是夏天盖着肯定不能遭罪。哎,我和你爹都活这么大岁数了,也没看过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知道闭眼睛之前能不能也用用这高级货。”她说着眼睛就往儿媳妇那里瞟去。

  沈云芳哪能听不懂她的意思,这是老婆婆也看上了,不好意思像小姑子一样直接开口要,所以拿话点的她呢。

  沈云芳把手里的盆子往凳子上一放,走过去伸手就把自己的被子用力拽了过来,然后笑着说道:“这个是我盖过的,可不好再给别人。这个也是我有一次去县里百货大楼逛看到的,我看娘你也喜欢,香荷也稀罕,正好了,有空香荷你就带着咱娘去县里百货大楼一起买去。”她说着把手里的毛巾被叠了几下,拉开立柜就塞了进去。

  李香荷看二嫂把被子给收起来,就有些着急,想过去抢回来,刚动就被旁边的邱淑萍给一把拉住了,对她摇了摇头又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邱淑萍这次来是有目的的,这才刚来,不能跟儿媳妇马上闹翻了,要不接下来她俩在这也没法待,毕竟这里是盖家屯不是桃树村,这房子姓沈不姓李。

  “行了,让你嫂子收起来也好,咱俩这一手汗的,再给整脏了就不好了。”邱淑萍拉着闺女到脸盆边,“来咱俩先洗洗的。”至于那个毛巾被,不急,反正她要在这住几天呢,咋地走之前还弄不到手里来啊。邱淑萍很是自信。

  沈云芳把东西收拾好,看那娘俩已经开始动手洗了,她看了看时间说道:“娘,你们饿了吧,等我去队里请个假,然后回来在给你们弄饭吃啊。”

  桃树村离盖家屯不算近,咋也得走个四五个小时,就算现在天黑的晚,那两个人也得下午两三点钟就要往回走。再加上婆家来人了,她也不好不陪着,只得去跟沈大爷请一中午的假了。

  “请啥假请假,我和你妹妹又不是外人,你给我们弄好饭就去上工就成,不用管我们。”邱淑萍听说儿媳妇要去请假在家陪她,赶紧的阻止,开玩笑,她还想着等儿媳妇去上工了之后,她能好好的看看老二家都有啥,她心里也得有个数啊。

  沈云芳看了看手表,现在她去上工都已经算是迟到了,在给她们做完饭伺候她们吃完了,自己还去干嘛啊,都该下工了。于是她就把自己现在的工作内容和两个人说了一下。

  邱淑萍听了眉头皱了起来,看沈云芳的目光就有些不善,“云芳啊,不是娘说你,虽然你现在怀孕了,但是咱农村人可没有这么金贵的,谁家小媳妇怀孕不是照常下地干活的,你咋就不能干呢。你这么大一个人,一天才挣五个公分,等到年底你挣的那点公分够不够分粮食都不好说,你还能全指着红军一个人养家啊,他在外面挣那点工资容易吗,你咋就不知道心疼他呢。”

  想到自己儿子的工资都让这个娘们糟害了,她就心疼啊。

  沈云芳忍了又忍,把到嘴的话又过了一遍,这才说出来:“娘,不是我不能干,是红军他说啥都不让我干,他走之前特意找队长给我安排的工作,我也不能逆着他来啊,本来他跟着我来盖家屯住心里就不舒服了,我要是在不听他的,他不就更抬不起头来了吗,娘你说是不?”

  沈云芳真想给她几句,让她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都分家了,她自己想咋过日子就咋过日子,她男人都没说话呢,别人都算个屁啊,还在她面前指手画脚的。不过自古婆媳战争媳妇都没有捞到好的,自己要是跟她这么直接吵起来,不管是谁的错,弄不好最后都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哼,还不是你吵着要回娘家住的,要不我二哥能觉得抬不起头来吗。”李香荷翻了个大白眼。

  她很不高兴二哥跟着二嫂回这里住,桃树村那边传的可难听了,说她爹娘偏心,分家不给二儿子分房子,导致的二儿子做了倒插门女婿。这些传言也间接的影响了她的婚事,原来隔三差五的还有人来家里给她介绍对象呢,自从过年二哥结婚了之后,到她家来的大娘大婶可都是来看热闹的,再没人给她介绍对象了。

  再有丝丝姐也和她疏远了,有啥好东西都不分给她了,这都是因为二哥结婚了的关系。

  “香荷你这说的我可不爱听,咱爹娘当时分家的时候可是一间房都没给我和你二哥分,我要是不回娘家住,让我们两口子住哪去,住大街啊。”沈云芳板着脸说道。

  “咋就没地方住,厢房你们不是住的好好的吗,分家前能住,咋分家后就不能住了。”李香荷不甘示弱的喊道。

  “真有意思,厢房能住厢房那么好,你们老李家从上到下,从老到少的咋都没一个去住的。分家的时候爹说房子没有我们份,我们作为子女的,就算是心里不舒服也忍了。人家都说手指头还有长短,爹娘偏向谁不偏向谁的,我们也不能说啥。再说,房子是爹娘辛苦一辈子盖起来的,那就是他们的东西,爱分给谁咋分,我们都没意见,这都是人之常情。不过香荷你要是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合着我们夫妻俩吃着亏还让人念叨着埋汰着,那我现在就去找咱爹,让他重新分分这个家,就当着所有乡亲的面分,看看是不是老大老三都能住正房,就我们老二是住厢房的命。”

  “你这孩子瞎说啥瞎说,你要在这么地就赶紧给我回家去。”眼瞅着进门没十分钟就又要打起来,邱淑萍赶紧的给了自己姑娘一下子,然后说儿媳妇,“你厉害啥厉害,你妹子岁数小不会说话,你当嫂子的咋能跟她一样的。再有别天天房子房子没完没了的,当初分家的时候,也没见你说啥,现在就别总找后账。”

  她知道因为房子的问题,老二两口子对他们老两口已经很不满了,并且这几次凡是说分家的事,二儿媳妇总是把房子的事拿出来说一说,堵她的嘴。她现在算是吸取教训了,老二媳妇这是铁了心的要分家单过,所以就是她想让老二回家,她们两口子也不带同意的,再说家里确实没有老二住的地方,那就谁也别提这事。

  邱淑萍缓和了语气又说道:“娘知道分家的时候你和老二吃亏了,不过那不是咱家困难吗,再说咱家就老二能挣工资,你们两口子今年也不用每个月给我和你爹钱了,都攒着好买房子。我和你爹都帮你们想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