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八十二章麦子熟了
  沈映雪的高嫁确实在盖家屯引起了轰动,沈大富在家里摆完酒席后,沈映雪就跟着赵大海一起回了县里,听说是先住到婆婆家,等他们的新房分下来在自己住。

  沈家嫁到县里的大闺女沈云凤这次作为介绍人跟着忙前忙后的,人家两口子回来结婚,她也跟着回娘家住了一星期,看出来是对赵大海这个人的重视了。

  不过就她一个人回来,她家薛佳龙没跟着过来,却引起了村里人不少的闲话,二大娘都是以家里孩子小,得留一个人在家看孩子为由搪塞了过去。

  等沈映雪和赵大海办了酒席第二天要回县里的时候,沈云凤又颠颠的跟着走了。

  沈老二家的几口人那天把三个人送到村口直到看不见人影了才回家,那依依惜别的样子,堪比自己的闺女女婿离家。

  这些事让盖家屯的村民津津乐道了好长时间。都传肯定是沈大富的女婿比沈老二的女婿有能耐,要不沈家大闺女不能这么上杆子巴结。

  沈云芳开始还和大家一起八卦了几天,毕竟这么个小山村,平时东家长西家短的事不多,自己‘招赘’的话题让别人都说道有半年了,终于山窝窝里飞出去了只金凤凰把自己家的话题顶替了,她当然高兴,和别人也能笑呵呵的说上几句了。不过后来她就不在参与了,毕竟自己也算是流言的重伤者,还是留点口德的好。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没有时间跟人八卦了,因为山上的麦子熟了。

  为了抢这几天的时间,沈云芳特意去找的沈大爷请的假,谎称自己怀孕反应大,这几天要好好在家休息休息。

  沈大爷对自己侄女这么娇气很是不赞同,村里怀孕的人多了,也没看谁才三个多月就这不得劲那难受的,哪个不是干到要生了为止,有更甚者直接就把孩子生到了地里。

  沈云芳虽然知道她这样大爷肯定看不上,不过她也没有办法,上山好几亩的麦子,要是这两天收不回来,那可是遭禁了她的劳动成果了。两边一比较,还是让沈大爷生一会儿气吧。

  七月的这天,一大早起来,沈云芳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就从后门出去,一路往山上爬去。

  山坡上的麦子熟了,看上去金黄一片,微风轻轻吹过,一**的麦浪由远及近滚滚而来,沈云芳看着面前成片的麦子,心里的喜悦压都压不住。

  她走进麦田,抓起一把麦穗,顿时感觉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自己那老些的肥料和水都没有白浇,手里的每一个麦粒都鼓胀胀的,像要爆开一样。

  欣喜了一会儿之后,沈云芳站在麦地里深吸了口气。

  来吧,两万里长征就差最后一步了,开镰。

  她弯下身,用左手拢着麦秆,右手紧握镰刀,刀口往麦子根部一沉,就听‘唰’的一声,一拢麦子齐根裁下。

  沈云芳直接把手里的麦子往空间里一扔,然后接着抓下一把。

  慢慢的太阳升到了头顶,她额头上的汗水像不要钱一样顺着脖颈往下流,猫腰干了好几个小时了,她渐渐的觉得手里的镰刀沉重了,腿也像灌了铅似的,弯着的腰也僵直了。

  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体,她觉得她还是不要这么拼命的好,于是直起身,拿起自己头上的草帽扇了扇风,这什么破天气啊,真热啊。感觉到又有汗流到脖子里了,痒痒的,她赶紧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一早上的劳动,麦芒在她的小手上留下了一条条的血痕,让汗水这么一腌,火燎燎的,那滋味就别提了。

  她走到林子边上,找了个阴影处,一屁股坐了下来,从空间里拿出一瓶白开水,咕咚咕咚仰头就灌。末了还是觉得由里到外的热,就又从空间里拿出一盘子冰镇西瓜,拿起一块刚要啃,又想起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呢,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痛快了,就不顾她了。所以只能把一盘子的冰镇西瓜又收到了空间,拿出一个常温的大西瓜,又拿出一把刀,刷刷几刀就给切成了几瓣,她拿起一瓣就开始啃。

  又甜又水的大西瓜啊,吃一口就解渴消暑。

  吃了两块沈云芳就不敢在吃了,把剩下的都收了起来。西瓜孕妇能吃,但是不能过量吃。

  休息了一会儿,沈云芳站起身又开始了新一波的劳动。

  就她现在的身体强度,干活是非常麻利的,就这样,她还没黑没白的干了三天,才把山坡上种的这些麦子收完。

  回头在看看满地的麦茬,还是蛮欣慰的。同时在她脑海里又冒出来‘劳动最光荣’五个大字。

  劳动是辛苦地,但是没有劳动的付出,就不可能有饭桌上白白胖胖的大馒头,这些累挨的值。

  后来上山,她就趁着太阳最厉害的时候,把空间里的麦子拿出来暴晒,她则开始拾麦穗,都是自己辛苦半年的成果,浪费一丁点她都心疼。

  她趁着晒麦子的空隙,把地里的麦茬收拾了一下,又种上了白菜、萝卜和芥菜疙瘩,到上冻之前,还能收茬秋菜。

  没两天,地里的菜种完了,麦秆和麦粒都变得脆了,一使劲麦粒就从麦秆上掉了下来。沈云芳看差不多了,就在山坡上铺上了塑料布,开始人工脱粒。

  现在这个时候,麦子脱粒都是用牛拉着石磙碾压或者用连枷打,俗称“打场”。

  沈云芳弄不来牛,只得让家里的羊拉着石滚子来回碾压,一只羊拉不动,她就多栓两只,反正家里的羊多,拉几个小时累了,她就在换几只。总算是把这么艰难的任务完成了。

  经过反复的碾压,大多数麦粒都从麦秆上脱落下来,沈云芳把干净了的麦秆都扎成捆放到了空间里,这些东西以后还有用,养蚯蚓或者做菌棒都能用的上。

  然后她开始拿着连枷手动脱粒,连番的摔打,使那些还挂在麦秆上的麦粒也都乖乖的脱落了下来。

  沈云芳把所有的麦粒平铺在塑料布上,放到太阳底下又暴晒了两天,这才用铁锨一铲子一铲子的把麦粒都装到了麻袋里,然后一袋子一袋子的都装到了空间里,以后有机会了,把这些麦粒磨成白面就行了。

  虽然没有具体的称斤数,不过估摸着,今年收的麦粒,大概有三千二百斤。够她吃馒头吃好几年的了。

  当天下午,沈云芳就拎着几十斤麦粒到了生产队里,趁着大家都上工去了,把麦粒磨成了面粉,晚上就给自己蒸了一锅大馒头,白白萱萱的,咬一口满嘴麦子的清香,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馒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