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八十一章山窝窝里飞出个金凤凰
  对于沈云芳三番两次的拒绝,沈映雪心里暗暗生恨,不过她的好日子近了,她还不得不摆出含羞带怯的表情。

  看着身边这肥头大耳的男人,她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厌恶,不过想到和他结婚后自己会有的好处,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她重新整了整表情,温柔的对旁边的男人说道:“大海,咱们去给乡亲们敬杯酒吧。”

  今天是沈映雪结婚的大日子,院子里摆着两桌酒席,亲朋好友都在外面吃席呢。

  赵大海皱着眉头,对于未来岳家这些个穷亲戚他是不耐烦应付的,不过想到沈映雪肚子里的儿子,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道:“行,走吧。”

  院子里吃席的乡亲们嘴里吃着也不闲着。

  “哎,这席面可没有云芳请客的时候置办的好。”老赵家媳妇说道。

  “废话,人家那是现杀了一头猪摆的酒席,这哪能比啊。”老刘家媳妇从一大盘子菜里费力的挑出一片薄薄的肉,抖擞了两下,往自己嘴里一塞,边吃着边嫌弃着。

  “对了,今天可没看到云芳那丫头啊,不是说这个和云芳关系可好了吗。”老王家媳妇指了指屋里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是以前的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李招娣的闺女心眼多,云芳那丫头就是个实心眼的,这两女娃在一起,云芳可不就是那个吃亏的,后来云芳那傻丫头可算是寻思过味儿来了,就和映雪丫头掰了。”老沈家媳妇一副我都知道的表情说道。

  “嘿嘿,可不是,映雪这丫头心眼子多,跟她爹一个样。”老赵媳妇说道

  “那可不,要是心眼不多,咋能找个这么大个官。”老刘媳妇一脸羡慕。

  “哎,你可别说了,你看没看到她家女婿,刚才我可是看到了,长得那样,哎呀,我都不知道咋说了。”老王家媳妇一脸不忍直视的样子。

  “切,长的好赖的能当饭吃啊,没听说等结婚了后,男方就要给映雪那丫头安排个正式工作吗,听说还有楼房住。就这好条件,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这要是我有闺女,我也让她找个有本事的大官。”老沈家媳妇不以为然的说道。

  现在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男方条件好了比啥都强。

  “你可拉倒吧,条件就是再好能咋地,要是以后日子过的不顺心也白搭。”

  “哎呀妈呀,有工作能拿工资,有楼房住,还有啥不顺心的。”

  “你说的这些都是大家能看到的,你们知道男方家里究竟啥样啊。”

  “你知道咋地。”几个媳妇一起问道。

  “可不,我还真知道,我大姑姐的小叔子的大舅哥就是革委会的,听说这个赵大海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老王家媳妇开始爆料。

  “哇,这么大了,这要是搁以前这都能当映雪那丫头的爹了。”

  “别瞎说,大点好,知道疼媳妇。”

  “哎,不对啊,这么大了,才结婚,不是有啥毛病吧。”老赵家媳妇提出疑问。

  “哪是才结婚啊,听说前面有个媳妇,不过生了个女娃,老赵家不待见,后来不知道咋整的,那个媳妇就没了。”老王家媳妇继续爆料。

  “啊,那映雪丫头嫁过去不就得给人家当后娘啊。”

  “哎呀,那可是不好当,看来以后她家的日子也顺当不了。”

  “这刘招娣为了儿子可真是豁得出去啊。”这不是卖了闺女吗。

  “哎,你还真冤枉人家刘招娣了,听说这个赵大海还是映雪丫头自己看上的,开始人家男方还没看上她,知道她家是屯子里的,后来不知道咋地了,就弄到一块去了。”老王家媳妇又开始不屑了。

  还能咋地,男人不就那么回事吗,沈映雪咋勾搭上人家的,这几个老娘们心里都门清。

  “哎呀,还真看不出来映雪这丫头是这样的。”

  “有啥看不出来的,那丫头心眼大着呢,多着呢。”

  “嘘,别说了,出来了,出来了。”

  几个中年妇女笑么和的看着并肩出来的新娘和新郎,嘴里说着恭喜,好像刚刚私底下说的那些话,不是她们一样。

  沈大富拉着沈大爷一个劲的感谢,要不是沈老二家的大闺女,他闺女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女婿。

  在沈大富一家人心里,这个女婿虽然老了点,家里还有个拖油瓶,但是以后能给他们家带来好处,那就是他们的好女婿。

  女婿已经说了,等过一阵子,就把沈大富的大儿子弄到县里去卖肉。唉呀妈呀,这活可不是谁想干就能干上的,这都是有老大关系的人才行。

  沈大爷被沈大富拉着一句一句奉承,心里堵的慌。

  要不是他是队长,谁家有个喜事啥的,他都必须出席,他说啥也不带来的,这沈大富家现在不就是相当于卖闺女吗,亏他们一家还能笑的这么开怀。

  对于赵大海他还是了解一些的,毕竟他总去公社开会什么的,对上面的一些人也听说过。

  赵大海他爹就不是个好人,早些年就靠着写检举信,贴大字报,批斗人才爬上去的,那人从心里就坏透了,就这样的人他儿子能好了才怪。

  对于大侄女把这样的人介绍给沈映雪认识,他是恼火的,这不是明着把人往火坑里推吗。从沈映雪回来之后,他就来过她家话里话外的透漏了些,不过沈大富都不当回事。既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他就没有办法了。

  看着席间,自己大侄女沈云凤像花蝴蝶一样满场的招待,自己二弟妹不拉着,反而跟着一起忙活,自己家那个不省事的丫头还心安理得坐在那大吃特吃,自己女婿一改清贵气质,对着那个赵大海没边的巴结,他心里就堵得慌。

  他突地站了起来,看桌子上的人都看向他,他皱着眉说道:“吃的差不多了,都跟我回家去,别那么没有眼力见,后面还有那么多乡亲等着呢。”

  这酒席是流水席,一共就摆两桌。沈大富在盖家屯生活了这么多年,和所有人家基本上都有过,这次沈映雪结婚,大家也都给面子的过来吃酒随礼。

  位置不够,那就得吃流水席,这桌吃完了,马上收拾接着端菜下一桌吃。

  这桌做的基本上都是沈大爷家的这些亲戚,大家对看了看,还是沈云秀虎,第一个反驳道:“爹,咱们才坐下几分钟啊,菜我还没吃几口呢,着啥急啊。”

  沈云秀带着男人来吃席,她心里的优越感爆棚,自己男人长得比那个赵大海帅,虽然现在是知青,不过以后要是回城了,比赵大海有能耐多了。所以她今天来吃席是次要的,她主要是想让大家看看,她找的男人比沈映雪找的强多了。

  “就是,大哥,大喜的日子,咱们多吃两口多沾点喜气。”二大娘也不愿意走。

  沈云凤干脆也没吱声,她撇家舍业的回娘家来可不是为了就吃一顿喜宴的。

  沈大爷看了看这些人,气的嘴唇直哆嗦,“行,那你们就接着吃,我吃饱了。”说完他就背着手走了。

  剩下的人对看了一眼,然后当没事一样,该干啥干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