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七十九章思念
  沈云芳太过直白的话让两个人再次不欢而散,沈云芳自己根本就没当回事,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别人家的事她可不乐意掺和。再说沈大富那一家都不是什么好玩意,自己要是当真了,以后好了坏了的,还不一定被人咋说道呢。

  至于被拒绝的沈映雪会怎么想,是什么心情那就不是沈云芳该考虑的了。

  晚上沈云芳躺在炕上拿出李红军写来的信,就着油灯一封一封的翻看,虽然两个人已经结婚了,但是李红军这人写信的时候还是那么一本正经,和他在炕上的时候那是天壤地别。

  白天的时候她忙忙碌碌的心里也没啥想头,不过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想着李红军在家的那些时候,总觉得这张炕怎么睡怎么大。这些天她对于要一直自己在这边住的想法有了丝动摇,要不是山上有那么多牲口绊着腿,可能李红军前脚走她后脚就追过去了。

  既然听进去李红军的那些话了,这几年她也不打算利用空间往出卖菜和肉了,那她也没有必要这么辛苦的自己种这么多地养这么多头猪了,就她现在空间里的存货,他们一家三口,就是吃个三五年也吃不完。照这样的情况看,她完全可以等以后土地可以承包了,在继续搞养殖也赶趟。

  不过今年的麦子已经种上了,山上的猪也都养到了**十斤了,怎么也得等地收了,猪出栏了之后在考虑别的。

  这边沈云芳翻看着李红军的来信睡不着觉,那边的李红军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把灯打开,坐到桌子前把媳妇给他写的信都拿出来仔细的又看了一遍。

  一边看,还一边在脑子里描绘媳妇的样子,她早上起来的样子,她为他做饭的样子,她晚上在床上的样子。

  不行了,李红军拿起茶缸子,把里面早就已经凉透了的茶水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半下子,这才稍微平息了下内心的火热。

  不过想着以后总的这样也不是个事啊,李红军坐下拿出一张纸,刷刷刷的开始给媳妇写信,他一定要尽快说服媳妇改变主意过来随军。

  第二天,沈云芳照常起来干活。

  早上去上山喂猪,中午去地里看青,下午上山挖野菜,等下工锣声响起的时候,她又开始坐到草棚子里用弹弓打麻雀了。

  远远的大栓媳妇抱着小虎,领着小娟就走了过来。

  沈云芳刚把一群麻雀赶走,看田埂上走来的娘几个笑着说道:“呦,咋现在过来了呢,小心蚊子。”这大山边上别的不多,就蚊子多,特别是天要黑的时候,蚊子呼啦呼啦的往人身上扑。

  小娟远远的就看到云芳姨用弹弓把两只麻雀打了下来,她激动的挣脱了妈妈的手,紧倒腾小腿往沈云芳这边跑。

  “云芳姨,我来了,我也要打麻雀,我想吃烤麻雀了。”

  “呵呵,我们小娟是个小馋猫啊。”沈云芳说着,把手里的弹弓塞给了小娟,孩子想玩就让她玩,也不是啥金贵东西。“给,你自己打,要是打不着,你就去地里捡,里面有十八只麻雀,要是都捡回来,姨就都给你烤了吃。”

  小娟高兴的攥着弹弓一个劲的点头。

  大栓媳妇在旁边看了忍不住用手指点了点自己闺女的小额头,“看你那没出息样。”

  小娟才不管呢,一转身,拿着弹弓就开始找麻雀。

  “小虎馋不馋?”沈云芳又去逗大栓媳妇怀里的小豆丁。

  一岁多的小豆丁还不太会说话,就学着她的话重复的说:“馋~馋~”

  大栓媳妇给了自己儿子小屁股一下,笑骂道:“这也是个没出息的。”

  小虎还分不出好赖,以为妈妈跟他玩呢,就在她怀里上蹿下跳起来。

  “小祖宗呦,你可别乱动,看一会儿把你摔了。”大栓媳妇有些控制不住儿子了。

  “你别抱着他了,放里面让他自己玩吧。”沈云芳示意大栓媳妇把孩子抱棚子里去,“外面蚊子多,你把孩子都抱这来干嘛。”

  棚子里点把熏蚊子的草,所以里面没啥蚊子。

  大栓媳妇把儿子放到简易的床上,让儿子自己爬上爬下的玩,她倒出空来和云芳说话。

  “不到这来现在也抓不到你的影啊,自从你看青之后,也没时候能看到你了啊。”

  可不,除了早上,别的时候沈云芳的时间正好和别人的相反,要找她唠嗑还真得到地头来。

  “哎,我听说昨天刘招娣她闺女又来找你了?”大栓媳妇八卦兮兮的问道。

  “嗯哪,来了。”沈云芳点头,把小虎手里拽着的麻雀给抢救了过来。

  “干啥来了,跟你说啥了?”大栓媳妇追问道。

  “咋地了?”沈云芳立刻就嗅到了不对,这是又有啥事了。

  “哎呀,你先别问,快说她找你干啥来了。”大栓媳妇着急的问道。

  “也没干啥,就是说她找了个对象,今天要在家相看,说我结婚了有经验,让我帮着相看相看去。”沈云芳老实的把沈映雪来的目的说了一遍。

  “呸,你可别听她的,啥相看啊,是来提亲的。我看她是想领到你跟前,跟你显摆是真。”大栓媳妇一听就大概分析出了沈映雪的意思了。

  沈云芳一听也来了兴趣,“咋地,她找的这个对象有来头啊。”能跟人显摆的,肯定条件不差。

  大栓媳妇左右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说道:“我跟你说啊,我听说沈映雪找的这个对象是县里革委会副主任家的二儿子。”

  沈云芳微微吃了一惊,革委会副主任这个官在现在还真挺大的,不过以沈映雪的人脉关系,想碰到这样的人可不容易,看来她的手段也是了得啊。

  “真没看出来啊,她还是个能人,自己搭个上的?”

  “哪啊,我听说是你大堂姐给介绍的。”大栓媳妇说道。

  “我大堂姐?沈云凤?”这下沈云芳是真的吃惊了。沈云凤那人她虽然不算是很了解,但是接触过几次也差不多知道她是啥样的人了,她跟她娘那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给人介绍对象,看来沈映雪也是大出血了。

  “不是她还有谁啊,刘招娣今天中午还去了你二大爷家,让你二大娘两口子下午也过去吃饭呢,这是谢媒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