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六十四章洞房
  “我把表留下来了,你在家看好火看好蛋。”沈云芳穿好棉袄。

  “嗯。”李红军面无表情的答应一声。

  “把羊奶挤了放西屋啊,我回来做酸奶。”

  “嗯。”

  “我尽量中午赶回来,要是回不来,你就自己把剩菜剩饭热热吃。”

  “嗯。”

  “腿痒痒别总挠,你要是实在无聊了,就帮我训练训练踏雪。”

  这次李红军连嗯都不嗯了。

  看着媳妇从后门出去往山里走了,他很是郁闷,看了看自己还带着石膏的腿,眉头皱的更紧。

  李红军已经知道媳妇在山上开荒的事了,所以她在土地化冻了之后就准备去山里翻地,李红军不同意,认为翻地应该他去,家里的重活应该他干。结果沈云芳直戳他痛处,指着他的伤腿让他哪凉快哪待着去。

  他腿伤养了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过在沈云芳的精心照顾下,他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这个时候石膏还没有拆,他走路也不敢用力,所以还得拄着拐杖。

  沈云芳要上山翻地,他暂时腿脚不便,只能被留下看家及孵小鸡。

  孵小鸡这事还有段渊源,正月的时候沈云芳给李红军炸了一回鹌鹑,李红军非常喜欢,她就手把手的教李红军孵蛋。想吃鹌鹑不得先有小鹌鹑啊,不孵蛋哪有小鹌鹑啊。所以想吃炸鹌鹑就必须会孵蛋。

  李红军也是农民的儿子,虽然这么多年不弄,但是教了几次也就上手了。而且做的很好,沈云芳看他干的这么好,干脆又拿了五十个鸡蛋、二十个鸭蛋二十个鹅蛋给他,让他一起孵出来。李红军也很爱吃靠大鹅。

  沈云芳从后山一路小跑四十分钟就到了山坡那,她现在的体力越来越好了,即使已经好长时间不吃生命精华了。

  她唯一一个没有告诉李红军的秘密就是生命精华,因为她也解释不清楚这个东西,所以索性不说,给他直接吃就好了。

  她这段时间把攒着的生命精华都放到了一坛酒里,然后每天给李红军喝一小杯,慢慢改善他的体质。

  也确实好使,李红军那么严重的腿伤,也就两个月就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她相信,里面肯定有生命精华的功效。

  沈云芳来到山坡,谨慎的在山坡下观察了几分钟,确定周围没有危险这才爬到山坡。

  去年在这打了狼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再来过,这个时候过来看到当时战斗过的地方,感触还是颇深的。

  不过时间紧迫,家里还有个病号呢,也没有时间给她缅怀过去了,赶紧的把猪圈和羊圈收拾了一下,然后就开始一点一点的翻地。

  劳动的时候她居然看到两三只灰兔子从树林边经过,看的她眼都直了。她来这里都三年了,狼和野猪这些猛兽都见过了,这居然是第一次见到兔子。

  但是她打了野猪杀了狼,却不会抓兔子,现在扔出一头野猪去,能砸中兔子不?哎,只能干看着了。

  为了能加快速度,她中午也没有回家,直到太阳快下山了,她看了看自己的劳动成果,已经翻出来差不多十分之一的地了,这和去年相比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满含成就感的下山回家,进屋就看李红军拉拉个脸坐在灶台前烧火呢。

  “咋这么晚才回来。”语气里有些抱怨。

  沈云芳却看傻了眼,不是说他做饭,而是他的腿,“你自己把石膏敲下去了?”他的腿上居然没有石膏了。

  李红军这才从小板凳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往媳妇这边走,“嗯,我的腿好了,我明天和你一起上山。”

  “那家里的那些蛋咋办。”沈云芳居然第一时间想的是这些没用的。

  李红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哎,不是,我是说你的腿能行吗,你可别逞强。”

  李红军眉头皱的更紧了,大踏步走了过来,微微弯身,一个公主抱就把媳妇给抱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稳稳的往屋里走,“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哎,不是,我说的不是那个事。”沈云芳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这天还是等两个人吃完饭,然后分别洗完澡,才又躺在炕上。

  沈云芳翻了一天的地,浑身又是汗又是土的,她哪能让自己第一次是这种形象呢。

  李红军翻身把媳妇压在身下,从结婚那天他就准备这么干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突然李红军低下头,快很准的亲到了那张红艳艳的小嘴上。

  如狂风暴雨般迅速的把沈云芳的所有神经都调动起来。

  两个人这些天晚上摸摸搜搜的,心里火气都很旺,沈云芳也不是真的没经过事的女孩子,她在上辈子也是吃过肉的,这么长时间清心寡欲的,她也想的不得了。

  两个都急切的人快速的把彼此身上的衣服都扒了,然后急切的直奔主题。

  “嘶……”沈云芳忘了这辈子她还是第一次,还得经历一遍初尝人事的痛苦。

  “芳、芳……”李红军满头是汗,但是还是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刚刚进入媳妇的时候,媳妇一瞬间身体的僵硬他发现了,他知道女人的第一次都疼。

  沈云芳慢慢的放松自己,试图让自己更加动情,让那里更加的湿润才能减少痛苦。

  可是她自己做不到,李红军这个死人只会一味的忍着。沈云芳没办法,只能自己抓住他的大手往自己胸前按。

  李红军的大手好像有自己的意识,到了该到的那里后就自动自发的开始揉捏起来。

  “嗯……”沈云芳控制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李红军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一低头牙齿叼住了她胸前的红缨,吸允碾咬,刺激的她头一个劲的往后仰,好像在抬着胸脯主动往他嘴里送一样。同时嘴里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

  李红军感觉到了她的放松,忍不住的又深入了一些。没听到媳妇喊痛,他就开始大开大合的驰骋起来。

  沈云芳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在海里漂浮的小舟,不停的荡啊荡啊,喊的她嗓子都哑了,也没找到地方停船。

  终于风平浪静了,她阻止了李红军再次伸向她的手,她很累了,让她歇歇吧。

  李红军心疼媳妇,也体谅她第一次,亲了亲她,就搂着媳妇睡觉了。

  半夜李红军还是到点就起床,这几天他已经形成习惯,晚上起两次去西屋添柴。

  再次回到炕上的时候,忍不住又把媳妇拉到了怀里。

  有了上一次的残留,李红军的再一次进入并没有任何困难。

  他在这埋头苦干,沈云芳又不是死人,怎么可能还睡觉。被他大力的撞击给弄的没办法了,只能再一次和他一起疯了。

  当李红军第二次起夜添柴回来,第三次拉媳妇入怀的时候,炕里面的一个木桶里传来唧唧的叫声。

  “啊……鹌、鹌鹑……”

  李红军现在哪还管什么鹌鹑不鹌鹑的,他现在最想吃的已经在嘴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