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一百五十九章搬回盖家屯
  家分完了,李红军等外人走了之后,就直接和老李头说他们两口子准备下午就搬回盖家屯。

  李旺才嘴唇蠕动了几下,还是没说出啥来。哎,家都分了,早搬晚搬都得搬,搬吧!

  沈云芳想着还有一坨肉馅没吃呢,正好中午包顿饺子吃顿散伙饭。

  于是沈云芳带着王丹和李香荷在厨房包饺子。

  不想干?行啊。反正家都分了,那就个吃个的,这肉馅是她出钱买的,别人不包,她自己家吃。

  于是即使不愿意,三个人还是紧赶慢赶在中午之前把一家老小的饺子都包出来了。

  李家只有白菜,所以只包了白菜猪肉馅。

  中午饱饱吃一顿,沈云芳在厨房把碗筷都刷好,站好了最后一班岗,这才回屋开始收拾自己要带走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就一床褥子和棉被,是结婚那天她自己带来的,沈云芳找了跟绳子,李红军在旁边指导,不大一会儿就把行李卷打包好了。

  “累坏了吧。”李红军心疼的说道。

  这些天自己媳妇做的这些他都看到眼里,而自己家这些人做了什么,他也都记得。知道媳妇为自己受累了,受委屈了,他以后一定加倍对她好。

  “是挺累的,一个人伺候十几口,怎么比养我家一院子的鸡鸭还累呢。”沈云芳也是无语了,自己在家天天的喂猪喂鸡,也没觉得累啊,还干的很有劲头,在这就做了几顿饭,对她现在的身体来说,真不算是事,可是她就是觉得疲惫。

  可能是心累吧,在家,看着鸡鸭吃得欢,她心里高兴,那都是钱,是她未来的好生活,是她对生活的希望,而在婆婆家,不管做好做坏,上了饭桌免不了一顿数落,可能婆婆觉得这样贬低儿媳妇能抬高她自己的地位吧。

  她为了不让李红军难做,都忍了,想着反正也就这两天,咋还不能混过去啊,等她回了自己家,一切就好了。

  李红军没有说话,就是看着她笑,也没有因为她说自己的亲人不如鸡鸭而生气,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家里除了媳妇,一共三个女人,那可真是天天一台戏啊,他就寻思不明白了,他爹和他大哥平时的时候是咋过日子的。

  他不知道,要是没了他媳妇,那几个人就是一个战壕里的,只能是臭味相投,根本不打架。

  两个人躺在光溜溜的炕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等着坐车回盖家屯。

  等马车停到院门口的时候,沈云芳先把行李拎到马车上,然后扶着李红军坐上马车,上西屋和李老头说一声,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西屋里,李老头坐在炕上吧嗒着烟,邱淑萍哼唧着在炕上骂李红军丧良心,骂沈云芳不是好东西,就是搅家精,就是狐狸精,总之就没有好话。

  李旺才听到马车声没了,这才叹了口气,平心静气的和旁边的老婆子说:“你就作吧,儿子结婚才几天,你说你找了儿媳妇几次麻烦,这次儿子是真的走了,也真的和咱们离心了,你以后别后悔就成。”

  邱淑萍扑棱一下从炕上坐了起来,哭着说道:“你这是怨我了,我有啥错,我看不上这个儿媳妇还不能说了咋地,要不是你这个老头子非要报恩什么的,咱家红军能找个这样的来气我?我不分家还能咋办。都说我一碗水端不平,说我偏向,我那是心里气啊,从今天秋天,还有在省城医院里的一出出,那个沈云芳拿我当婆婆敬着了吗,我要是不厉害点,她都能上来吃了我。”

  李旺才叹了口气,任由老伴哭闹,他又点起烟抽了起来。

  再说沈云芳这边,一路上也不嫌冷,和李红军说起了家里的事。她从来没有觉得盖家屯这么亲切。

  马车进了盖家屯,好几个村民听到动静都出来和沈云芳聊上几句,顺便看看她的新女婿。李红军还是保持脸上严肃的表情,但是别人问他话,他还是很认真回答的。

  等把两个人送到家门口,沈云芳就背着人给车夫大哥塞了一块钱。马车立马往回返还得贪黑还能到,所以也来不及请人家吃一顿饭,只能是给点钱表示一下心意了。车夫大哥揣着一块钱乐不颠的就回桃树村了。

  回到家后,大栓媳妇正在家等着呢,饭也经过做好,放到锅里坐着呢,把沈云芳感动坏了。和李红军介绍了大栓媳妇。

  李红军对于这个总是帮着自己媳妇的夫妻俩也很是感激,脸上就露出点笑模样,到是把大栓媳妇给吓跑了。

  李红军抹了把自己的脸,无奈的说道:“我说我就得严肃着点吧,要不就把人吓跑了。”

  沈云芳在旁边嘿嘿笑,没有告诉他,大栓媳妇不是被吓跑了的,而是被电跑的,李红军严肃起来给人很正直的假象,但是一笑起来就有些小妖孽,特别是在吃了生命精华这一个月以来,沈云芳的感觉更加强烈,有的时候自己的小心脏都让他笑的扑通扑通乱跳。

  把行李放下后,沈云芳家里家外看了一圈,一切都好,把柴火都加满了,就掺着李红军去了沈大爷家。

  沈大爷和沈大娘很是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俩,也介绍了沈家的各个亲戚给李红军认识了。

  坐着和大爷大娘说了几句话,又简单的说了说李家分家的事情。

  这可真是出乎人意料,不过李红军在,大家都不好意思问究竟怎么回事,只能等下次云芳自己来了在打听了。

  “大爷,我们的婚礼举行的仓促,什么都没准备好,吃席的那天也都没吃好,现在我们回来了,想在请大家好好吃一顿。大爷,您看这事行不?”李红军现在作为一家之主,即使目前是残疾,但是有事也得冲在最前面。

  “还真的要再请一顿啊?”沈大爷看着这个新出炉的侄女婿,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他有几分真心。

  当初在李家吃酒席的时候,云芳这丫头可是说过这话,不过大家都是听听就算了,谁家都不富裕,咋能吃两遍席呢。

  “是的,我和云芳都商量好了,平时云芳自己在家这边,大爷大娘叔叔婶子的没少照顾她,现在正好趁着这次机会,也让我们两口子表示表示,谢谢大爷一家对云芳的照顾,谢谢相亲们对我们一家的关心。”李红军绝口不提是李家婚宴太次,他们要补办,而是说要再次进行感谢。

  一样的事情,让有文化的人说出来就是不一样。沈大爷想着。

  “行,你们想好了,那就请,以后云芳还要在这里过日子,确实和邻里邻居的把关系处好有益无害。”沈大爷琢磨了下决定这事可行,“你们东西都准备好了?”

  “也没什么准备的,王大娘那还给我留头猪,这肉就有了,菜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出奇的,我家菜窖里还有白菜土豆萝卜,秋天的时候我还晒了点菜干,应该够整几桌席面的。”沈云芳笑眯眯的说道。

  旁边的沈大娘眼睛都亮了,杀猪请客啊。

  “行,今天十五,立马追击的时间太赶,那就把日子定在十八吧,我帮你张罗。”沈大爷拍板决定。

  “行,那就劳烦大爷多为我们操心了。”李红军客气道。

  “哎呀,这都是应该的,云芳的爹娘去的都早,我们就得为她操心。”大娘接过话茬,“云芳啊,你在家摆席啊,你家那么点地方,能摆开不?”

  沈云芳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家就东屋能放一张桌子,大爷,我得摆几桌啊?”

  沈大爷心里算计了一下,给了个大概的数字,“咋也得两桌。”这还是不算孩子,都只是大人来的情况下。

  “呦,那在你家摆就得一悠一悠吃啊,有些麻烦啊。”沈大娘像是自言自语的。

  李红军不动声色的看了自己媳妇一眼,然后才顺着往下问道:“大娘,你有啥好的办法不?”

  沈大娘抿了抿嘴,这才笑着说道:“哎呀,我这人就是爱瞎操心,我寻思你家地方小,要是一悠一悠摆席有些麻烦,要是你信得着大娘,那就在大娘家摆。到时候东屋西屋都能摆一桌,炕上也能摆个小桌,就是有孩子来,单独开一桌也有地方。”

  “那可太好了,大娘手艺那么好,不过就得让大娘挨累了。”沈云芳一副惊喜的样子。

  “呵呵,也没啥挨累的,到那时候找几个小媳妇给我打打下手就行。”沈大娘听人夸她手艺好,也有些眉飞色舞的。

  “哦,要是用东屋,我秀姐没意见吗?”沈云芳又想到一个问题,沈云秀住东屋,即使她已经嫁人了,那个霸道的性子也不让别人碰她的东西,能让自己用她的屋子摆酒席吗?

  “她不在家,和她对象一起回首都了,咱不用管她。”沈大娘笑着说道,语气里有些炫耀的意味。

  这下沈云芳真的吃惊了,不过表面却没有露出来。

  之后她和沈大娘就商量起来酒席的菜色和用量。

  “那行,等明天我就把摆酒席用的粮食给大娘拎过来,大娘您就辛苦了。”李红军说着。

  沈大娘听了也是笑眯了眼,连着说不用,“都是一家人,不用算的这么清楚的。”

  这话沈云芳只敢听听,可不敢当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