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五十一章新婚夜
  沈云芳进屋之后,看李红军在炕上躺着,身上盖着她做的大红绸缎的棉被,很是和谐。

  不过这屋可真是冷,四面的透风,当初盖房的时候可能就没想着住人,所以墙不够厚。

  沈云芳感受了一下屋里的温度,吐出一口气都起白霜,肯定在零下了,这样的屋子晚上能住人吗。她上前把手放到褥子底下摸了摸,还行,最起码炕不是冰的。

  “你前两天就住这儿了?”沈云芳问道。

  “没有,我前两天和小弟住一个屋了。”李红军根本睡不着,等着自己媳妇呢。

  “看来,还是我连累你了。”沈云芳叹了口气。

  晚上这个温度可不行,自己身体好没事,但是李红军还是病号呢,身体本来就弱,要是冻出个好歹来,遭罪的还是自己。

  她出去到院子里又抱了一大捧的柴火进屋,在炕洞里面又加了点柴火,把炕烧的热热的,不过这屋就这样温度一时半会也上不去。她又出门满院子的学么,终于在后院的一个犄角旮旯找出一个底漏了两个窟窿的铁盆。

  沈云芳把它放到炕边上,离那堆杂物远点,然后又点了个火盆。

  “多亏找到这个了,要不我都想把咱屋的铁盆用上了。”沈云芳把一切弄完,也脱了鞋上炕,躲被窝里取暖去了。这屋连个灯都没有,一切都抹黑行动,好在现在地上点了个炭盆,屋里多少还能看清点。

  “等一会儿屋里温度上去了,我就去打点水,你是不是好几天也没擦身子了。”沈云芳用的是肯定句。

  “嗯。”李红军闷闷的答应了一声。

  沈云芳听声不对,侧头一看,李红军面无表情的望天呢。

  “咋了?咋还不高兴了呢。”

  李红军好一会儿也没说话,沈云芳也不急,这人就这性子,总会说的。

  “我本来说要好好照顾你的,结果结婚第一天,我就让你受委屈了。”一个女人一辈子一次的大事,李家却办成这样,他谁都不怨,就怨他自己。

  “我还以为啥大事呢,这些我根本不在乎,你要是真觉得我今天委屈了,那以后就对我更好点,这比啥都强。”沈云芳叹了口气说道,她也没有想到,这辈子结婚会结成这样,这也就是自己家没有大人了,要是她有爹有娘的,今天这婚肯定结不成,非打一块儿去不可。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打点水,给你擦擦,咱就赶紧的睡觉,你早上那么早起,肯定累了。”沈云芳说着就从床上做起来,穿鞋下地,拿起屋里的盆子,就出了屋子。

  到了堂屋,里面人已经没有了,地上一盆子的碗还在那里,沈云芳就当没看到,掀开锅盖,从里面舀热水,完了又从旁边的水缸里舀了点凉水,试了试水温微微烫手。

  回了屋里,把褥子掀开了点,把盆子放到炕上,投了把毛巾,就开始给李红军擦脸擦手。

  “我好不好?”沈云芳边动手边问道。

  “好。”李红军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到。

  “比你那个丝丝还好?”沈云芳把毛巾往下,贴着纱布轻擦着他的身体。

  “哪个丝丝,你在说谁?”李红军努力忽视她才他身上造成的影响。

  “别想糊弄我啊。”沈云芳的毛巾已经伸到了下半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嗯~”李红军把音拉的老长,“嘶,你小心点,想要我的老命是不?”李红军赶紧的拉着媳妇那作怪的小手。

  沈云芳偷偷的吐了吐舌头,她好像貌似不小心碰了一下不该碰的东东。“这可真不怪我,谁让它支楞着呢。”

  “别把话题岔开,那个丝丝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你妹妹的意思,你和她还有段不可说的过往呢?”李红军现在的身体,她也不能折磨,所以毛巾继续往下擦,该擦脚丫子了。

  “你别听香荷瞎说,她就是缺心眼,谁好谁赖都分不清楚,有她吃苦头的时候。”

  “你这当哥的可真行,自己亲妹妹也这么无情,你不应该冲上去救她于水火吗。”

  “我到是想,不过她那脑子,我要是管了,你信不信,她第二天就能带着那个什么丝丝的往我身边凑。”

  “不能吧。”沈云芳心想,就是虎也不能虎成这样吧,她二哥已经结婚了啊。

  李红军没说话,只是闭着眼睛。

  “哎……”

  沈云芳刚要在说点什么,李红军就把眼睛睁开,然后把手当到嘴边,虚了一声。

  沈云芳小声的问道:“怎么了?”咋搞得这么神秘呢。

  李红军没有说话,澳门赌博网站:到是双手用力坐了起来,指了指窗外,示意那里有人。

  沈云芳眼珠一转,也跟李红军虚了一声,然后悄悄的穿鞋下地,悄悄的把门栓放下,突然开门,就看到他们屋的窗户底下,蹲着一个人,正伸耳朵偷听呢。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邱淑萍刚蹲到墙根下,还没听到里头说什么呢,就被突然拉开的门吓了一跳,直拍胸口,感觉要是嗓子眼大点,心脏都能跳出来。

  沈云芳笑呵呵的看着她,“娘,你这是干啥,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我窗户底下来蹲着来。”吓死也是你自找的,不做亏心事能被吓成这样。

  邱淑萍缓过来点,立马意识到现在情况不对,要是传出她当婆婆的听儿子墙角,那她这张老脸也别要了,所以坚决不能承认,“说啥呢,说啥呢,啥叫我不睡觉蹲窗户底下啊,我是想来看看我儿子,这还没敲门呢,就被你吓着了,我可告诉你啊,我儿子身上还有伤呢,你可别黏糊他。”这是把沈云芳当成了吸血的妖精了。

  “娘,你说啥呢。”沈云芳还没说啥呢,李红军就在屋里不干了,这是啥话啊,自己这是新婚夜,咋让她娘说的,好像俩人不正经了呢。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啊,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我不管了,你们爱干啥就干啥。”邱淑萍赶紧的往自己屋里跑。

  沈云芳看人没影了这才回身关门,然后拴好,屋里的热乎气不多啊。

  两人又重新躺被窝里唠嗑,沈云芳突然想到听到的奇闻异事,联想到自己婆婆的行为,突然问道:“你说你娘半夜能不能突然出来敲盆子啊。”

  曾经有传闻,有个恶婆婆怕自己儿子被儿媳妇抢走,所以每天晚上半夜十分都要到院子里敲盆子弄出点声音,让刚刚想燕好的儿子媳妇偃旗息鼓。从而达到某些心里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红军没说话,只是微微测了测身,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只手搭在媳妇的身上,虽然还不能做点什么,但是主权必须明确。

  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在被窝里说笑着,迷迷糊糊刚准备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突兀的声音。果然敲盆子了。

  “谁家的瞎猫,不好好在家带着,大晚上的蹦跶啥,都给我消停待着。”

  沈云芳又来了精神,转头问李红军,“你说,要是咱俩真的有点啥,这样被你娘一吓,会是啥后果呢。”

  李红军脸黑了,主要是真的到了关键的时候,被这么一吓,啥可能都可能有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