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四十二章出清
  晚上,沈云芳做好饭,拎着保温桶进了病房的时候,就看见邱淑萍坐到李红军的病床前还口沫横飞的说呢。

  一想也知道,肯定没说自己好话。

  “来了,来了,现在可得好好说说了。”邱淑萍心里已经料定了沈云芳有罪,所以很是张狂,只要自己当面揭穿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儿子就得回心转意。

  沈云芳无视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餐桌上,这才说道,“说?说什么?”

  “我昨天就觉得奇怪了,咋我们走的时候屋里是啥样,回去的时候屋里还是啥样,你就一点都没有动过,我今天就特意回去看看,结果还真的就被我抓着了,你根本就没有回去休息,屋里根本没有人,你说,你没回招待所到底去哪野了,是不是嫌弃我儿子残废找野男人去了?”邱淑萍骂道。

  沈云芳没有理她,到是问床上的李红军,“你爹呢?”

  “受不了躲外面抽烟去了。”李红军面无表情。

  沈云芳了解的点了点头,又问道:“你需不需要解决一下?”

  李红军明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于是沈云芳到了邱淑萍旁边,跟她说道:“婶子,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你想咋地,我还怕了你啊,到哪我都能说出理来。”

  等邱淑萍走出病房门,沈云芳快速的闪身进了病房,然后一把把病房的门锁上了,这才快速的到了床前,无视外面震天响的拍门声,伺候李红军解决了生理问题。

  “行了,你安心的听你娘骂街吧。”沈云芳安慰的拍了拍李红军。这才端着尿壶去打开了摇摇欲坠的病房门。

  邱淑萍在病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就挤了进去,然后就咋咋呼呼的想去挠沈云芳,“你这个恶婆娘,你把我儿子关在里面想干啥?想害我儿子是吧,我和你拼了。”

  沈云芳身子没动,直接把手里的尿壶举了起来,成功的吓退了邱淑萍。

  “你也是当娘的,你不是说你养了五个孩子有经验吗,那你咋不知道你儿子憋一天了,也得尿尿。”

  邱淑萍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他也没说啊。”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孩子小的时候,都有婆婆在,她就负责干活了,孩子都是婆婆伺候大的。

  “这还用他说,那用你在这是干啥吃的。”沈云芳刺了她一句,就扭身去洗手间了。

  邱淑萍看着她的背影直运气,这女人,这女人,简直是倒打一耙,真是气死她了。

  “儿子啊,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就是这么对你娘的,你可得给我做主啊。”邱淑萍回头和自己儿子哭诉去了。

  沈云芳刷完尿壶,端着一盆热水进来的时候,就看邱淑平还在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呢。

  她把尿壶放到床底下,然后拿了条毛巾,洗干净后,就开始给病床上的李红军擦脸。

  邱淑萍看到她的动作,也不哭了,赶紧的起身,把毛巾抢了过来,然后说道:“你一边去,我伺候我儿子。”

  沈云芳耸了耸肩,那更好,也就退到了一边。看着邱淑萍温情脉脉的给李红军擦脸。

  “娘,不用你,你让云芳来吧。”李红军压住自己的被子,坚决不让他老娘继续深入。

  那邱淑萍哪干啊,好不容易抢到一个表现的机会,“你还害啥臊,你小时候娘啥没看到过。”

  李红军腾地一下,脸就红了,不,应该说是黑了。

  咬牙切齿的说道:“娘,我现在是大人了。”然后一把把邱淑萍手里的毛巾给拽了过来,扔给了旁边看热闹的沈云芳。“拿走。”

  沈云芳憋着笑,洗毛巾。

  邱淑萍觉得有点没脸,看沈云芳笑就以为她笑话自己呢,刚才平息的火气,现在又升了上来,“对了,你可别想这么糊弄过去,你给我说清楚,你这两天都去哪野了。”

  “婶子,你这是真有经验啊,张嘴闭嘴的野野的,叔也不管管。”沈云芳不高兴的把毛巾往水盆子一扔,溅起了小小的水花。

  “你……”

  “你也不用揪着我不放了,我说就是了,第一,我没和你们住一个屋,我不习惯和陌生人住一起,所以刚来那天就让人给我又开了个房间,这个在招待所那有记录的,你可以去查。第二,我今天出去是给李红军买吃的东西去了,要不你以为天天的又是鸡又是骨头的,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吗?”沈云芳说的很是不客气,她算是发现了,未来婆婆绝对是属于蹬鼻子上脸的,你要是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估计李老头就是自己的翻版。

  “你、你、你咋这么败家呢,就你这大手大脚的,我儿子就是挣了金山银山也不够你败家的。”邱淑萍看她一脸淡定的样子,就知道她应该说的是真的,知道自己没理了,赶紧的把话头又折到了她能花钱上了。

  “我高兴,李红军乐意就行呗。”沈云芳凉凉的来了这么一句。

  当天晚上邱淑萍是被沈云芳气走的。

  沈云芳看这李红军,李红军就给了一句,“看来我媳妇不是个谁都能欺负的,我放心了。”

  第二天早上李老头两口子来了之后,邱淑萍就说白天要跟着沈云芳,“我可不能看着你把我儿子的家败光了,我得看着你。”

  沈云芳冷笑了一声,抱膀说道,“那也行,我不败你儿子的家,那给你儿子今天补身子东西就你这个当娘的买好了。”

  邱淑萍立马没电了,她要是舍得花钱就不能说沈云芳败家了。

  最后还是沈云芳自己走的。

  她乔装后,去了和中年男人定的交易地点,晃悠了好几圈,确定安全没有人注意这里,这才从空间里把一筐筐的蔬菜都拿了出来。很多。

  好在中年男人不知道从哪弄来辆带棚的东方汽车,从车上搬下来一个大秤,多亏这里背人,几人在这折腾着称重,装车也没人注意。

  中年男人付了款之后还给沈云芳塞了个纸条,“妹子,我姓宋,以后你喊我一声宋大哥就行,这是我的电话,以后要是还有货,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咱们合作愉快。”

  沈云芳微笑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汽车开远。

  她绕着街道走了好多圈,确定安全后这才回了招待所。

  又过了两天,沈云芳又联系了那个宋哥,把空间里的猪肉卖出去了一千九百斤,宋哥实在吃不下了,所以就在中间牵线搭桥,给直接联系的买家。沈云芳也不能让人白忙活,她猪肉就要三元一斤,至于宋哥和下家能要多少钱就是他的本事了。

  之后她又陆陆续续的卖出去五百斤生瓜子,澳门赌博网站:两千斤地瓜,一百二十个窝瓜,五香松塔一千个,这个她是按个卖的,一个一毛钱。

  前后一共一周时间,她把空间里的存货都清空,当然除了一些不能卖的,比如说狼肉和羊肉,一共也没多少,就留着自己吃,还有山野菜,也卖不上价,还不如自己留着慢慢吃。还有很多的粮食,这个是说什么都不能卖的。

  这次一共赚了有一万零三百八十块,加上十月份卖的那两头猪动三百元,每个月卖鸡蛋的钱,她今年一年的收入差不多就是一万一千块,不去年增长了百分之八百,这是好兆头啊。

  除去一年的花用,加上去年剩下的钱,她现在手里一共剩下一万两千块。在这个年代应该算是巨富了。

  也通过这次的买卖发现,养猪养鸡是赚钱最快的,所以她以后想赚钱,想赚大钱,还是要大力发展养殖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