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三十八章照顾病人
  两个人唠了好一会儿,李红军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沈云芳。

  沈云芳狐疑的接了过来,上次李红军递给她盒子的时候,里面可是一堆的翡翠,这盒子里不知道是什么。

  “我看你也没手表,也不方便,就托上海的战友给你买了块手表。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沈云芳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只精巧的女士手表,沈云芳拿了出来,往自己手腕上比了比,嗯,还不错。

  “多少钱?”她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不过应该很贵吧。

  “二百六,我从战友那借的钱,以后得按月还钱。”李红军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买了手表,就得拿工资还债,以后每月给她的钱就要少点。

  “嗯,真不便宜,比我买的自行车还贵。”沈云芳惊讶了一小下。

  “这是进口的,瑞士表芯。”他但是让人买的时候,就是嘱咐挑最好的。

  “嗯,很不错。”沈云芳给了句评价,接着戏谑的说道:“这不会是你的聘礼吧。”

  这个时候流行三转一响,三转就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一响是录音机。

  这些东西都不便宜,而且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所以这个时候结婚要是能拿出一两件那条件就算不错了。

  “这哪能算啊,我整个人才是聘礼。”

  “德行。”

  沈云芳去大厅对好了表,一看时间也不早了,李红军现在需要充足的休息,于是也不和李红军聊天了,让他睡觉,她则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李红军想到自己睡觉,媳妇就得那么直愣愣的做一晚上,他咋也闭不上眼睛。

  “媳妇,要不你去找护士问问,看能不能在病房里再加一张床,或者你跟我挤挤。”李红军说道。

  这么晚了,护士也得休息了,就算想去问也得是明天早上的,至于跟李红军挤挤……还是算了,他做手术刚要到三天,自己要是不小心碰到他就不好了,再说他现在正裸着呢。

  “不用,我白天睡了一白天,现在也睡不着,你睡你的,还是你想上厕所?”

  “咳咳,那也行。”李红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于是沈云芳又尴尬的伺候了他如厕,在洗手间看到有热水,就回屋拿了脸盆和毛巾,对了点热水,回病房给李红军擦了擦脸和落在绷带外面的皮肤,让他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你别管我,赶紧的睡觉,我现在一点也不困,等我困了,我就搭边睡一会儿,明天白天我有一天睡觉的时间呢。”

  李红军看她坚持,也是他身体虚,和自己老娘斗智斗勇了一白天,晚上又和媳妇说了这老长时间的悄悄话,他确实有些支撑不住了。

  病房里一会儿就安静了。

  第二天一早,沈云芳睡醒了,直起身子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昨晚她在李红军睡着不一会儿也困了,然后趴在床边就睡着了,一晚上累的她的老腰生疼。

  沈云芳习惯性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突然想起来她也是有手表的人了,赶紧的透过屋里微弱的光线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六点了,这个城市处在北方,天亮的时间更晚了。

  沈云芳轻手轻脚的从自己的随身包包里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品,然后出门去外面的洗漱间梳洗去了。

  等她回病房的时候,李红军已经醒了。

  “醒了?要不要上厕所?”沈云芳好心的问道。

  以己度人,她起床第一件想干的事情就是上厕所。

  李红军闷闷的嗯了一声,沈云芳低头拿尿壶的时候,赶紧咧嘴笑了笑,直起身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收敛了起来。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之后的事情好像就没什么了,沈云芳很是淡定的帮助他解决生理问题后,又拿着温湿的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和手。

  她估计今天李家两口子也不能来早了,所以她把李红军收拾利索之后,就拿着刷洗干净的保温桶去了食堂,打了一份粥一个馒头一份面条,想了想她又从空间里拿了一个咸鸭蛋,这才回到病房。

  今天李红军应该可以正常的吃一点东西了,这么大个人,好几天没正经吃东西,人怎么可能不虚,今天先让他适应一下吃固体的实物,等明天的她就给他做点好吃的补补。

  早饭李红军吃的面条,馒头和粥是沈云芳的,一个咸鸭蛋两个人分吃了,澳门赌博网站:一顿早饭吃的分外的甜蜜温馨。

  医院的食堂真便宜啊,一碗粥一个馒头一碗面条,才花了她一毛三,粥两分钱,馒头四分钱,面条七分钱,就是要粮票,这一顿花了她半斤的粮票。

  吃完了饭,沈云芳才想起问问李家两口子的饭怎么解决。

  李红军说那天老两口来的时候,是战友给拿了十斤粮票和二十块钱给老两口了,这些等他好了在慢慢还。

  沈云芳听了就点了点头,只要有着落就好,她不操那份心。至于帮着李红军还钱和粮票,她也想啊,只是她这次过来的急,也没来得急去粮站换粮票,所以兜里只有去年出门剩下的二十多斤粮票,她还不知道要在这待多长时间呢,手里这点粮票也不敢随便给人啊。

  李家老两口是等到外面的天彻底的亮了才姗姗来迟,果然已经吃完早饭了,她们还真不用惦记。

  刚才在李家老两口没来之前,沈云芳又帮着李红军解决一次生理问题,这下没有什么可惦记的了,她就和李红军说了一声,拎着保温桶就回招待所了。

  不过她回来之后也没有睡觉,而是换了身衣服,改变了下发型,乔装了一下,就坐车往火车站去了。

  她要趁着有人照顾李红军的时间,再去省城各地方转悠一圈,毕竟空间里有攒了一年的收获,都需要出手。

  她首先想到了还是银行的孙行长,希望一年过去了,她还能找到那位大姐。

  事实证明,她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刚进那间银行就看到了去年那个孙行长,人家看到她也一眼就认出来了,分外的惊喜,不过还是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两个人进了办公室才热络起来。

  她走出银行的时候,已经出清了空间里的四分之一的存货,这个孙行长的号召力和购买力还是杠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