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三十六章小尴尬
  沈云芳跟着李老头往招待所走,一路上李老头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大堆,沈云芳给总结了一下,就是让她别跟邱淑萍一般计较,不过邱淑萍虽然话粗了点,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说的对的,她这个当小辈的还是要听的,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一个锅里搅合着过日子,还是要以和为贵的。

  沈云芳一路上啥话也没说,对这个未来老公公的评价下降了不少,心里替自己的便宜老爹不值。

  到了招待所后,李老头不好意思和儿媳妇一起进房间,就给她指了指他们住哪间房,和小服务员说了一声,就又回医院去了。

  等进了老两口住的屋子,原本想好好休息一下的,可是看到枕头上的头发,她突然难受了起来。

  想着先前李家老两口睡过,她就怎么也躺不下去,随后她实在是不想为难自己,就拎着自己的行李,去门口找了服务员,想再开间房。

  这个军区招待所,档次很高,不是一般人能住进来的,这次领导把李家两口子安排在这里住,主要就是看李红军的面子。所以服务员听说她要再开一间房,也不敢直接答应,即使沈云芳说她花钱也不行。

  被沈云芳磨了半天,才答应帮着她请示下领导,问问领导的意思。

  于是小服务员拿着沈云芳的介绍信打电话去了。

  沈云芳等了一小会儿,服务员就回来了,带来了个好消息,说领导同意了,李红军同志的情况特殊,所以准许在开一间房给她住。

  于是小服务员给她办好了手续,带着她去了李家老两口旁边的屋子,也是一个标间,两张床,只是屋里没有卫生间,要洗漱还是要到每层楼的洗漱间去才行。

  沈云芳对这样的条件很满意了,对人家小服务员是感谢了又感谢,然后才躺在床上开始补眠,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中午,被肚子饿醒的。

  从空间里拿出米饭和菜来,刚想吃就想起还在病房里躺着的李红军,叹了口气,紧着扒了两口饭,就把东西一收,又走去医院,到是没去病房,而是直接找到了李红军的主治医生,问明白了李红军现在能吃什么,吃什么更好之后,又走回招待所,找刚刚那个小服务员去了。

  招待所里还真的有个小厨房,是招待所里职工做饭的地方,不太大,锅碗瓢盆的都有,沈云芳说了很多好话,这才借到了小厨房的使用权。

  沈云芳佯装出门,转了一圈回来手里就拎了一只老母鸡,她麻溜利索的在小厨房里开始熬汤,足足熬了三个小时,整个招待所从一楼到三楼都弥漫着鸡汤那浓郁的香味。

  小服务员已经在门口转悠了好几回了。

  沈云芳拿了厨房里的一个盆,把上面带着油的鸡汤撇了出来,然后把自己刚刚买回来的大保温桶打开,往里面装清亮的鸡汤,鸡肉也挑好地方装了不少,直到把整个保温桶都装满,剩下的又分了两份,一份给李家老两口留着,另一份就让她当成人情送给小服务员了。

  以后还想用的话,这关系就必须处上去不是。

  完事后她又把厨房打扫了一下,看了看招待所大厅的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她把留给李家老两口的鸡汤放到这让小服务员帮忙保管一下,她自己则拎着保温桶去了医院,接替李家老两口的护理工作。

  邱淑萍看到沈云芳提着保温桶过来很是狐疑,沈云芳解释了一下,这个是她刚买的,她以后会经常借厨房给李红军炖汤补身子。有个保温桶冬天来回的也方便。

  邱淑萍啧啧了两声,就没说话了。心里却觉得这个女人太败家了,就住这么几天院就要买这买那的,不是浪费吗,坚持几天回家在吃就不行。

  不过当沈云芳把保温桶的盖子打开时,她忍不住的往前凑乎。

  沈云芳直接告诉她,招待所的厨房里还给她留了一小盆的鸡汤,她回去热热就能喝。

  邱淑萍满意的拉着老头子就走了,连受伤的儿子都忘了。

  “怎么样,饿没饿?白天都吃啥了。”沈云芳拿起保温桶往盖里倒鸡汤,然后小心的把汤端到床前。

  “不饿,白天打了点滴,没有感觉。”李红军温柔的看着她。

  “嗯,估计是刚做完手术的原因,身体虚着呢,我今天特意来问了医生,他说你这个时候喝点汤汤水水的最好,我就在招待所借了厨房,给你熬了鸡汤,炖了一下午了,香着呢。”沈云芳不让他起身,动了手术,腿还没长好,现在估计动一动就得疼够呛。

  她让李红军稍微的侧了侧脸,就这么一小勺一小勺的喂他喝鸡汤。

  “好不好喝?”沈云芳看他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嗯,好喝。”李红军心里一片柔软。

  “先说好啊,我可不是白伺候你的,等以后我要是有病动不了了,你也得像今天这样伺候我。”沈云芳有些娇蛮的说道。

  “行,要是你有病了,我伺候你。”李红军承诺道。

  两个人温情脉脉的喝了一碗汤,然后沈云芳就把保温桶盖上了,就喝这么点,一个大男人肯定没一会儿就饿,到时候还可以喝。

  之后两个人又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

  就是李红军白天喝了粥,打着点滴,晚上又喝了一碗汤,膀胱里再也没有了地方,急需要解放。

  李家老两口在这的时候,他不好意思说,只能忍着,这个时候是真的忍不了了。

  沈云芳一脸镇定的从床下把一个尿壶拿了出来,离老远就一股刺鼻的味道,差点把她熏一个跟头。

  “你还能坚持不,这个太脏了,我去给你刷一下。”

  看李红军点头,她赶紧的拎着就去了走廊里的卫生间,反复的冲洗了好几遍,还接了热水烫了烫,这才拿了回来。

  看到躺在病床上等着她的李红军,她的小脸不自觉的就红了。

  沈云芳用手扇了扇,给自己降降温,这真没什么,伺候病人没有男女之分。心理建设做好了,她这才大无畏的走上前,把李红军身上的被子一掀,脸上刚刚退下去的红晕又回来了,而且这次是爆红。

  “你、你、你咋不穿裤子呢?”沈云芳看的目瞪口呆,谁能告诉她,那慢慢直起来的是什么东东。

  李红军也力持镇定,但是不受控制的地方让他的脸也黑红黑红的,“进手术室,人家不让穿。”

  所以说他从手术室出来两天了,都是这么裸着的。

  “你能别光看着行吗,我要忍不住了。”李红军有些黑线。

  “哦?哦!”沈云芳赶紧的拿起尿壶,“你这样的,也尿不到尿壶里啊。”她比量了一下,有些难度啊。

  “你要是不看,我能这样吗?”李红军很是理直气壮。

  “我要是不看,怎么给你接尿啊?”沈云芳也很是理直气壮。

  李红军觉得他一辈子的脸估计今天一天都丢没了,“快点,在不接,你就给我洗床单吧。”

  沈云芳听了顾不得害羞,赶紧的伸手一抓,就把东西塞到了尿壶里,然后不用她嘘嘘,尿壶里就稀稀拉拉的响了起来,看来是真憋急了。

  沈云芳手里不敢放,放手他的那个东西就得挨着尿壶。虽然尿壶她已经洗刷过也消毒过,但是也挺膈应人的,既然已经抓了,那就一直抓着吧。

  直到没有了声音,沈云芳才把手里的东西扔了,然后拎着尿壶一溜烟的跑走了,李红军在后面叫都没叫住,无语的看着门口,你到是把被给我盖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