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三十二章受伤
  当天晚上,沈云芳赶着仅剩的四只羊下山了,其他三只被狼直接咬死,三只身上有不同程度创伤。她看过,这种天气,想治好不太容易,最后索性都杀了。

  等回家后,她用了一晚上平复心情,然后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处理起空间里的那些肉。

  先是四头狼,每头都得有一百斤。最亮眼的就是它们那身长毛。

  可能是冬天的缘故,这几头狼身上的毛都要比她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的狼要长,特别是脖子那一圈。整个毛色也不是她原本看到的白色,而是浅灰里掺杂着白。

  沈云芳不会削皮子,所以小心的把皮子剥下来之后,就直接放到了空间里,以后要是有机会就找人削,铺到炕上当褥子也挺好的。

  剩下的肉她就像猪肉一样分好块放到空间里收着。

  接着是猪和羊,剩下那四只羊她也没全留下,其中三只都是公羊,她就都杀了,家里今年春天刚下的小羊里有一只是公的,她也没留着,就这样她空间里现在一共有猪二十头,肉大概两千斤,羊十只,肉大概六百斤(羊是瘦了点),狼四头,肉大概四百斤。

  这么一通忙活,时间已经到了七五年的一月份。

  这些天沈云芳在家有些坐立不安,李红军同志自从十一月份给她邮了一封信之后,就再也没有信邮来了,这都快二个月没有音信了,她这心里总是没着没落的。

  不是说要回来结婚吗,这都进入腊月了,也没有信,就是人一时回不来,也得来个信儿吱一声啊。这婚到底结不结了,还有他人到底去哪了。

  沈云芳不知道李红军部队里的电话,连着两个月邮过去的信件也如石沉大海。她现在正在家收拾东西呢,准备在过两天要是还没有信,她就去部队看看,不管结不结婚,总得有个准信啊。

  沈云芳很不想承认,她是担心了,担心李红军的安危。

  正在沈云芳焦急的等待中,七五年一月中旬,终于有来自部队的一封电报。

  是沈大爷亲自给她送过来的,上面就几个字,“受伤速来”,然后后面就是医院的地址。

  “你去不去看看?”沈大爷早就看到电报上的内容了,知道事情紧急,这才一路小跑亲自给侄女送来的。

  两个人还没有结婚,这个时候沈云芳是可以不去的,完全可以等李红军伤好了之后在决定下一步怎么办。

  什么叫下一步呢?想想,部队都往家里发电报了,就证明伤的肯定不轻,以前也有过先例,这样被叫去部队的,差不多等伤好了之后就退伍回家了,有的还留下了终身残疾。

  所以沈云芳现在可以先看看事态的发展,如果李红军被退伍或者残疾的话,她也可以退婚的。虽然会被人说道几句,但是和终身幸福比,这都不算事。

  “去,我得去看看。”沈云芳说的斩钉截铁,不去看看她心里不放心,再说如果李红军真的当不了兵了,她还乐不得呢,正好回家和她一起发家致富,只要李红军想。

  “行,那你啥时候走,我给你开介绍信。”沈大爷支持侄女的决定,不能人家有难就把人撇下,那不是人干的事。

  沈云芳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到县里已经没有车了,还是得等明天早上,“我收拾下东西,明天一早就走。”

  “行,那一会儿我就把介绍信给你送来,别耽误你明天早上的事,家里还有啥不放心的你就吱声,别跟大爷客气。”沈大爷想着侄女家里的鸡没人照顾,不过又想起来上回给侄女养鸡那回事,也就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哎,让云芳自己决定吧。

  “大爷,我知道了,要是有事我肯定找你。”沈云芳领情。

  沈大爷走之后,沈云芳就开始家里家外的收拾,想着要去省城,就把平时积攒的东西都放到了空间,到那了看看李红军到底怎么样,要是不严重的话,她就抽空把空间里的东西都卖了。

  赶着天没黑的时候,她又去了王大娘家一趟,把自己明天要出门的事说了一下,然后求大栓媳妇去她家帮着照顾照顾家里的鸡和羊。

  大栓媳妇立马点头应承了下来,让她放心的去吧,她肯定帮着她把家看好。

  第二天早上,沈云芳拎着黑色的大包坐上了友根叔的马车。这个季节,自行车是骑不了的,马车是最快的交通工具了。

  到了县里,她心里有事,和友根叔道了别,就坐上了去城里的汽车,然后又做了一晚上的火车,第三天一早终于到了省城。

  她一路打听到了第一军区医院,然后就看到穿着病号服,整条腿被吊起来的李红军。

  “你来了。”李红军还能笑着和沈云芳打招呼。

  “这是腿断了?”看到李红军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沈云芳心里有些不得劲。

  “嗯,不太严重,养个一两个月就能好。”李红军用两个胳膊撑着,想坐起来,不过刚做完手术,身体虚,没有力气,试了几次都没坐起来。

  “你别动,腿都折了,还折腾什么,老实躺着。”沈云芳看他要起来,赶紧的制止,都这样了,还装什么啊。

  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腿都折了,不养个三四个月的能好利索才怪。

  “怎么弄的?疼不疼,医生怎么说的?”沈云芳坐到床边上的小凳子,关心的问道。

  “拷问我之前能先给我倒杯水吗,我渴了。”李红军吧嗒了一下嘴。

  沈云芳才发现李红军的嘴唇有些起皮,赶紧的起身到旁边的桌子旁拿起暖水瓶,先少倒了点热水,然后来回逛荡,一会儿里面的水就不烫了。

  “来我扶你稍微起起身。”沈云芳走到他的右侧,板着他的脖子和肩膀,慢慢的把人抬起来了点,“自己能拿不?先少喝点,一会儿我在给你凉点。”暖瓶的水太热,没法一下多喝。

  李红军端着缸子就把一个缸底的水都喝了,这才放下。

  沈云芳又慢慢把人放下躺平,这才问道:“平时没有人照顾你吗?你这不算工伤吗,在家人来之前,怎么也得给你找个看护什么的吧。”沈云芳有些不满,这要是自己不来,人还不知道得渴成什么样呢,这医院咋能这样,对病人都这么不负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