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三十一章一力降十会
  最后,沈云芳还是帮了沈福珍,不是同情她,而是不想得罪沈大爷。

  毕竟沈云芳还要在这个村子生活几年,有了沈大爷的庇护,她才能过的更加安乐,所以她现在算是卖了沈大爷一个面子了。

  她放羊的工作丢了,又正好到了猫冬的时候,所以她也算是彻底的闲下来了。

  在一场大暴雪之后,沈云芳决定把山上的羊都转移下山,至于猪,她不打算留种了,所以还是杀了省事。

  这种天气让它们在山上有些不安全,再加上她也不能保证天天去山里,像昨天一样,大雪封山,她就是有心进山也无力啊,所以山上的猪和羊昨天就饿了一天的肚子。

  这眼瞅着就要进入七五年一月份了,以后下雪的日子还多着呢,所以必须未雨绸缪。

  这天她带着踏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去,往天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足足爬了两个半小时,等到了山坡下,远远的就听到山坡上猪和羊混合叫声。

  沈云芳艰难的爬上山坡,踏雪已经先她一步跑到了猪圈边,对着里面就开始汪汪的叫了起来。沈云芳过去轻轻的给了它一脚,让它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在这捣乱,然后把手套和围巾解了下来,从空间里拿出一篮子的青草先给羊喂上。

  接着开始从空间里往出拿东西。围裙、盆子、板凳、然后是杀猪刀。

  因为这里有六头猪,加上那两只老母猪就是八头,都赶下山目标有些大,所以她打算就在山上杀猪。

  现在死冷寒天的,猪血流出来一会儿就得冻住,也不怕血腥味传出太远去。

  在棉鞋外面套上一双大靴子,她双手撑着猪圈一用力就翻到猪圈里面去了。

  昨天一场大雪,差点把猪圈就给埋了,沈云芳费劲的开始一只只抓猪,抓到一只就按住绑起来。她现在力气大绑到不费事,就是抓的时候得满猪圈的跑。

  好一会儿在八只猪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沈云芳把它们都捆了个结实。然后就看她双臂一用力,拎着一只猪的前蹄和后蹄就把整个猪给拎起来了。

  然后放到凳子上摆好位置,把盆子放下面接血,然后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一会儿血流的差不多了,她就把死透了的猪往空间里一扔,细致活还是得回去有空的再弄,接着她就一只只的放血。

  直到最后一头猪被她扔到空间里去之后,她这才发现周围好像有点不对。

  踏雪这个小奶狗居然蹲在猪圈边,趴伏着,重心往后,嘴里发出恐吓的呜呜声,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她机警的抬头往周围的树林看了看,一片白色,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踏雪,别叫了。”她又低头收拾东西。

  不对,沈云芳弯着身子蹲在猪圈院墙边,慢慢的伸头出去,就露出两只眼睛,然后一动不动。

  过了有五分钟,沈云芳觉得差不多是一辈子了,这才让她看到,在树林里边一片白色中,有几个白影在慢慢移动。

  沈云芳眨了下眼睛,慢慢的数,一、二、三、四,一共有四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正在像她靠近。

  她靠着墙,急速的喘了几口气,然后从空间里把杀猪用的两把尖刀拿了出来,一手一个。

  对了,还有踏雪。

  她把刀交到一个手里,然后突然起身,弯身,伸手,把还在外面呜呜叫唤的踏雪给捞在了手里。

  “嘘,踏雪,别叫了,乖乖的。”沈云芳再次蹲下,摸了摸踏雪的头。

  小奶狗呜呜的撒娇了两声,用小舌头舔了舔主人的手掌。

  “一会儿你就待在里面,不准动,不准叫听到了吗?”沈云芳交代道,一会儿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这小家伙可别出来捣乱。

  踏雪又呜呜叫了两声,可怜巴巴的。

  沈云芳现在顾不了它了,把它放到猪圈的最深处,然后又蹲到了刚刚的地方。

  她再次悄悄的抬头,看到那四只动物正慢慢的从树林里走出来,成包围形状往这里推进。

  狼!麻蛋,是狼!

  沈云芳在心里狠狠的骂娘,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山里怎么可能有狼,这里不是深山好吗。

  是狼!还是四只狼!怎么办?怎么办?

  沈云芳深吸了好几口气,让自己快点平静下来,现在着急救不了自己,要冷静,对,要冷静。

  跑,现在肯定是不行了,她这两条腿的肯定是跑不过四条腿的。那狼还怕什么,快想想,狼还怕什么?

  对了,火。

  沈云芳双眼一亮。她赶紧的从空间里拿出一大堆的松树枝子,还有一块松树明子,然后颤抖着手划着火柴,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成功的划出火了。她颤颤巍巍的把松树明子放到了火上。

  松树明子遇火就着,然后她又手忙脚乱的用松树明子把地上的松枝子点着。

  不一会儿火就大起来了。

  沈云芳这个时候才敢去看猪圈外面,狼群离猪圈已经不足十米了。

  她赶紧的弯身把地上燃着的松枝子往外面扔。

  外面的狼看到火确实变得焦躁了,在原地转了个圈圈后,就往后退了几步。不过也就几步而已。

  沈云芳从空间里拿出几个大的松枝子,点燃了后,就跳出猪圈,轮着松枝子在身前,往前走了几步吓唬狼。

  狼又退后了几步。

  沈云芳像耍猴一样耍了半天的棍子,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狼虽然不敢进身,但是却也不走。

  沈云芳和狼的绿眼睛对视了一小会儿,然后咬咬牙,嘴里嘀咕道:“你们这是看死老娘了是吧,真当我是弱鸡呢,告诉你们,老娘是低调谦虚,告诉你们老娘早就是武林高手了。行,你们就作吧,看看今天到底你死还是你亡。

  沈云芳慢慢的退到羊圈门口,手一动就把羊圈门给打开了。里面的羊群也是受了惊吓,看门开了,就没头没脑的跑了起来。

  前头的四只狼果然受到了影响,就看其中两只冲着羊群就扑了过去。

  哼哼,狼爱吃羊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啊!

  与此同时就看沈云芳手里凭空出现了一个弹弓,她把另一个手里的小石头放到胶皮处,拉直、绷紧、瞄准,嗖的一下,石头就射了出去。

  沈云芳没空看结果,她把弹弓往空间里一扔,然后又从空间里把刚刚杀的肥猪拎出一头,使劲的朝一个像她扑过来的狼腰间撞去。

  中了,就听那头狼呜呜的倒地不起。

  铜头铁脑豆腐腰,又一个千古不变的真理啊!

  这个时候一头眼睛留着血的狼已经冲到了跟前,沈云芳手里突然又出现了一头肥猪,她抡圆了使劲的用力的砸了上去。

  咔嚓

  她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麻蛋,姐是一般人吗,姐早就成了武林高手的好不。

  沈云芳看那两头狼还在死咬着羊不放,她赶紧的从空间里拿出杀猪刀来,跑到刚刚那个被死猪砸断骨头现在还爬不出来的狼那,手起刀落,解决了一个,顺便收尸。

  然后快跑两步到那个塌了腰的狼跟前,再次手起刀落又解决了一个,顺便收尸。

  剩下那两只狼可能是感觉到了同伴的死亡,羊也不啃了,呲着还沾着血的牙齿就围了过来。

  沈云芳深吸了口气,大喊道:“来吧。”

  两只狼可能是打了暗号,同时从不同的方向向沈云芳扑来。

  沈云芳像吓傻了一样突然迎着一只狼就过去了。

  然后冒着被抓伤的风险,在狼还没落地的时候,就从空间里把八头猪一股脑的都砸了下来。

  一千多斤,我看你死不死。

  剩下最后一头狼了。

  沈云芳又跟狼的小绿眼睛对上了。这就跟打仗一样,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沈云芳连续杀了三头狼,最后这头心里胆怯了。

  沈云芳看它好像要夹着尾巴逃跑的样子,急了,这怎么行,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狼这种动物最是记仇,她以后还想在这继续种田呢,要是让它给惦记上,时不常的给自己一下,那还有好了。

  再说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好在人和狼之间距离不远,沈云芳一弯腰从地上拽过一头猪,嗖的一声就砸了过去。接着第二头、第三头,一眨眼就把最后一头狼给埋了。

  沈云芳拍了拍手,得意的哼了一声。

  小样,姐虽然不会耍刀,不会舞棒,步伐不够灵敏,速度不够快,但是姐力气大啊。

  “一力降十会”知道啥意思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