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三十章缓和
  没过两天,澳门赌博网站:邢中华真的就给沈云芳弄了条小狗,刚满月,浑身漆黑,就前面两只爪子上有点白色的斑点,跑起来很是好看。

  沈云芳喜欢的不得了,给它取名叫踏雪。这个小东西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所以这段时间,经常能听到院子里传出“踏雪,不能去鸡窝里捣乱,小鸡该不下蛋了。”“踏雪不准搞破坏。”“踏雪……”

  一个月之后,沈云芳家的鸡突然一夜之间病倒了一大半,引起了全屯子的轰动,大家来看的时候,就看到她家后院的暖棚里满地躺着的都是抽搐的鸡鸭,场面很是震撼。好的也不到十只了,就缩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

  沈云芳也是眼眶发红的接待了一波又一波来安慰她实际上来看热闹的村民,看的差不多了,她这才关上院门,开始杀鸡。去年一共剩下五十三只鸡,其中五十一只是母鸡,两只是公鸡,今年开春的时候,她又抱了一窝,大栓媳妇又给了三十只,一共小鸡五十三只,其中公鸡三十五只,母鸡十八只。

  她把藏起来的鸡都招了回来,然后一共杀了三十三只鸡,家里以前的老母鸡和当年的小公鸡都杀了,当年的小母鸡已经开始下蛋了,她实在是不舍得啊,反正她家现在鸡得病死了大半的事大家都知道,估计一半会儿没人惦记她了。

  鸭子和鹅没舍得杀,太小了,还是等过完年在长长肉吧。

  村民们看到沈云芳这下损失惨重,原本羡慕嫉妒恨的,这下都变成了同情。谁家一下子死了这么多只鸡,不得心疼死啊,更甚者可能遭此重创几年都缓不过劲来。

  很多人上门专门去安慰沈云芳,劝她别吃心,今年这是糟了病,赔点就赔点,等明年她在多养点,把损失补回来就好了。

  别说,原本沈云芳不咋地的人缘,经过这件事大大的缓和了,这算是意外的惊喜了吧。

  当然也有人在背后幸灾乐祸的,说她该,这一天天的要是不瞎嘚瑟能陪这老些吗。

  阳历年的这天,沈大爷在家里请客,目的就是化解沈云芳和沈二姑之间的矛盾。作为主角,即使她心情很不好,也必须出席。

  “大娘,我来了,还有啥要干的?”沈云芳一进屋就看沈大爷家一成不变的是沈大娘做饭。

  这可不怪大堂嫂和二堂嫂,人家也想帮忙的,只是沈大娘对于厨房有着很深的执念,谁也不能侵犯她的地盘,所以大爷家就只能她自己挨累了。

  “不用,不用,你快进屋吧,跟你大爷唠嗑去。”沈大娘挥汗如雨的说道。

  沈云芳也不客气,推门就走进了屋里。

  嚯,屋里人真多,除了沈大爷之外,总是看不到人影的大堂哥一家,和二堂哥一家都到了,当然还有挺着肚子的沈云秀和方城建,还有二大爷两口子,沈二姑两口子。

  当初沈云秀结婚的时候,沈大爷家就分家了,不过两个儿子的新房都没盖好呢,所以还都在家里住着,不过一般沈云秀来的时候,两个嫂子都不出现,觉得丢人,要是实在是躲不过去了,就免不了的说几句话刺刺她。

  这样就导致的沈家这几个月来气氛都不好,像今天这么人齐的时候还是头一次。

  “云芳啊,来了。”沈大爷看沈云芳进屋就招呼了一声。

  “嗯大爷,二大爷,二大娘。”她给长辈都问了好,独独漏了沈二姑家。

  沈二姑面无表情,赵福生则是一脸羞愧。

  沈大爷看这样也不好说什么,希望一会儿大家吃的混合的时候,这姑侄俩能说几句话,这个结也就算解开了。

  很快就开饭了,还是男一桌女一桌。

  沈云芳就顾着低头吃饭,谁和她说话,她都嗯啊的答应着,尽量不说话。

  沈大爷看这样也不行啊,叹了口气说道:“云芳啊,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咱们老沈家就这么几个至亲至信的人,可不能记仇啊。”他也气沈二姑,可是那再咋说也是自己的亲妹妹,看她那惨样,他就又心软了。

  沈福珍听了大哥这话,就委屈的开始抹起了眼泪。

  沈云芳有些无语,“大爷,这话你不应该跟我说啊,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为啥别人没说啥的时候,我自己的亲人非得往我身上扣屎盆子呢,咋没人想想要是我真是被冤枉了之后会咋样呢?”

  “呜呜,你不是没事吗。”沈福珍哭出声来。

  “你这话说的真有意思,要是被你冤枉把罪名坐实了,我是个啥下场你会不知道吗?现在坐到这哭的人就是我了,就因为我没事,这事就可以当不存在是吗,我的心没那么大,真的,我这心被亲人伤的还血淋淋的呢。”沈云芳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哎,云芳啊,大爷知道你受了委屈了,你二姑也知道错了,这次她没少遭罪,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就原谅你二姑这次吧。”沈大爷叹了口气,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大爷,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沈云芳把筷子撂了下来。

  她看出来了,今天这饭不是那么好吃的。这又是有自己能出力的地方了。

  “哼,我就说她没人性吧,二姑家都要家破人亡了,她还在那斤斤计较。”沈云秀嘡啷来了这么一句。

  旁边的方城建拉了拉沈云秀的衣服,示意她别说话。

  “怎么的了,在我自己家,我说话还不行了。”沈云秀吧自己的衣服一拽,抬起了下巴。

  这倒是把方城建闹得有些脸红。

  “云芳,你别跟你堂姐一般见识,她现在怀了孩子,心情焦躁,对谁都这样。”方城建赶紧的和沈云芳解释。

  他从来到盖家屯之后,就陆陆续续从沈云秀嘴里听到些这个堂妹的事情,这次开会大家讨论她家有多少头猪,多少只鸡的,能挣多少钱的时候,他才算真正注意到这个堂妹。不简单啊。

  就算前两天她家的鸡鸭病死了一批,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堂妹肯定还是手里有点的。

  “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看上她啊,啊,我就说你个小蹄子,自己堂姐夫你也勾引。”沈云秀伸长了手就要去够桌子那边的沈云芳。

  “够了,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话,你就给我滚出去。”沈大爷啪的一声又摔了筷子。

  “呜呜,娘……”沈云秀委屈的趴在沈大娘的肩膀上哭了起来,好像她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你赶紧的赶紧的,把她弄那屋去。”沈大爷被自己姑娘这么见天的作已经弄的筋疲力尽了。

  “孩子还没吃几口饭呢。”沈大娘毕竟还是心疼姑娘。

  “吃?她像是要好好吃的样吗?”沈大爷骂道。

  沈大娘不想惹老头子生气,只能带着不情愿的闺女去外面吃饭了。

  捣乱的走了,屋里也安静了下来,大堂哥和二堂哥一家都自扫门前雪,该吃吃,一句话都不说。

  “云芳啊,做人得有人情味,你是个闺女,等以后结婚之后,还得有娘家给你撑腰婆家才能看得起你。”二大娘拿腔拿调的说道。“你二姑这次做的不对,但是她受到的惩罚已经够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沈云芳没理她,直接问沈大爷,“大爷,到底有什么事,也别绕圈子了,直说吧。”

  沈大爷看了看抹泪的沈二姑,叹了口气说道:“你二姑的事不知道怎么就传到公社里去了,今天我接到通知,说要拿你二姑当典型,让我把你二姑送到公社去,公社也要开个批斗会。”

  沈二姑想到上次挨批斗的经历捂着脸呜呜的哭个不停,她真是遭老罪了。

  沈云芳一点都不同情她,遭罪?遭罪也是她应得的,要是没有邢中华的帮忙,那现在遭罪的就是她沈云芳了。

  “我看你和武装部的同志好像认识,你看能不能和人家说说,就别让你二姑去公社了吧。”沈大爷终于把目的说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