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破案(二)
  “下面我在问一遍,羊是谁偷的?要是没人承认,我就让它挨家挨户的搜查。羊是昨天丢的,即使今天你已经毁尸灭迹了,你身上肯定也有羊骚味,你自己闻不出来,可是却骗不了它。要是让我查出来偷羊的人是谁,我相信你们都知道后果,那么现在有人有话说吗?”邢中华边说边拿眼睛扫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突然从人群里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我知道……”

  邢中华大眼睛看了过去,“谁,刚才谁说话了,站出来。”

  社员们自动让位,“呵呵,这孩子刚才瞎说呢。”二狗子的爹哆哆嗦嗦的捂着二狗子不让他在说话。

  “你把手放开,是不是瞎说我问过了就知道了。”邢中华示意他放手。

  二狗子爹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敢不放,只得把手拿下来。

  “哎呀,爹,你要憋死我啊。”二狗子得到自由后抱怨道。

  二狗子爹心里寻思能憋死你到是好了,你个小瘪犊子,就会给老子惹事。

  “你知道是谁偷的羊?”邢中华问道。

  “知道,我都看到了。”二狗子一点不害怕,还挺了挺胸脯。

  “你看到了什么?”邢中华紧接着追问。

  人群中的沈福珍眼光闪了闪,她身后的赵鹏也捏紧了抓着他娘衣服的手。

  “我看到赵鹏偷偷摸摸的从山上下来,怀里还抱着一只小羊羔。”二狗子大声的说道。

  邢中华大眼睛往旁边扫了过去,喊道:“谁是赵鹏?”

  “娘……”赵鹏被吓的浑身哆嗦,无助的在他娘身后叫唤,沈福珍听他出声,赶紧的回身用手把他的嘴捂上了,可是还是引起了邢中华的注意。

  “狼牙上。”

  那只大狗张着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就冲着沈福珍娘俩扑了过去。

  “啊……我再也不敢了,真的,我再也不敢了,娘,你别让它咬我。”赵鹏首先受不了的崩溃了。

  “你这孩子瞎说啥。”沈福珍看要露馅,赶紧的打了儿子一巴掌。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邢中华直接把沈福珍母子分开,单独审讯了赵鹏。

  其实还没到审讯的地步,邢中华还没说啥呢,赵鹏自己就受不了的全招供了。

  羊确实是赵鹏偷的,他开始的时候并没想偷羊吃肉的,他就是想吓唬吓唬沈云芳。

  原来他因为沈福珍总在家说沈云芳这个表姐不好,听多了心里也跟着记恨上了她,再加上年后的时候,沈云芳去部队探亲回来,给别人糖吃都没给他吃,他心里不服气,就想收拾收拾这个表姐。

  后来他发现,沈云芳放羊的时候很是不负责,都是把羊随便一栓,她自己就去挖菜或者捡柴,他就打起了那些羊的主意,想着给她偷走一只,让她着急。

  终于真让他找到了机会,大羊他弄不动,所以趁着没人,他就偷摸的抱走了一只小羊。

  刚好那天沈福珍没有上工就在家里,看儿子抱回一只羊来,赶紧就问怎么回事。

  赵鹏就把事说了。

  这个沈福珍也真行,她心里对自己的侄女也是恨,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当天就在家把小羊给杀了,小羊一共也没有多少肉,赵家几口人一顿就给吃了。

  羊皮什么的家里也不敢留,就趁着没人,在山上挖了个坑埋了进去。所以沈福珍才会那么有底气,不怕人搜,因为肉都进肚了,皮也没在家里。

  不过她没有想到自己儿子不经吓,就这么突突的把事全交代了。

  案子就这么破了,全村人一片哗然,他们想谁也没有想到是沈云芳的二姑干的,之后的事情就不是沈云芳能决定的了。

  既然人已经抓到,那么就一定要处理,否则怎么能服众呢。

  沈业清还是顾忌到亲情,和邢中华说了一通好话,并保证一定秉公处理,这才把沈福珍留了下来,没让邢中华给带走。

  回头沈云芳看到二狗子就问他,“你看到赵鹏偷羊了,你咋头一天晚上的时候不说呢?”要是那个时候就说出来,根本不用找来邢中华。

  二狗子高傲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傻啊,我要是看到了还能不说,我根本没看到好不,我那么说是炸他呢,这都看不出来,笨死了。”说完还傲娇的一甩头走人了。

  他一眼就看出赵鹏和他娘有事,要不哪能揪着沈云芳不放,别人不敢说,他敢说,谁叫、谁叫沈云芳那丫头给过他好几块水果糖呢,他这叫知恩图报。

  沈云芳愣在了原地,澳门赌博网站:这孩子也是穿过来的吧。

  当天晚上盖家屯生产队就搭起了台子,开起了好多年以来头一次批斗会,被批斗的主角就是赵鹏一家,谁让羊肉都让他们家人吃了呢,这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吃社会主义羊肉啊,全家都有罪。

  沈云芳虽然没亲眼见过批斗会,但是却听说过,不是个啥好事,所以也没有去看热闹,已经证明了清白之后,她就不在关注后续事情了。

  几天之后,她特意提着一篮子鸡蛋去邢中华家表示感谢。

  “姐夫,狼牙真的是警犬啊?”沈云芳很是好奇,那狗真是彪悍,看的她心痒痒的,这要是她也养只这样的小狗多好啊。

  “哈哈,哪有那么多警犬啊,我那是糊弄人的,狼牙就是武警大院看门的狗,我那天是临时征用。”邢中华对于自己的机智也是很骄傲的。

  “不过,你别看狼牙不是警犬,但是和警犬也不差啥。”

  “那狼牙是公狗母狗啊,它有崽子吗,我能要一只不?”沈云芳双眼放光。

  “怎么,你想养狗啊。”江蕙问道。

  沈云芳点了点头,“我家就我自己一个人,还住在山脚下,要是养只狗平时还能给我看个门啥的,晚上也有个动静。”

  “嘿,你还真问着了,狼牙上个月刚当的爹,赶明个我就给你问问,要是还有我就给你要一只。”邢中华说道。

  “那可太谢谢姐夫了。”沈云芳笑着说道。

  “谢啥,听说你对象过年就回来是不?”

  “对。”沈云芳有些羞涩,她和江蕙说过她会过年前后结婚的事。

  “那可太好了,到时候你们俩一起来家里,我和你对象好好喝一杯。”邢中华哈哈大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