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二十八章破案(一)
  沈云芳看这么呛呛下去也不是办法,争论不出个子午卯酉来,等天色晚了,估计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对别人可能没有影响,但是有了沈二姑的那番话,大家就会从心里认为这羊就是她偷的。

  众口铄金的事还少吗,弄不好过不久盖家屯乃至整个五星大队都会传出她沈云芳就是偷羊贼的流言。

  那她的名声可就完了。

  要是别的时候,她还能不在意,别人愿意说就说呗,她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可是现在这个时代却不行,出身高过一切,她还要和李红军结婚呢,这样的流言就是把利刃,很可能就在最关键的时候给她们俩来一刀。

  还有不说别的,她过两年就要高考,要是队里流传出她的这种传言,谁还能推荐她去考试啊。所以沈云芳是绝对不会准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她在这也看了半天了,其实开始的时候什么事也没有,即使抓不着偷羊贼,大家讨论一下,最后不了了之了,她顶多就是看管不利,工作不认真,现在羊倌被撸下去,以后这事就算完了。但是现在让沈二姑一搅合,这事就冲着她来了。

  她想了半天,她二姑为什么有这样的行为,是真的要大义灭亲还是有别的什么呢。

  最后她把沈二姑这样的行为归结于做贼心虚,她迫切的希望有人能担下这个罪名,那真正的偷羊贼就能逍遥法外了。

  “大爷,这么争论下去也没有个结果,我看咱们还是报案吧。”沈云芳转头和旁边的沈业清说道。

  她的话没有特意小声,所以站在前面的村民也都听到了,一时场里安静了起来。

  “报案?”沈业清犹豫了起来,这个事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里处理,还能顾忌下人情,咋地都好处理,但是要是惊动了革委会可就不好说了,揪出偷羊贼可是要挨批斗的。不管这羊是谁偷的,估计都是他队里的人,他都有连带责任的。

  “不好吧,大爷相信羊不是你偷的,这么寻思那个偷羊的肯定是咱们村的,要是真的抓出来,一顿批斗肯定是免不了的,说不好还得给按个黑五类啥的,那一家子肯定就完了。”沈业清还是倾向于关上门自己家处理自己家事。

  “大爷,羊肯定不是我偷的,但是现在光你相信我没用啊,你也看到了,因为二姑的话,大家就算嘴里不说,但是心里肯定都想着是我偷了羊,我虽然不是啥人物,但是基本的礼义廉耻还有,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以后都让人家戳着我脊梁骨说我是偷羊贼,那我也不用活了,再说我爹怎么说也是烈士,我怎么说也是遗属,即使不能给我爹争光但是也不能为我爹抹黑是吧。所以这事必须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沈云芳说的斩钉截铁,这个事坚决不能糊弄过去。

  她知道要是她自己都不坚持立场,那很有可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然后大家嘴里不说,但是心里都把她认为是贼了。

  还有一点,沈云芳从今天沈二姑不同寻常的举动中仿佛看到了点真相了。要不是涉及到自身,谁能在这种时候出这个头,得罪这个人,所以很有可能沈二姑这么大义凛然的站出来指正她,是因为她心虚,很可能羊就是她偷的,即使不是她偷的,那偷羊的贼跟她肯定也有关系。

  沈云芳想着,眼睛就搜索起二姑家的独子赵鹏,正好和赵鹏的眼光对上,赵鹏立马把头一低,藏在了他娘的身后。

  沈云芳大脑里叮的一声,估计偷羊贼找到了。

  沈二姑也听到了沈云芳的话,立马回身把自己儿子搂进了怀里,然后掩饰性的大声喊道:“报案就报案,哼,那羊肯定已经被你剥皮吃肉了,现在骨头渣都不知道让你藏哪去了,哼,我可不再这听你装相了,走,宝,咱回家,睡觉。”

  说完就拉着赵鹏,脚下生风一样跑出了生产队。

  沈云芳垂下眼睑,心里已经渐渐清晰,她相信她大爷也是看出些什么来的,只是他更倾向于让她来背这个黑锅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沈云芳就骑着自行车去了县里,她觉得这种事找公社的革委会不行,很可能最后啥也查不出来,为了结案还是会安在她头上,到那时她就是有多少张嘴都说不清了,所以她想了一晚上,觉得还是找江蕙帮忙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所以她早上起来,和沈大爷说了一声,就骑着自行车直接去了江蕙家。

  这一年多,她和江蕙算是处的不错,每个月都拿点东西去看她,江蕙家她也是知道的,所以她一大早去就把江蕙两口子堵在了家里。

  一见到人,沈云芳就不客气的说道:“江姐,我来找你救命来了。”

  然后她就把昨天丢了羊,开大会的事及她的猜测说了一遍。

  江蕙的爱人现任武装大队的大队长邢中华就在旁边,听了她的话后,大手一挥,说道:“行了,我明白了,不是啥大事,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到。”

  沈云芳这个小姑娘他也是见过的,经常听自己家的说,对她印象还不错,在加上吃人嘴短,这么点事,他还是愿意帮忙的。

  沈云芳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这才放心的又骑着自行车回了村。

  等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村口开进来一辆吉普车,从车上下来好几个穿戴整齐的武警,还有一条拴着的大狗。

  沈业清听到消息之后,赶紧的过来接待,双方寒暄了几句,对方就直奔主题,先是把所有的社员召集到队里,然后由武警战士做最后的动员。

  四个彪形大汉一字排开的站在最前面,就是不说话那气势也出来了。邢中华大眼睛锐利的扫视了一周,这才说道:“看到了吗,这是条警犬,警犬是干什么的?那是专门训练来找东西破案的,即使你把赃物埋在地底下,它也能掘地三尺的找出来。”说完他还让手下拽着绳子,让那只大狗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清晰的感受到这条狗的暴躁与凶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