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二十七章谁偷了羊羔
  “我咋地了,澳门赌博网站:我哪说错了?大哥,虽然云芳是咱自己家人,但是都说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她这眼瞅着就要把我带累了,我说说咋还不可以了。大哥,你可是大伙的队长,你可不能因为云芳是自己家人就袒护她啊。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沈二姑还是有点怕沈大爷的,特别是沈大爷瞪眼珠子的时候,所以她赶忙拉着旁边的人给她壮胆。

  大家听她这么一鼓动都议论了起来。

  “就是啊,我家可是八辈贫农啊。”

  “哎,这‘新富农’算啥?算不算黑五类啊?”

  “哎呀,咱村可不能出这样的人啊,那可丢人了。”

  “你这么说我也觉得今天这事蹊跷,我都在咱们屯子里活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听说谁家丢了啥的,大队那就更没有了,咋就出了今天这事呢。”

  “你们算算,云芳丫头这一年能挣多少钱,前两天杀的那两头猪,一头就算一百五十斤,二头就是三百斤,那就是一百五十块钱啊。”

  “还不只这些呢,我听说她家养了二十多只鸡,不多算一天二十个鸡蛋,那就是一块钱,一个月那就是三十,一年……唉呀妈呀,我都不敢算了。”

  抽气声更加响亮。

  村民们看沈云芳的眼光也怪异了起来。

  沈云芳面无表情的站着,很想说你算少了,我家小母鸡一共五十多只呢,她现在一早上差不多就能捡五十个鸡蛋。等着下一批鸡长起来了,那就可个观了。

  沈云芳虽然被人嫉妒但是心里还是微微松了口气,自己的保密工作做的还是很到位的,和村民们拉开距离还是很有必要的,最起码自己家的真实情况还没有几个人知道。

  沈业清看着沈福珍那得意洋洋的笑脸,气的太阳穴直冒,啪的一声,用手里的烟杆子使劲的往面前的桌子上一敲,烟杆从中间断开,蹦出去老远。

  “我就没看过你们这样的,啊?没事咋就那么喜欢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呢?给你们都按上个‘新富农’你们能得到啥好处咋地,还想不想让你家孩子说亲了,没拉你们出去批斗都难受是吧。”沈业清用尽力气喊道。

  大家听了他的话面面相观,不是说沈云芳是‘新富农’吗,咋还扯上他们了。

  “平时让你们少扯点老婆闲,多学习学习,你们都当耳旁风,现在到真章的了,一个个都啥也不是。哼,我问问你们,你们现在是想给云芳丫头带个‘新富农’的帽子是吧?”

  大家都往后缩,谁也不想当那个得罪人的人。

  “大哥,不是我们给她戴帽子,她确实就那么做了……”

  “放屁,她做的那些,你们都没做咋的。”沈业清狠狠瞪了沈福珍一眼,然后逐个往下看,“我问问你们,现在咱村谁家没养猪?我记得咱村得有一半人家都养了两头呢吧?沈福珍你家也养两头呢吧?”

  大家一听都不说话了,可不是,这两年他们村可是响应国家号召都开始养猪了。今年更是好几家都养了两头。

  “我在问你们,你们谁家没养鸡?当初检查组来咱们村,谁家没被割过资本主义尾巴,当时的事都忘了咋的。要是按照你们那么算,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新富农’,一个也跑不了。”沈业清恨恨道。

  这下大家都哑巴了。

  “你看看你们,咋这样呢,咋就见不得别人比你们好点呢,云芳那是响应国家号召,哪点做的不对了,咋还让你们这么扒吃呢,再说今天说的是丢羊的事情,都讨论正事啊。”

  “就是就是,那谁谁,说话有没有点谱,这都把大家带歪了。”

  “咱可不是那眼皮子浅的,看不得别人家日子过的好,云芳那是有能耐,我佩服。”

  稀稀拉拉的,村民们嘴里的风向又变了。

  沈业清听了一会儿,这才缓和了脸上的表情,

  “都静静,静静,我再次强调,你们说的那些都是老黄历了,咱们村从两年前就执行了国家的新政策,平时让你们学习上面的指示精神的时候都不好好学,现在就给我翻这没用的小肠。现在人全,李会计你在给大家说一遍咱们五星大队的最高指示,大家都听好啊。”

  旁边的李会计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五星大队的社员各家各户都要大力发展养猪,支持国家建设,鸡鸭不管养多少均可,听好了,是不管养多少都可以,没有要求,但是猪必须要养,每家每户每年必须要向国家交售一头合格的肥猪,合格标准是达到一百三十五斤以上,交售到公社肉食站。听明白了吗?”

  沈业清又接过话头,“咱们村去年和前年已经交了两次任务猪了,咋还能现在还说那些没用的,你们要知道,咱们得和先进的集体看齐,不能总盯着那些落后的村子,他们那过的是啥日子,你们还想越过越回去咋地。再说,咱们养鸡养猪那都是为了国家,为了国家做贡献,咱们养越多越光荣啊,在坐的有一个算一个,不管谁想多养猪或者鸡鸭的,只要你能养活,我都支持。”

  好些社员想到以前那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纷纷点头。

  “行了,安静,这个事咱们以后在专门开会讨论,现在继续说丢羊的这个事。”沈业清用半截烟杆子在桌子上敲了几下,让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

  这下没人敢瞎说了,都保持沉默,听别人说啥。

  “我今天闻到沈云芳家做肉了。”突然人群里有人喊道。

  沈云芳没看清说话的是谁,估计又是看不上自己的人。

  “哎呀,我也闻到过,那个香啊,肯定有肉。”

  “哎,我也闻到过。”

  “这还有什么说的,肯定是她自己把羊炖了吃了,正好毁尸灭迹。”沈福珍赶紧接着话头说道。

  “这话说的,云芳吃顿肉就能证明羊是她自己偷的啊,那咱村今天吃肉的就都是偷羊贼了呗。”说话的是二柱媳妇。

  她和大栓媳妇好,和云芳丫头关系也不错,所以忍不住帮着说几句话。

  “可不是,你刚刚还说她又养这又养那的,她天天有肉吃,还能差那口肉啊。”大栓媳妇也跟上。

  顿时院子里又乱成了一片,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