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二十五章丢羊
  商量结婚是大事,澳门赌博网站:不可能说一次就能成事,所以这几天可是辛苦李富贵这个说和人了,桃树村到盖家屯的跑了好几趟,腿都要跑细了,好在双方都有意结亲,所以相互扯皮了几次后,到是大致定下来结婚的基调。

  出了分家不行,基本上都是按照沈云芳的意思来的。

  之后的事沈云芳也参与不了,她就全权交给沈大爷帮她做主,然后她依然上工。进入十月份以后,山上的蘑菇少了,野菜也老了,她把精力主要是放在捡柴火上。

  前两天她用长把镰刀勾了不少的树枝子,这两天她就去松林搂松树枝子顺便捡松塔,每天都这样,都好好的,没想到她这天从林子里钻出来,准备下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羊群里少了一只小羊。

  年初的时候羊群里又多了几只小羊,不过也向国家交了两只成年羊,过年杀了几只,所以总体还是十五只。

  这些天沈云芳有点偷懒的心思,毕竟赶着羊群走不快,所以她就把羊群栓到了前山的山坡那,以前经常这么干,从没出事过,她就大意了,没有想到今天就丢了一只羊。

  丢羊可不是小事。沈云芳觉得不能有人故意的偷羊,要知道偷窃国家财产,要是被抓住可是要挨批斗坐大牢的。

  难道是小羊贪玩,溜达到哪里去了?于是她就放下自己的背篓,绕着整个山坡找了一圈。没有。

  她心里有点急,也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有什么野兽出没,把小羊叼走了?她一边又仔细的寻找一遍,一边在心里寻思各种可能。

  随后都被她一一否定,野兽不可能就叼一小羊,所以排除野兽作案的可能,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人为。

  沈云芳仔仔细细的找了两遍都没有找到,也就不在浪费时间了,赶着羊群就给送回到了生产队,正好看村里几个干部都在生产队屋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直接进去报告了这件事情。

  “什么,羊丢一只?你是怎么看羊的?”别人没说话呢,沈大爷首先发起火来。

  沈云芳没吱声,第一个是确实自己有错,不管咋说把羊看丢了她就有责任。第二是她知道大爷这段时间有火,家里被沈云秀闹得乌烟瘴气,终于勉勉强强结婚了,没两天就传出沈云秀怀孕的消息,可以说是在他脸上又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家里外面的,他是有火没出发啊。还有自己和李红军的婚事,大爷也真真假假的发了好几次火,也心娇着呢。

  “先别发火,咱们先得把事情的经过弄明白的。”妇女主任赶紧的打圆场。

  沈云芳投去感激的眼神,自己的那点礼没白送。

  于是她就详细的把自己怎么发现丢羊的,怎么找的都找了哪里说了一遍。

  屋里的三位领导陷入了沉思,他们也想到了肯定不是被野兽叼走的,近山就没有这样的野兽,即使有了,那也得留下些血迹什么的,照沈云芳说,现场啥也没有,所以不可能是野兽干的。

  “这么分析,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社员干的。”李会计皱着眉头说道。

  “不可能,咱们村的人都不是那样偷鸡摸狗的人。”沈业清一口否定了。

  沈云芳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有偷鸡摸狗的人,那羊羔子能自己飞了不成。

  “我看咱们先动员下社员都帮着找找,要是还找不到咱们晚上就开个大会,调查调查看有什么线索吧,这羊总不能自己藏起来吧。”妇女主任建议道。

  “行,先这么决定吧。至于你,不管啥原因,你肯定是有个看管不利的责任,从现在开始,你的工作停止,等候调查结果出来在重新安排工作。”沈业清对于自己的亲侄女,更是不能徇私舞弊。

  这就是把自己这羊倌给撸了呗,沈云芳心里掂量着,反正她今年过年也得结婚,结婚后咋也不能让她在放羊了,现在给她撤了,她还能清闲一个月呢,好事。

  看妇女主任好像还要为她说话,她赶紧的说:“我没有意见,是我的责任我肯定不能推脱,我服从领导安排。”

  “行了,回去吧,晚上开会的时候早点来。”沈大爷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

  沈云芳出了生产队屋子,还去了后院看了看那群羊,从今天开始她就要与它们说再见了。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自己养羊了,而且现在家里的两头母羊都下崽子,羊奶很是充足,要不一时之间还真抓瞎了。

  盖家屯的某一处。

  “你咋还抱只羊回来,哪来的?”女人看着自己家孩子怀里抱着的居然是只小羊羔,赶紧的把孩子拽过来问道。“有没有人看见?”

  “我看沈云芳把羊栓山坡上了,就抱了一只回来。没人看见。”孩子用袖子擦了下鼻涕,他也没有别的心思,就想教训教训沈云芳。

  女人眼珠一转,赶紧的拉开院门,探出头去往外瞅了瞅,然后咣当一声把院门又关上了,“你回来的时候路上也没碰到人吧。”

  “没有。”

  “嘿嘿,儿子你可真行,等着啊,中午娘就给你炖羊肉吃。”于是女人把小羊羔拎到后院,手起刀落结束了一条小生命,然后破皮拆骨,中午就炖了锅羊肉,一家人谁也没问肉是哪来的,闷头吃了个痛快。

  吃完饭,女人把家里收拾了个干净,就是羊皮这些不能吃的她也都打包好,趁着没人的时候,自己溜出去,找了偏僻的地方挖坑埋了。

  回家之后,她反复嘱咐自己家儿子,“今天你啥也没干啥也没吃听到没有。”

  再说沈云芳,回家吃完饭,生产队的那口破锣就响了起来,她赶紧收拾了收拾,就去了生产队。

  到了王大娘家门口,看大栓两口子正往外走,她就紧走几步,一起走了。

  “今天不知道咋的了,出啥事了,咋还开上会了。”大栓媳妇边走边嘀咕。

  生产队的这口破锣,一般都是上工下工才响,如果晚上敲,那就是队长有事要说,每家每户都得出代表去队里开会,不过这种情况还是少,所以大家要是听到锣声,都是举家去生产队,没有什么业余生活,凑个热闹也好啊。

  “我今天在山坡那丢了一只小羊,已经报到队里了,估计今晚就是调查这事。”沈云芳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反正到了生产队这事也得传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