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二十二章再次丰收
  八月收获的季节,沈云芳还是按照去年的做法,又开始忙碌起来。

  首先是家里的,她把后院成熟的蔬菜都摘了下来,把一部分长相不好的蔬菜都晒成了菜干,留着冬天炖菜吃,和新鲜的味道不同,别有一番风味。

  苞米挑嫩的也掰了几十穗,放到空间里储存,去年冬天的时候,她时不常的就拿出几根来或煮着吃或靠着吃,那个香啊,所以今天她又多掰了不少。

  再有就是把自己酿好的酒挖坑埋起来,这两年她自从学会酿酒之后,基本上每个月都会酿一坛子,然后都会在后院挖个坑埋起来,这一年多了,后院里怎么也得有将近二十坛酒了,要是她再这么酿下去,家里都没有地方埋了。

  还有山里的野果子她也没忘了,今年她学会了爬树,所以那颗圆枣子树被她盯上了,这一夏天,她摘了少说也有二三十斤。圆枣子就像缩小版的猕猴桃,吃起来酸酸甜甜的非常好吃。

  还有山葡萄,去年她扦插了不少,今年那一小片就更具规模了。她挑紫的摘,后来看实在是挺多的,就拿出两个摊子,做了坛子的葡萄汁,当然也浪费了很多的白糖。

  还有一点值得高兴的,就是今年松子大收。松子这个东西,不是年年收成都好的,一般是五年一大收,三年一小收,今年刚刚好赶上大收了,即使不上树打松达,地上掉下来的也比去年多的多。沈云芳一点都不客气,只要看到就捡回来,最后空间里存了数量就很客观了。

  最令她值得欣喜的就是山坡那里的收获。

  先说猪,最先买回来的那八头已经都杀完了,肉现在就存放在她的空间里,后来陆续买回来的猪也养起来了,大的那头看着已经过百斤了,她相信等山里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这些猪也都能出栏了。

  再说羊,一只羊,但是买的就三只母羊七只公羊,现在已经确定了那三只母羊都怀孕了。至于公羊,沈云芳打算等下雪了之后,就都宰了,明年她在抓羊羔养,因为羊养长了不划算,今年它能达到九十斤,明年它可能也就一百斤,所以还不如杀了,明年重新养合适。

  接着就是地里的庄稼,这片地比家里自留地加后院都大,可想而知今年的收成有多么客观。

  而且这片地肥力足,沈云芳也下了大功夫伺候,最外面的向日葵颗颗都有两米多高,葵花盘比脸盆还大。

  沈云芳先后收了黄豆、苞米、地瓜、花生、胡萝卜和葵花籽,当然还有剩下的西瓜和香瓜。

  这么一圈下来,时间已经到了十月中旬。

  村里的秋收也过去了,按照惯例分了粮食后,又想法把自己家两头猪杀了卖了出去。当然这次不能用去年的办法了,要不村里人就该起疑了,咋别人家的猪都没事,就她一养猪就有病呢,所以这次她是和大栓两口子演了出双簧,让大家以为她卖给了城里的供销社,那里离盖家屯远,即使有人怀疑去一次也够费劲的,而且卖猪肉也不需要有什么登记,怎么也查不出问题的。

  就这样,今年光家里明面上的两头猪,她又赚了将近三百块块,属于暴利了,当然属于沈云芳的丰收之年才刚刚开始。她空间里还存着大量的鸡蛋、蔬菜和蘑菇,就等着有机会往出卖呢。

  “娟啊,告诉姨,炸鹌鹑好吃不?”沈云芳坐在炕上,满手是油的抓着一直炸鹌鹑在肯着呢。

  旁边小娟也有样学样,和她不着调的云芳阿姨一样,满手是油正肯的高兴呢。

  “嗯,好吃。”小娟坚定的点头,在她小小的心里,已经懂得了跟着云芳阿姨肯定有好吃的。

  “啊啊……”

  大栓媳妇坐旁边,怀里还抱着一个奶娃娃,奶娃娃看着旁边人吃的欢快,也一手像鹌鹑抓去,一手攥成拳头往小嘴里塞,还不时发出啊啊的声音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大栓媳妇轻轻拍了自己儿子屁股一下,然后又不舍的从自己手里的炸鹌鹑上拽下一小条肉丝,塞到他嘴里让他嗦了,这边手可不敢松,半岁大的孩子可不能吃这些东西。

  “哎呀,这还有一个小馋猫,宝宝快长啊,等你把牙长全了,芳姨也给你炸鹌鹑吃。”沈云芳没正留的拿着手里的吃的都小孩子。

  “就你没正事,这鹌鹑好好的正下蛋呢,你宰了干啥。”大栓媳妇忍不住说了两句,主要是她心疼啊。

  鹌鹑自从沈云芳年初的时候从外面带回来后,就一直重复着下蛋孵蛋然后在下蛋的过程,这几个月来,两家的鹌鹑数量都急剧增大,一家都一百一十多只。

  不过现在沈云芳家就剩一百只了,多出那十多只都在桌子上了。

  “这些都是最早的那批,鹌鹑养不了多长时间,它下蛋就这一年,我就是不杀它,过几天它也下不出蛋来了。”沈云芳边肯骨头边说话。

  这下大栓媳妇吃不下去了,“啥意思,不下蛋了,这才养几天啊。”她有些接受不了,要知道,鸡可是能下三四年的蛋呢。

  于是沈云芳就边啃着鹌鹑边给大栓媳妇普及了下养殖鹌鹑的基本知识。

  “所以说鹌鹑这种禽类寿命有限,即使我不宰了它,它也得被淘汰,这样等它下完蛋,我在炸了吃肉,利用价值是最高的。”沈云芳为了她的馋嘴找借口。

  “那也太早了,你不是说它能下一年蛋呢吗,这才七个月啊。”大栓媳妇扒拉手指头算了算。

  “七个月也差不多了,产蛋高峰期已经过了。”沈云芳吃完一只伸手快速的又抓了一只过来,“先不说那个,嫂子你说时候,这鹌鹑味道咋样?”

  “那还用说,这可是肉啊,再说你还废了那老些油给炸了,能不好吃吗。”大栓媳妇嘀咕道,被她提醒也开始吃起自己手里的鹌鹑来了。

  “呵呵,所以我说鹌鹑的经济价值高,孵化快、下蛋快,等不能下蛋了肉还这么好吃。”沈云芳心里想着,这个可比麻雀出息,而且养着还不费劲,等明年她应该再加大养殖力度。

  “嗯,我也这么觉得,所以这几天我都没让小娟吃,我把攒的鹌鹑蛋都孵上了,我家也搭上塑料棚了,冬天也能养。”大栓媳妇喜滋滋的说道。

  孵化这一刻都是大栓媳妇负责的,每次不管孵出多少,两家都平分。

  “来,合作愉快。”沈云芳把油渍马哈的手伸到了大栓媳妇眼前,要和她友好的握手。

  “一边去,净整洋事。”大栓媳妇才不上当呢。

  “哈,你不来,我找小宝宝,来给芳姨个面子,咱俩握握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