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二十章沈家二百五
  两个人在沈家门口等了一小天,也没看沈家有人出来叫他俩进屋。

  等家家都冒起炊烟的时候,两个人都饿得肚子咕咕叫了,方城建心里恼火,面上还得安慰沈云秀。

  沈云秀看着方城建摇摇晃晃的,咬了咬牙说道:“走,咱们想找地方吃饭去。”

  方城建是真的饿了,从早上从公社里被放出来,他就什么也没顾上往盖家屯来了,直到现在为止,他是两顿饭都没吃了,可以说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不过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就是饿也不能先熊了,要不沈家人就更看不上他了。

  好在现在沈云秀现提出这个问题了,他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咱上哪去啊?”

  沈云秀转了转眼珠,刚刚她可是看到沈云芳下工从她家门口过去,当时她还狠狠瞪了她一眼,想看她笑话没门,现在自己要去她家吃饭也算是给她面子了,晾她也不敢说什么。

  “你就跟我走吧,我爹是生产队长,在盖家屯我能找不到地方吃饭咋地。”沈云秀傲娇的说道。

  等两个人越走越远,沈宁林从窗户上爬起来喊道:“奶,奶,我小姑和那个男的走了。”

  沈大娘听了蹭的一下从炕上坐了起来,“走了?往哪走了?”

  “往北走了,这是要进山吧。”沈宁林挠了挠头,想不明白。

  “哎呀,他们这是要干啥?”沈大娘听说人走了,也顾不上躺着了,赶紧的起来想追出去。

  “你给我老实待着,你要是敢去追,你就跟你闺女一起给我滚出去,我老沈家没有这么伤风败俗的。”沈大爷阴沉着脸说道。

  沈大娘的脚步止住了,回身往炕上一躺,“我不管了,我就是瞎操心啊,我这不也是怕那两个玩意到处乱走丢人吗,这让别人看到了,你当人家笑话的是谁,还不是你这个当爹当队长的啊。”

  沈大爷没有话反驳,闷头瞅着烟。

  沈大娘一看他那样,就知道自己说到他心里去了,赶紧的又起身,不过这次她不自己追出去了,而是喊道:“志杰、志文,这都死哪去了,平时没事总在眼前转悠,现在用得着你们了,到没影了,赶紧的,都给我过来。”这话可不光是说自己儿子的,主要还是说给儿媳妇听的。

  她这话刚落,就听那屋也喊了起来,“沈志杰你个窝囊废,这么丢人的事别人巴不得躲的远远的呢,就你傻了吧唧的往前凑,你能不能长点心,啊?”

  骂完之后那屋又传来呜呜的哭声,“呜呜,我让你给骗了,当初我要是知道你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我说啥都不带嫁给你的。你大儿子马上就要到说钱的年纪了,要是因为这找不着好人家,我可跟你没完。”

  那边的沈大娘听了儿媳妇这含沙射影的话,气的浑身抖,这还反了天了反了天了。她转过头看自己家老头,额头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苍蝇,可是却没有任何表示。

  有啥说的,儿媳妇说的都是对的,要是自己家姑娘,也不能找这样的人家,都嫌丢磕碜啊。

  最后还是沈大爷哆嗦着嘴唇喊二孙子,“宁林,你去看看你小姑干啥去了。”

  “哎。”沈宁林正是讨人嫌的时候,爷爷有事让他办他乐不得的就跑着去了。

  再说沈云秀领着方城建一路往山边上走,直奔着沈云芳家就去了。还没走到家门口呢,两个人就闻到了一阵肉香,方城建忍不住耸动着鼻子。

  沈云芳下工回家后就开始做饭。

  她在山坡上养猪,最开始抓了十头小猪,后来每个月她都找机会出去赶集,又66续续的抓回来十头猪。

  到这个月,前面养的猪已经差不多到一百三十斤了,之后猪长膘就不能那么快了,所以沈云芳就66续续开始杀猪,当然为了可持续展,她留了两头老母猪继续养着。

  为了怕血腥味引来山里的野兽,所以她每次都是把猪弄到山下在拨皮拆骨。今天刚好杀了一只猪,因为猪不那么肥,所以她看到那五花三层的肉,就忍不住炖了一锅的红烧肉,却没有想到把两只饿狼给招家里了。

  沈云芳在厨房把肉炖上,就去后院拆卸猪肉,这些她暂时都不打算卖,因为卖不上价,而且一下出来这么肉,也怕引起别人的怀疑,即使大栓家,她也没说她在山里养猪种地了,她不是不信任大栓一家,只是觉得这样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安全,所以也就没说。

  她正在这忙活呢,就听到院门被梆梆梆的敲响了。

  她赶紧的把不能见人的东西都收到了空间里,然后在井边洗了洗手,就去前面开门去了。她以为来人是大栓媳妇。

  结果一开门,看到的确实昂着颗脑袋的沈云秀及她身边那个不认识的男人。

  “有事?”沈云芳堵住门口,看了看那个男人,想着应该就是那个传闻的知青了,也就是沈云秀的奸夫。不过她可想不明白为啥这个时候,沈云秀会带着奸夫来她家。

  “哼,没事就不能来了呗。”沈云秀习惯性的呛声。

  旁边方城建掩嘴咳嗽了一声,他是真怕了沈云秀的这张嘴了,要是在把人得罪了,他可真的是饿的走不动道了。

  “我带着你姐夫来看看你,想着以后都是亲戚,早晚得认识。”沈云秀不自然的说道。

  沈云芳眨着大眼睛看着她,奇怪的问道:“大爷同意了?”这么大事,她咋没听说呢。

  “咳咳,那不是早晚的事吗,我爹只是转不过这个弯而已。”这下轮到沈云秀咳嗽了,“我闻着你在做饭呢吧,那正好,我和你姐夫就不回去了,在你这对付吃一口得了。”她说着就想扒拉开沈云秀往院子里走。

  这个堂妹这是没有礼貌,让他们在门口站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说往里让让。

  “哎等等,等等,堂姐不好意思啊,我家就我一个人,你这突然带着陌生男人来,我可不敢让你进屋,这孤男寡女的,让人看见我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我还没嫁人呢,堂姐你可别害我。”沈云芳说孤男寡女的时候,小眼神从沈云秀身上瞟到方城建身上,又从方城建身上瞟到沈云秀身上,这么来来回回的,傻子也知道她这话指的谁。

  沈云芳也不给沈云秀飙的机会,直接退了一步当的一声,把院门关上了,当着两个人的面。

  然后她还在院子里喊道:“堂姐,等大爷承认了这事,你摆酒席,我肯定去。”

  沈云秀对着关上的大门又是踢又是踹的,“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给我开门,给我开门,你敢把我关外面,胆子肥了,等着我让你好看。”

  “行了。”方城建大喊一声,实在是被沈云秀闹得受不了了。

  沈云秀被他喊的愣住了,然后眼眶就红了,“你喊我。”

  方城建深吸了口气,缓和的脸色,这才哄到,“秀,我不是喊你,我是觉得我自己没用,让你为了我还的去看别人的脸色。你别这样了,我看着心疼。”

  “呜呜呜,城建……”沈云秀捂着嘴哭的稀里哗啦。

  沈云芳在门后偷听,心里为这个未来堂姐夫竖了下大拇指,能人啊,睁眼说瞎话都能说的这么的……嗯,恶心,而且还有人信了,她也是真服了。

  她都可以预见,以后这个二百五堂姐被人骗的团团转的下场了。

  两个人在沈云芳家门口就差抱头痛哭了,就看沈宁林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小姑,爷让你们回家,别出来丢人现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