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一十九章负荆请罪
  “呜呜呜……”这都要一周了,沈云秀就躺在自己屋的炕上哭,没人来她就哼哼,有人来劝她就越哭越大声。

  可以说,这一周对于沈大伯一家人都是折磨。

  “秀啊,你听话,我是你亲娘,你爹是你亲爹,我们能不盼着你好吗。那个姓方的真的不是好东西,你就听爹娘这一次,去你大姑家住几个月,等这阵风头过去了,娘就把你接回来行不。”沈大娘也真是没有办法了,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孩子就认准了这一条道。

  “娘,我也求你了,你是我亲娘,咋就不能听听我说的呢,方城建有啥不好的啊?人家是高中毕业,家还是首都的,人也长得不错,你和我爹咋就看不上呢。”沈云秀看就自己老娘来了,一咕噜从炕上坐起来,顶着两个肿眼泡反过来劝起了沈大娘。

  “你爹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因为那个姓方的啥都好才有问题呢,你也没想想,就你这样的,人家条件那么好,干啥巴巴的上赶着找你啊,那是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想想,要是以后他回城了……”沈大娘又开始磨嘴皮子。

  “娘,”沈云秀受不了的大喊一声,“我这样的?我咋样了?我哪不好啊?人家都是看自己家孩子好,你和我爹到是好,先看不起自己家孩子了,原来我在你们心目中就是这样啥也不是了。”

  这些天大家劝她的话她都能背下来了,大多都是多方城建是有目的才跟她好的,她要是跟了方城建,那最后肯定是会被甩了的。

  她开始听没什么感觉,但是听得越多,她这心里就越不得劲,自己怎么了?自己怎么就有他们说的那么差劲了?自己怎么就不能让方城建真心喜欢上吗?

  “你这是说的啥,现在咱不是说你好不好,是说姓方的那小子,那就是没安好心,你知道他要回城不,现在就差一个推荐信了,你想想,她找你是不是想让你爹给他写介绍信。”沈大娘苦口婆心的劝道。

  “娘,澳门赌博网站:你别说了,我还就想着他以后能回城呢,到时候我们俩结婚了,我也能跟着去城里。娘,他家可是首都的,到时候,我跟着去了,在那里站住脚后,我就把你和我爹接过去享福。娘,你不想去城里吗?”沈云秀拉着老娘诱惑道。

  “城里当然好了,可是……”沈大娘当然也是嫌贫爱富的典型,她为啥这么多年张罗着给姑娘找个城里的女婿,就是想以后老了也能借上的光。

  “没有可是,现在只要我和方城建结婚了,那我就是城里人了。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但是我有信心。你们不知道,方城建对我可好了,是真好。”沈云秀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再说,你们这么挡着,万一我要是那啥了咋办?”沈云秀神色温柔的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沈大娘被她这动作吓得傻了,这、这、这是啥意思。

  沈大娘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呢,方城建就来沈家负荆请罪来了。

  沈大爷看来人是方城建,干脆就不让他进门,还是沈大娘看门口围着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了,只得让人进屋了。

  方城建这小伙子认真说起来也是不错的,只是这个时候可能是刚从公社里被放出来,衣服都是褶皱,脸上胡子拉碴的,原先的儒雅到变成了颓废。

  小伙子也是个狠人,进屋也不管屋里有没有外人,对着炕上的沈大爷就跪了下去。

  “叔,都是我的错,我现在过来,您有啥气就冲我发,您是要打还是要骂,我都受着。”方城建说着眼圈也红了。

  “放屁,你是我啥人,我要打要骂找的着你吗,你赶紧给我滚,别脏的我老沈家的地方。”沈大爷在炕上阴沉着脸说道。

  那屋沈云秀听到了动静,赶紧的跟着也跪到了方城建的身边,“呜呜,不是你的错,你赶紧回去吧,等我劝好了我爹娘,我在去找你。”

  方城建看沈云秀哭的梨花带泪的,一脸的不忍,但是当着沈家人,他可是规规矩矩的,安慰道:“云秀,是我错了,我喜欢你应该先来和叔婶说的,是我欠考虑了,我现在知道错了,我来请叔和婶原谅我。”

  沈大爷在上面看着,一口牙咬的咯吱咯吱作响。沈大娘听了却对着小伙子的感官变好了不少。

  方城建的话把沈大爷气够呛,却让沈云秀感动坏了。

  “呜呜,我就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我不管,我就喜欢你,我要跟你在一起,谁也阻挡不了我。”沈云秀说完,看向炕上的沈大爷的眼光中有了丝恨意。

  “好好好,这真是我养的好闺女,你现在就给我滚,你们俩都给我滚,我就当没生你么个玩意,都给我滚。”沈大爷喊完了就不住的咳嗽起来,看来是气到极致了。

  “哎呦,老头子,你这么干什么,快喝口水,缓缓气。”沈大娘赶紧的给他拍背捶胸。

  “让他们给我滚,我不想在看到他们了。”

  “好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你别激动。”

  于是沈云秀和方城建被赶出了沈家。

  出了沈家后,方城建看着拉着他的沈云秀心里不高兴,这女的脑子不好使,还爱冲动,不过自己为了回城,他暂时得忍。“秀,你咋能那么说呢,这不是寒你爹娘的心吗,我今天来就是想把关系缓解一下,但是现在却弄成了这样。”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啊。

  沈云秀有些不高兴的把手一甩,“我这是为了谁啊?”

  方城建心里不高兴还必须去哄她,“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可是我不忍心你为了我却跟家里弄成这样,我这不是心疼你吗。再说我也不忍心让你跟我回知青点过苦日子啊。”这个时候的知青也是要凭公分分粮食的,可是知青都是从城里过来的,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每年挣得公分都不够分粮的,要不是是不是能得到家里的一些接济,那过的比农村人还差。方城建就是这样的,不过他家里他借不上任何光,所以他的日子更苦,他也就更想赶紧的回城。

  “哼,你就放心吧,我娘就我一个闺女,最疼我了,哪可能真的把我撵出去啊。”沈云秀爱娇的说道。

  方城建祈祷着她说的都是真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