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一十八章谁的错
  啪!

  沈业清照着自己的脸就扇了一巴掌。

  “老头子,老头子,你这是干啥。”沈大娘赶紧的扑过去拦着。

  “我干啥,我丢人啊我,我没脸见人啊,我沈业清这辈子不说是好人,但是从来都是兢兢业业,谁也挑不出我的错来,临老临老这个孽障却往我身上泼屎尿,我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啊我。”沈业清咬牙切齿的看着躺在炕上哭天抢地不起来的沈云秀又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哎呀,你先别说脸不脸的问题了,先想想秀这事咋办?”沈大娘拉着这边就拦不住那边,忙得她是焦头烂额的。

  “能咋办,搞破鞋就是蹲监狱,她做得出来就自己受着。”沈大爷恨恨的说道,“老沈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孽障呢,我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打死她。”

  沈云秀只顾着趴在炕上大声的哭,她心里也害怕,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只能靠自己老爹救自己了,所以不敢顶嘴,就是一个劲的哭。

  沈大娘被自己姑娘哭的闹心,过来拍了她两下,“别哭了,哭有啥用,赶紧的想想这事咋办。”

  沈大爷这个时候也不说话了,这都摆在明面上的事情了,还能咋办?

  “你到是说话啊。”沈大娘看老头子只顾着在那一口口的抽烟,半天也没个声,着急的催促道。

  “说,说,我还说啥说,你闺女都把事做了,我说出花来有个屁用啊。”沈大爷心里的邪火是一股股的,想到今天公社里的苏主任看他的眼神,他又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孽女。

  你说他一辈子英明,临老临老让人看了他笑话,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别人,那些个干部背后都得笑话死他。

  “哎,你消消气,我知道孩子不对,但是姑娘是咱自己的,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你看今天回来被吓的那样,我这心啊,不落忍啊。再说孩子做错事能都怨孩子吗,要是你这个当爹的教育好了,她也不能走歪路。”沈大娘说说就又带歪了,现在也能看出来沈云秀这么不着调到底随谁了。

  沈云秀一听自己老娘帮着自己说话了,刚小下去的哭声有提了上来。

  “你他妈的说的是人话吗,是我让她不要脸的去跟人钻苞米地的是吧,就你这样的,好赖不知,还能教出好孩子来。”沈大爷差点没被气个倒仰。

  “哎行了行了,我说错话了行不,我这不也是着急姑娘的事吗,要是这事真的传出去,给按个破鞋的名头,那咱姑娘这一辈子可就完了。”沈大娘想到那种可能,眼泪也掉了下来,她就这么一个姑娘,哪忍心看她落到那样的下场啊。

  沈大爷又不说话了,他不心疼姑娘啊,要是不心疼今天也不能舍了老脸把她领回家了。

  “我要是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拦着了,让他们结婚也好过现在这样啊。”沈大娘开始翻小肠。

  “放屁,就那样的人,你给招家来,信不信咱家都能给他搅黄了。”通过这事他对于那个知青方城建是更加看不上了,那可以说就是一头狼啊,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人,他哪放心把姑娘嫁过去啊。

  所以他才这么犹豫,其实这事要想粉饰太平,最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两个人结婚,那两个人钻苞米地的事情就不能定性为搞破鞋,夫妻俩在外面那啥,顶多让人笑话两天而已。不过沈业清就是不想把姑娘嫁给方城建啊。

  “那、那咋办。”沈大娘没主意了。

  “明天你就把云秀送她大姑家去,上那去避避风头,让她大姑在那边给她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咱也不挑啥穷富的了,只要人好就行。”沈大爷深思熟虑后说道。

  沈大娘点了点头,这也是个办法,孩子大姑离的远,这里的事那边也不能知道,孩子还能重新开始。

  沈云秀看自己娘也点头同意,嗷的一声,又开始哭了起来。

  “哎呀妈啊,你这孩子,可吓死我了。”沈大娘被她突然嗷的一声给吓的一激灵,来气的给了她后背一下。

  “呜呜,你打死我吧,我就知道我是捡来的,你们谁也不盼着我好,那我还活着有啥意思啊。”其实沈云芳自己明白,出了这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她和方城建结婚,她也一直这么期盼着,要是她俩结婚了,这件事就能解决,而她的愿望也能达成,以后就能跟着方城建回首都做城里人了,多好的事情啊,可是她爹娘居然想把她送走,还要随便找个人把她嫁了,她这心啊,拔凉拔凉的。

  “哎呀,你个死妮子,闭上嘴吧,没看你给家里惹了多少事啊,你要是早听我和你爹的,能有今天这一出吗,你还要不要脸了。”沈大娘心里也恨,所以伸手就拧了一下沈云秀的胳膊。

  “啊,你还打我,你们都打我,你们打死我吧,我不活了。你们没脸见人,你们咋不想想我呢,那些人把我压着就给我挂了双破鞋,我是啥心情啊?要不是你们拦着我非不让我嫁给方城建,能出这事吗。”沈云秀想想自己可能会面临的命运,心里就是一肚子怨恨。

  “咋地,你不要脸和人钻苞米地还怨我了,是我让你去钻的?”这下沈大娘被沈云秀给惹火了,直接拿沈大爷刚刚问她的话问了自己闺女。

  “咋不怨你们,当初我说要和方城建处对象,你们非说不同意,我说要结婚,你们也不让,要是你们不拦着,我们俩早结婚,能出这事吗。”沈云秀现在是不管不顾了,想到可能被送到更穷的穷山沟里,她就忍不住发抖。她现在什么也不顾了,就算是作,也得让爹娘同意她和方城建的婚事。

  “哎呀我的娘啊,你个瘪犊子,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太不是玩意了,今天要是不好好收拾你,咱俩都不知道谁是爹谁是儿了。”沈大娘可哪学么,终于看到炕上的笤帚了,拿起来没头没脸的就打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