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一十七章钻苞米地
  都说六月天孩子的脸,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下一刻就能哗哗下雨。

  农历六月阳历七月的一天,沈云芳正在山上割草,就被突来的大雨给浇了个透心凉。

  赶紧的把东西一收,赶着羊就下山了。

  羊淋雨也是会生病的,这是公家的财产,她不能冒险。

  走到自己家门口,看羊群继续往生产队走,她直接开了院门,先把自己家门口的蚯蚓往屋子里搬,都搬进屋里了,一抹脸上的雨水,锁了院门,追羊群去了。

  这条路羊都是走熟了的,沈云芳走到生产队的时候就看到羊群聚到羊圈门口正咩咩叫呢。她赶紧的把羊圈门打开,赶着它们进去,安排好了,这才把院门一挂,往自己家跑。

  路过沈大爷家的时候,好像隐约听到里面有哭声传来,本来想去看看的,但是低头一看,自己浑身上下浇的呱呱湿,没有一点干地方,再加上自己家的鸡还在外面浇着呢,所以一猫腰,往自己家冲去。

  到家后,她直奔后院,把鸡窝与栅栏之间的挡板拿掉,小鸡门一个个的都躲进了带棚的鸡窝,一个个挤到一起取暖。把鸡安置好,又去看了看猪,猪比鸡聪明多了,自己就到里面躲雨去了。

  还有羊,四月份的时候家里的两只母羊下崽子了,现在家里的羊已经增长到了四只,平时她都撒在后院和大山中间这段,和鸡一起。这个时候下雨,大羊带着小羊自己回了羊圈躲雨去了。

  忙活完这些,沈云芳才有空进屋换衣服,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直接放到盆里泡上,然后把坐在炉子上的水壶里加满水。

  头发被雨浇过,必须洗干净,否则容易生虱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沈云芳很注意个人卫生,每次淋雨必然要把自己洗干净的。

  水壶里的水多,沈云芳洗完头后,顺便在屋里给自己擦了个身子,这才觉得浑身清爽起来,把脏水倒掉,她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到门口,洗刚才换下来的衣服。

  还没等洗完呢,就看远处有个人披着一块塑料布冒雨走了过来。

  “嫂子,咋这时候过来,有啥事啊?”沈云芳赶紧把衣服扔下,迎了过去。

  这大雨豪天的不在家待着,往自己家跑,肯定是有事。

  大栓媳妇赶紧摇了摇头,“没事,没事,哎,不对,也不是没事,哎呀,来来来,咱进屋,我跟你说。”

  然后大栓媳妇就拉着沈云芳进屋细说了起来。

  “刚才二柱媳妇来找我,给我说了个事,你猜是啥事?”大栓媳妇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云芳,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沈云芳开始还着急,不过看大栓媳妇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啥大事,又听她提起二柱媳妇,就知道一点事没有,这是来找自己八卦的。

  “我哪猜得到啊,赶紧说。”沈云芳也好奇。原本她真不是个八卦的人,但是真的设身处地的当了老农,突然就明白了,在天天一成不变的劳动空隙,聊聊别人的八卦,那也是放松心情,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刚二柱媳妇来跟我说,今早上她娘家那边抓住了两个钻苞米地的狗、男、女……”大栓媳妇特意把话拉的长长的。

  二柱是王大栓的一个本家弟弟,所以认真算起来大栓媳妇和人家是妯娌,两个人兴趣爱好相同,所以经常互通有无。

  嗯,这事劲爆啊,在现在这个年代,思想还没有彻底解放,要是抓到乱搞的男女,虽然不用浸猪笼,但是要是被人捅出去,那就是生活作风问题,那就是流氓罪,是要坐牢的,当然坐牢之前还有一系列的批斗活动,总之就是非死即伤。

  “你猜猜是谁?”

  “让我猜?”沈云芳脑子转了起来。她在家属于不爱和人交际的那种人,村里人都不太来往何况是外人,所以大栓媳妇这么问,那人肯定就是她认识的人。

  “肯定是我认识的了。我认识的?能干出这样事情的?”沈云芳想了又想,突然就喊道:“不会是沈云秀吧。”其实她心里还有一个人选,就是沈云凤,不过考虑到路途遥远,沈云凤就算是有啥也应该是在县里头,不能跑农村来找姘头吧。

  “聪明,猜对了,就是她。”大栓媳妇啪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真是她啊?她跟谁?不会是那个知青吧。”沈云芳想到上次去大爷家说的事,觉得这事有些玄乎。

  “又让你猜对了。”大栓媳妇又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子,激动啊。

  这下沈云芳开始皱眉了,扒别人八卦是痛快,但是现在这人明显跟自己有联系的,这就不太美了。

  “你跟着着急了?着啥急,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保证没啥好下场。”大栓媳妇言辞犀利的说道。对于这种搞破鞋的女人,谁都唾弃,特别是各家老娘们,就怕这样的破鞋把自己家男人给勾搭走,所以听到了这样的事都分外的同仇敌忾。

  “我倒不是替她着急,是替我大爷大娘上火,你说摊上这样的姑娘可咋整。”

  “咋整?倒了八辈子霉了呗,要我看啊,这样的闺女就不能要,赶出去让她自生自灭,自己落个清净。”大栓媳妇说道。

  沈云芳摇了摇头,澳门赌博网站:那说的都是气话,谁家孩子谁心疼,就沈云秀那样的,大娘也把她当成宝一样,现在出了这事,有他们老两口愁的。

  想想,刚才路过大爷家,里面传出哭声不会就是因为这事吧?唉呀妈呀,多亏自己没多事的过去,要不就尴尬了。这种事大娘肯定遮着掩着的,要是自己知道了,肯定把自己都得恨上。

  “嫂子,你不知道,我刚才从生产队回来,路过我大爷家好像就听里面有哭声,我当时还想,要不要进去看看,怕有啥事,后来一想家里的鸡还没归拢呢,就没顾上那边,赶紧的回来了。哎呀,我现在真是庆幸啊,要是我真去了,我大娘不得吃了我啊。”沈云芳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哎呀,在家哭呢啊,那不是说沈云秀已经回来了啊,咋出来的呢,我听二柱说,当时在苞米地里抓住的时候,就直接送公社去了。”大栓媳妇挺好奇的。

  “估计人家是看我大爷家的面子,才给放出来的吧。”官官相护,在哪都适用,“哎,嫂子,你说着苞米才多高啊,她们就钻苞米地,那不是一眼就让人看见了吗,干坏事也不知道带脑子吗。”

  “哈哈,肯定是经验不足,下次就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