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继续放羊
  “老头子,我咋听宁林说他云芳姑回家了呢。”刚孙子回家就喊说他云芳姑回来了,还给别人家孩子糖吃了呢,他都没有,回来跟奶奶要来了。

  沈大娘一听,赶紧的来问老头子。听说是大包小包的拎回家的,她琢磨着是不是得去看看啊,要不那丫头要是忘了这还有亲人咋办。

  “嗯,也差不多了,走了有半个月了。”沈业清到是老神在在的,他心里有谱。

  “可不,这两年这丫头过年都不在家,要不我让孩子去找他姑去,咋地叫家里来吃顿饭?”沈大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原本沈大娘是真烦沈云芳这个侄女,不过这一年来,云芳这丫头也不来蹭饭了,就是闯门都没来几次,都说远的香近的臭,这两家的关系反而好了起来,沈大娘时不常的也能惦记惦记云芳了,至于真心假意就不一定了。

  “不用,你准备饭吧,那丫头晚上肯定来。”沈业清没看老婆子,云芳那丫头出了远门,第一个来看的肯定是他这个大爷。

  “嗯,那行,我在把志杰和志文一家叫着,咱们在热闹热闹,吃顿团圆饭。”其实心里却想着,云芳那丫头过来总不能空着手吧,她侄子侄女在跟前,多少都能捞点。

  要不说农村妇女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是还是相当有智慧的。

  这边准备着,沈云芳那边也在归拢东西,刚刚把给王大娘一家的礼物让大栓两口子顺便带回去了,这才把人送出家门。然后她里里外外的在家里转悠一圈,看看后院的鸡,看看西屋的蘑菇,这不是不放心大栓两口子,而是习惯使然,习惯自己家东西自己心里有数。

  看了一圈之后,这才回到屋里,开始整理起来。

  她这次回来,可是带了一样好东西,她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后里面赫然是几枚鹌鹑蛋。

  在周嫂子家吃饭的时候看到她家有鹌鹑蛋,一打听才知道是她老家那边养的,她回老家的时候带过来的。沈云芳大着脸把人家剩下的没破皮的鹌鹑蛋都要了过来,当然她也回了同等价值的礼过去。

  鹌鹑可是好东西啊,别看它个头小,本事却不小,出壳三十五天至四十天就能下蛋,然后几乎一天一个的下,差不多能下十个月,那就将近三百个蛋。

  这才是真正的投资少见效快。再加上鹌鹑吃的少好养活,下的蛋营养价值高。所以看到这些蛋的时候,她就打算增加养殖品种。

  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这些鹌鹑蛋不能往出卖,这个时候还没有多少人认这个,国家也不收,所以只能留着自己吃了。

  她把鹌鹑蛋小心的拿出来,到了后面的暖棚里,把鸡蛋拿出几个,把鹌鹑蛋都塞到了老母鸡屁股底下。

  具体能不能孵化出来,就看十七天后了。

  到了晚上,她拿着要送人的礼物,去了沈大爷家。

  “云芳回来了,你大爷下午就念叨,说你晚上肯定来,这不给你做好吃的呢。”沈大娘始终往院外看,终于看到云芳这丫头拎着一个包过来了,赶紧的去给开了院门。

  “大娘过年好啊。”沈云芳笑着说道。

  “好好,快进屋,外面冷。”沈大娘笑着说道。

  沈云芳进了西屋,就看屋里不只沈大爷,还有大堂哥沈志杰二堂哥沈志文,和他们的几个孩子,沈宁浩今年都已经十四了,长得比沈云芳还高,因为和她岁数相近,所以很不爱和她说话,可能一说话就得叫她姑,小孩子不好意思。还有沈宁林十岁,正是讨狗嫌的时候,每次沈云芳来,这孩子基本都跑出去疯玩了,没想到这次到是在。

  再有就是四岁的沈宁晨和两岁的沈宁涛,都在炕上,沈大爷看着玩呢。

  “大爷,过年好啊。”沈云芳进屋就笑着打招呼。

  “嗯,回来了,路上挺顺利的吧。”沈大爷看云芳来了,也不逗孩子了,直接把自己的腿往炕沿上一横,挡着不让孩子掉下去,就让他们自己在炕上爬着玩去了。

  “挺顺利的,志杰哥志文哥没玩去啊。”这个时候是农闲,加上过年,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村里好玩的村们都会凑到一起玩几把牌,当然有些彩头,不过都不富裕,彩头很小,就是个娱乐。

  “俺娘说你晚上来,把我们都叫过来了。”志杰心里其实不乐意,干啥堂妹回来了他这个堂哥就得在家候着啊,这大小咋还颠倒了呢,不过碍于老爹的面子,他虽然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来了。

  “哈哈,那正好,出去给你们带了点东西回来。”沈云芳笑么和的把自己带来的提包往炕上一放。拉开拉锁,澳门赌博网站:就往外拿东西。

  “大爷,这是给你的。”沈云芳最先给沈大爷拿出两瓶白酒来,当然不是特供的茅台了,是她在省城百货大楼里买的禹州小烧,当地挺有名的一种白酒,一瓶两块多钱呢。

  沈大爷就好喝两口,看到沈云芳给他带的酒,赶紧的拿过去细看,“嗯,不过,这酒好啊,挺贵的吧,你这孩子,出去一趟也不易,买这干啥。”

  “没多贵。”确实没多贵,和茅台八块多一瓶,这个就算便宜的了。

  她接着往外掏给志杰和志文哥的礼物。给他们的都是衣服,军装,在李红军那淘来的。

  “这可是稀奇玩意。”沈志文拿起一件就试穿了起来。

  这个时候都以能穿上军装为美,家里要是没有人当兵,这些可拿不到。

  沈云芳又从包里掏出了几包糖,一个孩子一包,都是不同样式的。

  等吃饭的时候,她又当着沈大娘和几个嫂子的面,把给她们的礼物拿来出来。沈大娘是一对枕巾,她稀罕的都不敢用手使劲摸,怕自己手粗再给刮起套来。

  “这个好啊,正好等秀结婚的时候可以用上。”

  沈云秀拿着自己得到的围巾正看着呢,听了她娘的话,有些不高兴的想说两句,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忍了下来。

  沈云芳挑了挑眉,真是难得啊,还真没见过沈云秀不找茬的时候,天上要下红雨了吧。

  给大堂嫂和二堂嫂的也是围巾,二堂哥家的大侄女沈静玉则是个漂亮的头花,带塑料珠子的,在这里可没有卖的。

  至此,沈云芳把大爷一家都答对的高高兴兴的。

  大家边吃饭边问问沈云芳外面的事情,沈云芳就捡好的说,说省城的楼有多高,路有多宽,街道有多干净等等。

  别人听了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沈云芳去发现沈云秀却一脸向往的样子,这姑娘不会是想去城里想疯了吧。不对也不能这么说,沈家姑娘长得都不差,她要是以后找个城里的工人不就算是进城了吗,不过以她那种性格,沈云芳觉得就是进城也未必是好事,还不如守家在地的找个知根知底的,有大爷在这震着的一天,就没人敢给她气受,多好,不比在城里看人脸色过活开心啊。

  当然这只是沈云芳自己的拙见,个人有个人的想法,这个是左右不了的。

  等沈云芳说完了这一路上的见闻,沈大爷这才说道:“你不在这段期间,村里也有两件好事,第一就是年底的时候分钱了。”

  沈大爷说到这的时候顿了顿,领导都喜欢这样,越到关键的时候越故弄玄虚。沈家其他人也都一脸的笑模样,估计今年队里分的钱不少。

  沈大爷对于沈云芳这么沉稳很是满意,这才说道:“今年咱们队丰收,多给国家上交了粮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高度赞扬。今年村民们都过了个好年啊。”沈大爷感叹起来。

  “哎呀,别说那些没用的,赶紧的告诉云芳,她得多少钱。”沈大娘对老头子这装腔作势的样不感冒,也没个外人,你装什么装啊。

  沈大爷瞪了老婆子一眼,这才说道:“虽然你放羊公分不是最高的,但是你去年基本上没怎么旷工,所以最后扣除口粮,你的公分也不低,分到手里三十六块七毛四。”

  “去年队里分的钱就把你娘生前欠人家的粮食还了大部分,今年总算是全还完了,你还剩下二十一块五毛五。”沈大娘从炕柜里又掏出个小手绢来,递给了沈云芳,“村里还分了几张票,我也都给你放里头了。”

  “谢谢大娘了。”沈云芳接过来。

  “这些钱虽然不多,但是平时省着点也够你一个人过日子的了。”沈大爷说道,“还有件事,本来寻思今年队里不能在照顾你了,毕竟你的岁数也大了,在放羊也不是那么回事,不过年前开会的时候,你兰花婶子还提议让你继续放羊,说咱村就你一个烈士遗属,现在还自己过日子,必须照顾的,再说你也放了两年羊了,咱村的羊跟你熟了,冷不丁的换人可能也适应不了,其他人都没有意见,所以队里领导班子决定,你今年继续放羊。”

  沈云芳笑了,看来年前的工作没白做啊。

  “你大爷可是给你说了不少好话啊,要不这好活哪能让你一直霸着。”沈大娘在旁边邀功。

  沈云芳抿嘴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