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一十章探亲(四)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就被起床号给吵醒了,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心里嘀咕,那句话说的真对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从前每天都早起,也没觉得什么,可出来这才睡了几天懒觉啊,好像就起不来床了。

  蹭着蹭着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直到李红军来给她送早饭,这才把她吵醒。

  “睡的还好吗?”李红军拿着自己的饭盒放的了桌子上。

  “还行。”沈云芳还是懒洋洋的。看李红军闪闪发亮的眼睛,她赶紧的从床上起来,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品,“我去洗漱。”在床上太危险了。

  李红军有些遗憾,不过时间不准许啊,“嗯,洗漱完了,你就吃饭,我去训练了,有事就去找我。”

  要走之前还不放心的交代道,“你要是没事干,可以看看书,或者去吴嫂子家坐坐。”

  “哎,我知道了,你不用管。”沈云芳不耐烦的挥了挥小手。

  等人走后,她去外面洗漱了下,然后坐在桌前开始吃起了早餐,饭盒里很简单,塞了两个大馒头,下面还有一点咸菜疙瘩。

  沈云芳撇了撇嘴,这还没自己平时的伙食好呢。

  想了想自己不能受亏的身体,她起身把房门关上,然后从空间里拿出来一碗海带蛋花汤,又给自己拿了两盘子炝拌菜,一小碟牛肉酱,沾着馒头吃正好。

  吃完一顿丰盛的早餐后,把不该出现的东西都收了起来,把饭盒刷好,然后她就开始翻李红军的书桌。

  她绝对不是侵犯人**,刚刚李红军不是让她无聊就看看书吗,她就是找找他这都有什么书。

  结果让她在抽屉里翻出了一沓子的信来,她随意翻了翻,大多都是自己给他写的,还有几封是从桃树村发出来了。她看了看时间,十月份之后,有三封。

  沈云芳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把信就抽出来看了。

  文笔很幼稚,沈云芳还是看明白了里面的意思。

  没有任何问候的话,上来就问他五百块欠条的事是不是真的。然后就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下他们两次去朝她要粮的事情。

  她总结了一下,里面没有说她好的地方,说她不好的到是很多,比如说她脾气不好,心肠不好,而且通过打听她在家奸懒馋滑,这样的女人坚决不能进老李家的门,即使婚事是李老头定下的。这是要退婚的节奏啊,不知道李红军看着这封信是什么感受了。

  随即她又打开了第二封信。里面言辞比第一封还激烈,不过却大多数是痛骂李红军的,估计是他回信的时候没按照李家人的想法写吧。还有就是质问他为啥不给家里邮钱了,问是不是沈云芳鼓动他这么干的。

  冤枉啊,她真的还没有鼓动呢好吧。

  最后一封信,可以说是警告信,李家老太太已经明确的表明态度,沈云芳不尊重不孝顺未来公婆,所以坚决不能进李家门,如果李红军执意要和那个女人结婚,李家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

  骗鬼呢,李家怎么可能当没有李红军这个儿子,就不说别的,李老太太能舍得李红军的那点工资才怪。沈云芳撇了撇嘴,把手里的信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然后随便拿了本书就靠在床上看了起来。

  直到中午李红军回来要带她去食堂吃饭。

  沈云芳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现在的身份也只是对象或者说是未婚妻,还没有结婚呢,大家见面相互称呼起来多尴尬啊。

  不过李红军可没有这个顾虑,都打上他的私人标记了,那以后就是他媳妇,这声嫂子先叫后叫不都一个样。

  于是在李红军的强势下,沈云芳随着他去了食堂,情况还算不错,好几百人整齐划一的喊了声嫂子,她还能矜持的和大家笑笑,她都给自己点赞了。

  回到寝室以后,李红军扫了眼抽屉,拉过椅子坐下,摆出一副要长谈的架势。

  沈云芳也很配合的坐在床上,和他面对面,这也是她来探亲的一个目的。自从和李红军她娘因为钱粮发生冲突之后,她的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要好好和李红军谈一谈,想看看李红军的态度,毕竟结婚不是小事,必须把一些事情说开了才行。

  “云芳,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等明年咱俩结婚后你就过来随军行不?”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从家里给他的信里他就看明白了,这个媳妇老娘不喜欢,他爹还是个万事不管的性子,要是结婚后把媳妇一个人扔家里他还真的不放心,再说他也不想和媳妇分开,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媳妇来随军。

  “不行。”沈云芳想都没想的说道。

  李红军瞬间眼神就锐利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你瞪我干什么。”沈云芳外强中干的喊道,这人瞪起眼睛来还真的有点吓人的。

  “沈云芳同志,我严重的警告你,有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但是做事不能带着情绪,咱们都这样了,你不嫁给我你还想嫁给谁。”李红军严肃的说道。

  小丫头说啥他都能让着,但是就是说不结婚这点他是坚决不能惯着。

  沈云芳翻了个白眼,啥叫这样了?咋样了?别说两个人也就亲亲摸摸,还没咋地呢,即使真的咋地了,该不结婚还是不能结婚。

  “我说的不对吗,我可是看了你娘给你写的信了,满篇子都没写我一句好话,还说要是咱俩结婚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我这不也是为了你考虑吗,也不能因为要娶媳妇不认老娘了不是。”沈云芳说话的时候把头昂的高高的,仿佛这样就能让她说的话更有底气一样。

  李红军看她那斗鸡一样的小表情,严肃保持不下去了,伸出大手呼噜了一下她的脑瓜子。

  “你干什么,说话就说话,干什么动手动脚的。”沈云芳不乐意了,脑袋往后偏。

  “行了,我看你这小同志心里有很多不满吗,现在就给你个机会,把不满都说出来,组织给你逐一解决,保证让你放下包袱,轻装上阵。”李红军不在绷直脊背,反而靠到椅子上,一副领导和下属谈心的架势。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心里有啥想法我可就说了。”沈云芳组织了下语言,这才问道:“就你娘又去我那要钱要粮这事你有什么看法?”

  “我不是在信里都说了吗,你做的很对。”李红军挑眉看她,这还用问吗,他以为他表达的已经很清楚了。“我早说过了,要孝顺爹娘有我呢,你要是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不让我操心就行。”

  沈云芳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李红军的回答。然后也把自己的打算说了。

  这三年,直到七七年,她都不打算离开盖家屯。她打算利用这几年时间在家搞养殖。她来一次部队也看出来了,这个时候,部队里的条件也没有比家里好到哪去,所以她还不如在家多养两年猪,把肉攒的足足的,以后在哪住生活都差不了。

  再说这次出来把一年的收获都卖了,挣了不少钱,让她也尝到了甜头,她想继续努力两年,以后有孩子什么的也能养得起。

  要不光靠李红军的那点工资,还要分出去些孝敬家里的爹娘,在过自己的小日子就紧紧巴巴的,她不想过那种想吃口肉都算计来算计去的日子。

  即使没有条件,她也要自己创作条件过上好日子。

  “所以这两年我想在家好好干,多攒点钱,以后有了孩子,能让他过上想吃肉就吃肉,想喝汤就喝汤的日子。”这是沈云芳的真心话,但是她还省略了一句,结婚她不一定非得和李红军结,但是孩子她以后肯定要生,在这种环境下,她想为自己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一点都不为过。

  再说她也不是想一辈子都死赖在农村不出去了,等恢复高考之后,她肯定要走出去的,到那时候,她兜里也鼓了,到哪她都能过好。

  李红军沉默了,他可没想过小丫头会不想和他结婚,他现在顺着小丫头的话也想到了未来孩子的身上。想到了自己的那点工资,想到了老周他家现在过的日子。

  “行,你要在家几年我同意,不过这不耽误咱俩结婚。”李红军最后还是咬牙同意了。他在信里知道自己家小丫头好像挺会养鸡养鸭的,只要不累着她让她养两年就养两年吧,自己也能在部队里专心的拼两年,争取在提一提,工资也能涨点。

  沈云芳看了看他,有些欲言又止,下面的话有些不好说了。

  李红军那是啥出声,她那点小表情分分钟就被发现并分析透彻了。“你还有啥要说的,就今天这次机会啊,你抓紧。”

  沈云芳瞪了他一眼,这人怎么这么霸道呢。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咱们俩还没结婚呢,你娘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我家闹,以后要是咱们真的结婚了,你娘不是更肆无忌惮了。也许你在家的时候能好点,要是你来部队之后,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娘相处的情景?你应该也能看出来,我和你娘处不来,到时候要是你走了,弄不好我就得和你娘打一块儿去,你可别指望我做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而你也知道你娘的战斗力,要是我一个答对不好,她都能给我来个抄家。”

  所以说咱俩结婚了你就过来随军啊。李红军心里说道。

  “还有啊,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你娘是个什么人。要是咱们结婚了,我还住在盖家屯养鸡养鸭的,你想想你娘能不能隔三差五的就来管我要鸡蛋什么的?”

  能,都不用想李红军就有答案了。而且不光是他娘,他大嫂他小妹都不能落下。

  “你说到时候我是给呢还是不给?”沈云芳又问道。

  她肯定是不能给的,要不以后都没完没了了,她累死累活的养鸡养鸭可不是为了给别人白吃的。这问题又来了,要是到时候她不给,李家这些人还不得吃了她啊。

  沈云芳给李红军一点时间想,然后才说道:“所以我想着,为了避免以后出现的种种麻烦,结婚后就分家你看行不。”这才是她最终的目的。

  李红军考虑了下分家的可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很难,我爹肯定不能同意。”老一辈人的想法很是固执,家有老人是不分家的。

  沈云芳没法的摊了摊手,“那没办法了,看来你只能再找一个你娘喜欢的媳妇了。”

  李红军危险的眯起了双眼,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

  他根本就没有给她发现危险的时间,一个箭步就跨了过去,然后手轻轻一推人顺势往上一靠,就把小丫头压在了他与床之间,“这话我不想听到第二遍,听懂了吗?我要记住你即将成为一名军嫂,必须具有一名合格军嫂的优良品质,有困难不怕,咱俩齐心协力解决困难不就完事了吗,哪能遇到点困难就退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