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零七章探亲(一)
  李红军接到了沈云芳,接过她身后背的箩筐和手里的大提包,这才拉着人上了车,一路疾驰开往驻地。

  “累了吧?”李红军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自己家小丫头,变化真大,一年没见,小丫头就变得好看了,整个看起来圆润了些,侧面看她脸上的汗毛荣嘟嘟的,怎么看怎么可爱,他都要不认识了。

  “还行。”昨天睡的好,所以今天白天做车到是不觉得累,转头看李红军一眼一眼的往自己这边瞅,沈云芳有些脸红,“看什么呢,好好开车。”

  被呵斥了,李红军不生气反而嘴巴子要咧到耳根子去了,“一年不见,长开了。”不好意思夸人好看,只能委婉矀表达一下了。

  沈云芳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可不是豆芽菜了,也是小美女一枚,“别瞎说,我这是天生丽质。”女人就没有不爱美的。听到李红军这么说,虽然整句话都没有夸她美貌矀,但是她就是高兴,她在省城还给自己买了一瓶雪花膏,虽然天天做农活辛苦,但是也是需要保养。

  李红军嘿嘿傻笑,两个人在车上就这么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二十分钟后,看到驻地的时候,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陌生感。

  “你们这可够偏的。”开了二十分钟的车,后面十分钟基本上就看不到人烟了。

  “还行,每周都有车去县里,以后你要是来了,这里待闷了,就能去县里逛逛。”李红军赶紧的解释,就怕把沈云芳吓到,要是以后不来随军了可咋办。

  现在来随军的家属太少了,都嫌这里偏,宁可在农村也不来这。

  沈云芳瞪了他一眼,自己可没说要来这常住好不好,不对,自己还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好不好。

  李红军领着她在门卫这填了个表格,这才领着她往驻地里走,边走还边介绍,直接把人就领到了他的宿舍。

  “来这是我的宿舍,你晚上就住这,我去别的地方挤挤。”李红军把背筐和大提包往桌子上放。回身就把寝室的门关上了,然后拉着沈云芳就往床上坐。

  “累了吧,你坐的休息,我给你倒杯水喝。”然后他就拿着暖水瓶给自己的大茶缸里倒满了热水,给沈云芳端到了床边。

  沈云芳进了屋就开始打量起来,屋里很简单,贴墙放着一张单人床,并排放了一个两开门的柜子,窗户下是一套桌椅,到是简单干净。

  看李红军递过来的茶缸,接了过来,喝了两口,嗯,里面的水有点多,太烫了。

  “来洗洗手洗洗脸,暖和暖和。”李红军想着云芳做了一天的车了,肯定冻坏了,赶紧的又去拿暖水瓶往洗脸盆里倒热水,好让她洗洗手。

  “你不用忙活了。”沈云芳有些不好意思,“你们这没有招待所吗,我去住那就行。”

  这是李红军的宿舍,自己一来就鸠占鹊巢多不好,这么大的营区肯定得有招待所的,不可能所有来探亲的人都住军营里吧,那不得乱套了啊。

  李红军没吱声,营区到是有专门为战士亲属来探亲准备的招待所,还是免费的呢,只是那里在营区的外围,离这有点远,云芳要是住到那里,他俩一天也就能晚上见上一面。

  “有倒是有,只是那里条件太艰苦了,你还是在这住着吧,反正也没有几天。”李红军编谎话脸不红气不喘的。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沈云芳也没有在坚持,就着他倒的热水,好好洗了洗手和脸,立马觉得人都清爽了,这才来到桌边,把自己给李红军带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这是我自己酿的酒,也不知道你们这让不让喝。”沈云芳从背篓的最上面拿出一个小坛子来,路途太遥远,她没法带多了,所以只带了两斤的量。“还有我做的一点咸菜,我吃挺好吃的,就给你带了点。”

  突地李红军从后面抱住了她,大脑袋放到她的肩膀上,让她瞬间肌肉紧绷,“你能来看我比给我带啥都强。”李红军贴着她的耳边小声的呢喃道。

  两个人的身高差距有点大,虽然这一年来沈云芳也长高了,但是被李红军这么一熊抱,就像小孩一样,整个人都缩到了他的怀里。

  “你快松手,要是让人看见,我还见不见人了。”沈云芳脸有点红,在他怀里来回动着。这人要不要脸,还是军人呢,咋刚见面就搂搂抱抱呢。

  “在屋里,谁能看见啊。”李红军不放人,还得寸进尺的在怀里把人转了过来,这样两人就是面对面了。“别动,我就是想你了,你以为我还能干啥。”李红军看怀里满脸通红的小人笑着说道。

  听了他的话,沈云芳到是不挣扎了,只是那撅起的小嘴表明着她的不服气。

  沈云芳仰头看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的李红军恍惚了起来,“芳,你真漂亮。”李红军的声音低低沉沉的。

  沈云芳脸爆红,这个不要脸的,刚来就调戏她,“你放开,还军人呢,我看都跟流氓差不多了。”

  李红军突地露齿一笑,“错了,流氓得这样。”

  他说完就低下头,对着那嘟起来的粉唇就亲了下去。

  自从上回探亲回来,他每晚都想她,他自己也挺奇怪的,小丫头也不漂亮,自己怎么就这样想呢。

  之后听了兵蛋子们半荤半黄的话后,才明白自己这是开窍了,想媳妇了。

  虽然只是嘴唇碰嘴唇,沈云芳也只是愣了那么一会儿,然后就整个人尽量往后倒,“臭流氓,你赶快放开我。”

  看不看见,不管什么时候,要是男人的话能听,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她这一往后挺身,已经发育的胸部就自然挺了起来,刚刚好抵在李红军的胸腹处,他倒吸了口气,咬牙低喃道:“你别动,千万别动,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说着双臂一使劲,澳门赌博网站:把怀里的整个人都抱了起来,然后大嘴快狠准的叼住了一直惦记的小嘴。

  沈云芳不畏强权,坚决不能让臭流氓得逞,所以努力的推拒着,头左右摇晃,试图把自己的嘴解救出来好骂人。

  不过她的小嘴刚微微张开,对方见有机可趁,立马大舌头就探了进去攻城略地,搂住人就坚决不放手。

  一种酥酥麻麻的电流在两个紧抱着的男女间穿梭,沈云芳被电的没有了力气反抗,慢慢的把推拒的手环上了李红军的脖子。

  李红军好像受到了鼓励一样,带着怀里的人踉踉跄跄的来到床边,把人压在身下,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一时整个宿舍安静起来,就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

  “连长,嫂子来了吗,开饭了,政委让你带着嫂子一起去热闹热闹。”全柱刚上楼梯口就开始大声的喊了起来。

  也多亏他喊了,让屋里床上的两个人有了反应的时间,李红军的肌肉立马紧绷,下一刻闪电一般从头上把自己的棉被拽了过来,然后手一抖,棉被打开,整个盖在了女人的身上。

  他自己也只来得及抬起身子,把两条大长腿放到床下。

  全柱来到窗户边上,往里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连长坐在床前,好像在给床上的人盖被子呢。

  “连长,嫂子怎么了,生病了吗,要不要去医疗室看看。”全柱也是光棍一个,然后就傻不愣登的说道。

  李红军咳嗽了两声,才说道:“没事,你嫂子就是坐车累到了,躺着休息一会儿就行。你先去吃饭吧,告诉政委不用等了,我一会儿在过去吃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