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零六章花钱
  沈云芳卖完所有东西后算了下帐,一共赚了一千三百六十七块八毛钱。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票,里面她最看重的就是那张自行车票,和十多张特供酒票。

  这次出行算是成功的一次出行,也是一次大赚特赚的出行,以后每年她都可以来这么一次吗。沈云芳揣着钱美滋滋的想着。

  当然,她也不是抠门的人,赚了钱,那就的想办法花,而且她还真的有些需要买的东西。

  所以在腊月二十八这天,她一大早就去了县里最大的第一百货大楼。

  一共三层楼,第一层是卖副食品的,一半卖各种中高低档的调料品,各种样式的糖球、糕点,烟酒糖茶都在这里卖,另一半则是锅碗瓢盆。

  沈云芳到这之后还没逛过这么大商场呢,所以从头到尾每个柜台都仔细的逛,看到想要的就让售货员给开票。

  月牙形的糖块她们县里可没有,买回去点吧,小娟那丫头肯定喜欢。哎,这白糖挺白的哈,她总糖醋什么的,家里糖用的挺快的,反正兜里有好几张糖票呢,也来两斤吧。还有那个什么糕,好像挺好吃的样子,来两斤。

  哎,瞧瞧她看到什么了,居然是茅台,这个东西可是好东西啊,要是屯着,等三十年后老值钱了,来给我拿十瓶。

  什么?没有?老子有票,沈云芳赶紧的从兜里掏出一小沓特供酒票。咋地?有票也不卖?沈云芳蔫了,只得提留着人家卖的四瓶茅台去了下一个柜台。哎,这不是顾客是上帝的年代啊!

  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从楼梯的地方也分为两半,一半是卖针头线脑,棉布棉花羊毛线等物品,另一半则是电器。

  沈云芳在这层买了十斤的棉花,和人说好了等走的时候再来拿。十斤棉花老大一包了。

  这里的布料种类很多,沈云芳不是全认识,倒是有她认识的卡其布、帆布、妮子布、条绒布、棉布、劳动布,她给自己扯了七尺的劳动布,留着做身工服,在扯了五尺的妮子布,有机会就给自己做件风衣穿穿,又挑了花色还好的棉布扯了两块,准备回家做个被罩什么的,她不会拆被子,只能使用懒人的方法了。

  看到红色的条绒布,她想起了小娟那丫头,于是又扯了四尺,差不多能给小娟做一身衣服了。

  接着她又上对面去买了个手电筒,还有几节电池,家里没有电,晚上起床烧火的时候点油灯特别费劲,有了手电筒就方便很多。至于自行车,沈云芳也就是看看并没有买,因为这个的东西,拿回去全村子都得看到,要是自己在这买了,人家问她在哪买的,她咋说,还不如回到县里百货大楼去买呢,那里也有。

  又买了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后,沈云芳上了三楼。

  三楼整个都是卖衣服鞋袜的,这些沈云芳还真的没有兴趣,衣服什么的在她看来都太老土了,花那么多钱买不值得。她到是看好了纯棉的汗衫了,女士的才八毛钱一件,真够便宜的。她一下买了四件。想了想,又买了两件男士的,也不知道李红军夏天的时候穿啥。

  还有鞋子,她买了双胶鞋,留着爬山的时候穿,实在是穿千层底爬山太费鞋了,她自己不会做鞋,不好意思总麻烦大栓嫂子,所以还是买个替换的吧。

  想到大栓媳妇,她又挑了双胶鞋,拿回去送人的。之后她又买了双靴子,到膝盖那种,以后打扫猪圈的时候可以穿着。

  就这样,沈云芳用了半天的时间逛遍了整个的百货大楼,把该买的都买了个遍,走出百货大楼的时候,她是前面掉着一个筐,筐里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太重的都让她转移到了空间里,身后背着十斤棉花,这个东西不好一下变没,太惹人怀疑了,只能找个没人的地方在想办法了。

  这趟逛下来她一共花了二百多块,至此她手里已经有了将近两千块的存款了。

  下午她哪也没去,在旅店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午,这些天可是把她累坏了。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就退了房,去了汽车站,坐上了开往r县的汽车。

  李红军部队所在的地方是比盖家屯还要北的山旮旯,虽然直线距离没有多远,但是中间却要汽车火车的来回倒,挺折腾人的。而且,部队驻地也没有村庄或人家,所以要去探亲,一般都是提前写信过去,部队会安排人去汽车站接的。

  当然要是没有写信也不是去不了,部队里每周早上都会有一辆车到县里来采买两趟,要是运气好能看到的话,也可以搭乘着过去的。

  沈云芳既然有未婚夫当然不想自己碰运气了,所以她早就写信给李红军,告诉他自己会在腊月二十九这天到r县的,相信他会来接她的。

  “行了,解散。”李红军看了看手表,冲着对面一连的士兵喊道。

  “哎,政委,咱连长咋的了,这两天咋心情这么好呢?”全柱看着连长那透着愉悦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这都阴好几个月了,咋说变天就变天呢。

  吴国强摘了自己的军帽笑着说道:“咋的,你还想让你们连长变成半个月前那样是不?”

  “不不不,我可没说啊。”全柱赶紧的摇头,“嘿嘿,我就是好奇啊,政委你说连长是不是有啥喜事。”不会是有对象了吧,嗯,肯定是,也只有陷入爱情的人才能这么的阴晴不定。全柱摸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想到。

  恭喜他,离真相不远了。

  “呵呵,到晚上你就知道了。”吴国强卖了个关子。

  作为政委,全连战士的思想动向都是他要关注的,李红军这小子自从升上连长以后情绪就不太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后来了解到好像是家里那边和他对象那好像有了什么不愉快,对象恼了他连信也不给写了。

  小年轻的感情问题他也只能是开导,别的啥也做不了。看着李红军这小子一天天阴着脸,训练起来没黑没白的,他也跟着担心啊,就怕他过犹不及。

  没想到半个月前李红军又突然接到了信,然后就多云转晴了,今天更是,看到谁都乐,真是傻子一个。

  再说李红军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开着车一路从驻地开向了县里的汽车站。

  到地方看了看手表,还有一段时间,他就在车上等着,终于看到有辆大客远远的开来,他这才从车上下来。

  等大客停稳后,门打开,人一个个的下车,李红军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直到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这才咧开了嘴,大步走上前,“云芳,我来接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