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零四章卖鸡蛋
  第二天沈云芳难得的睡了个懒觉,在外面她不用烧火也不用喂鸡,太早起来外面还没人呢,只能在床上躺到外面大亮了这才起床。

  洗漱完毕,从空间里拿出一碗粥和一个馒头再加一碟子自己家腌的小咸菜,就是一顿早饭了。

  吃完饭她就按昨天记下来的路线,往既定的小区走去。

  因为那个小区和火车站也不太远,沈云芳就没有做车,而是溜溜达达的走过去。

  要说人要是走运,你拦都拦不住。

  沈云芳就这么溜溜达达的穿过一条街,就看到前面有一帮妇女在一个房子门口挤来挤去,吵吵把火的。她没见过这个阵势啊,很是好奇,就凑近了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然后就碰到了一个从里面被挤出来的老大娘。

  “唉呀妈呀,可挤死我了。”那个大娘站在人群外还心有余悸。

  “大娘,这是咋的了,抢啥呢?”沈云芳凑过去问道。

  “抢啥,抢鸡蛋呢呗。这些人太不讲究了,我从四点多钟就来排队了,结果人家一开门,后面的人就不管不顾的往里挤,太没素质了。”老大娘想到自己啥也没买到心里这个气啊,要不是刚才旁边那个老娘们推她一把,弄不好现在她就买上了。

  “鸡蛋啊,那我咋看有人还绷了颗大白菜呢?”沈云芳垫脚往里看,正好有个年轻点的女人,左手拎着筐举到头顶,右手绷着一颗蔫了吧唧的大白菜,一路喊着借过借过的挤了出来。

  “哼,副食站今天来了几颗白菜,只有前几个人能抢到,后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那个大娘这时候才认真看了沈云芳一眼,然后好心的劝了几句,“小姑娘,你来买啥的,哎呀,不管买啥,你这个点来啥都买不到了,下次听到信要赶早来排。”

  然后运了运气还要往里冲。

  沈云芳往后撤了撤,在她们县城里她可从来没见到过这种疯抢的场面,这么说来,越是大城市,这些个农副产品越紧俏。

  她正站在路边想着是等下去,等着都抢完了,看谁没抢到了她在上前搭个,还是赶紧走人呢,人群里就被挤出来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那女人正好退到了她的跟前。

  沈云芳灵机一动,小小声的问那个骂骂咧咧的女人:“婶子,要买鸡蛋不?”

  那个女人的眼睛就像雷达一样,刷的一下扫了过来。

  沈云芳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坚持没有退缩。

  那个女人机警的看了周围一圈,然后这才也压低了声音问道:“你那有鸡蛋?”

  沈云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那个女人一把抓住沈云芳的手脖子,然后小声的说道:“走,咱们到旁边说去。”

  沈云芳这个时候腿有点软,这人咋这么吓人呢,咋就一惊一乍的呢,她的小心脏啊。

  于是那个女人拉着沈云芳一直走到一家银行里,这才停下。

  沈云芳看了看周围,私下交易不都是找避人的地方吗,这人是啥意思啊。

  那个女人也看出沈云芳的紧张了,噗嗤笑了出来,“小姑娘别紧张啊,我就在这工作,在这很安全,你就放心吧。”

  这个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去,朝着那个女人喊道:“孙行长,早啊。”

  那个抓着沈云芳的女人也就是孙行长这才撸了撸乱糟糟的头发,和蔼的说道:“早啊,早上九点开例会,小张你帮我通知一声。”

  “哎,好的。”那个小张还好奇的看了看沈云芳,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友好的笑了笑就过去了。

  沈云芳心里五味杂陈,真看不出拉着自己的女人是个银行行长,那不都应该是坐着小车,住着豪宅的人物吗,哪成想也要亲自上阵去抢鸡蛋啊。

  那个孙行长把沈云芳领到了她的办公室,然后把办公室门一关,就非常和蔼的笑道:“小同志,别紧张啊,你刚刚说你那有鸡蛋是不是,能让我看看吗?价钱咱们好商量。”

  呵呵,从昨天到今天她碰到两个人,咋都这么大口气呢。

  沈云芳把自己的背篓放到了办公桌上,然后把上面的布掀开了一个脚,让旁边的孙行长能看到里面的鸡蛋。

  孙行长眼睛闪光的看着一背篓的鸡蛋,笑着说道:“我能都打开看看吗?你这一筐的鸡蛋都是这么大吗?”

  “都一样的,你随便看。”

  孙行长抽看了几个,确实都差不多大,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这鸡蛋什么价钱?一共有多少?”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卖多少钱合适,本来我是想去黑市上卖卖看的,没想到这就遇到了孙行长了。”沈云芳琢磨了一下,真不知道定个什么价合适。

  “呵呵,黑市虽然价钱高,但是同样的风险也高啊,哪像我这啊,保证安全价格还合理。”孙行长也是个能说会道的,“我看这样,供销社的价格咱就不说了,现在黑市上一个鸡蛋差不多一毛五左右,但是咱这毕竟不是黑市,我每个鸡蛋给你一毛钱怎么样?”

  就看沈云芳看着鸡蛋思考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响的就把粗布又盖上了,准备背筐走人。

  “哎哎,你这是干嘛,咱们这不是商量呢吗,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咱们还可以再谈。”孙行长看人要走,赶紧的按住不让,好不容易看到这么大个的鸡蛋,哪能放走啊。

  “你这价格没诚意,咱也不用谈了,一毛五是小鸡蛋,你看我这蛋,比别人家的可是大了一圈。”沈云芳说话憨憨的。

  “哎呀,你这个小姑娘咋性子这么急呢,咱这不是商量着吗,我开价了,你也可以还价啊,又不是我说了就算。行了行了,我看你也是个实诚人,我也不跟你说虚的了,这鸡蛋我也给你一毛五一个行不,咱就不看大小了,大那一圈你就当送给婶子了行不?”孙行长有些着急的按住了沈云芳的筐。

  她真怕这农村人犯起倔来,在不卖可就坏了。要知道平时黑市上粮食最多,想鸡蛋肉这些不宜存放的很少有,现在临近过年就更少见了,偶尔有那价格也是很高的。

  沈云芳想了想,把筐又放了下来,“那行吧,咱就算交个朋友了。”

  “哎,对对,咱买卖成了就当交个朋友了,你以后啊要是家里还有什么要卖的只管来找婶子,婶子肯定帮你卖了。”孙行长打着保票,最后还来了一句,“高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