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零一章国营饭店
  现在的国营饭店与后世的饭店简直就没法比。

  一共有一百平左右的屋子,澳门赌博网站:放了六张圆桌,门口正对着是厨房,厨房和大厅之间像食堂一样,中间开了个窗,估计是用做传菜的。

  沈云芳三人进去的时候,饭店里已经坐了两桌人,而饭店里唯一一个看起来像服务员的小姑娘正站在窗户前,探头和后厨里面的谁聊天呢。看几个人进来,也就回过头来瞅了瞅,然后就又转了过去依然忘我的唠。

  沈云芳觉得挺不得劲的,不过友根叔和建军媳妇却觉得很是正常,沈云芳耸了耸肩,淡定的自己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

  “云芳丫头啊,咱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回家吃也是一样的,再不到供销社买几个馒头垫吧垫吧就行。”沈友根就是个地道的农民,这辈子也没下过几次饭店,所以进来之后就很是局促。

  来的路上他就一个劲的说不来,还是被沈云芳死拽活拽给拽来的。

  “哎呀,友根叔,你就放心吧,我有钱,这刚换了粮票,咱来吃一顿好的当犒劳自己了。”都到这了,咋能啥也不吃在走出去啊,再说她手里真的有钱啊,“服务员,点餐。”

  都坐了一会儿,服务员仍然不过来,沈云芳只得喊了一句,也不能总在这晾着啊。

  “哎,你先别喊,你这孩子,你手里那钱来之不易,可得省着点花,以后嫁人啥的都得靠你自己张罗呢,叔来这趟可不是为了这顿饭的。”盖家屯就那么大,沈云芳家的猪有病贱卖的事他哪能不知道,想着要花钱吃饭,他是真心为这孩子心疼。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馋了,你和嫂子就陪着我吃点吧。”

  “吃啥,说就行。”那个年轻服务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人也没有过来,直接就这么对喊。

  沈云芳噎了一下,真是不太习惯啊。

  “那什么,你们这都有什么啊。”虽然兜里钱多,可也不能穷装,还是问清楚的好。

  “不会自己看啊。”那个服务员瞪了一眼沈云芳,心里暗骂了句土老帽。

  沈云芳顺着她下巴指的地方,这才看到,大门左侧贴着一张大白纸,上面写着菜名和菜价。

  土豆丝2毛2分/盘

  烧茄子4毛5分/盘(后面打个叉表示现在没有)

  木须肉6毛3分/盘

  红烧肉……

  白皮面8分/碗3两粮票

  馒头4分/个2两粮票

  米饭……

  沈云芳看完后真心觉得便宜啊,想来这个时候的人实在,做菜肯定不能偷工减料的,菜码肯定小不了。

  “太贵了,咱还是回家吃去吧。”建军媳妇也上过几年书,基本的字都认识,看完菜单后心疼的不得了,也加入了劝走的行列。

  “给我来一盘红烧肉和一盘土豆丝,一盘酱牛肉,一大碗羊肉汤。”沈云芳才不管她们说什么,直接自己就开始点菜。

  “行了行了,够了,咱们吃不了。”沈友根听沈云芳喊了好几个菜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赶紧的出声打断,在点下去得吃多少钱啊。

  三菜一汤差不多了,沈云芳又问道:“你们吃什么主食,米饭还是馒头,再不还有包子和面条。”

  另两个人可不敢让她点了,直接就说道:“吃馒头吧。”这个最便宜。

  沈云芳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家里产水稻,面到是吃的少,她还挺馋馒头的。

  “行,服务员再来十个馒头。”

  那个服务员这才施施然的走过来,说道:“一共四块四毛八分,两斤粮票。”

  说完就等着人掏钱。

  哦,这个时候都是先买单后上饭菜的。

  沈云芳了解的点了点头,佯装从衣兜里,其实是从空间里,掏出一张五元钱,然后又掏出刚刚换来的粮票,拿出两张一斤面值的递了过去。

  那个服务员收钱找钱,转身又回到窗口唠嗑去了。

  不大一会儿,她的饭菜就上来了。

  还没吃到嘴呢,沈云芳就给了个评价,真实惠啊,红烧肉都不是用盘子上的,而是宽口的搪瓷盆,里面是真真正正的红烧肉,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配菜。

  酱牛肉切成薄片,也码了一大盘子,旁边还配了一碗蒜泥。

  土豆丝那更是冒尖的一盘子,炒的油光锃亮的。

  最后一个羊肉汤那是用盆上的,里面羊肉不少,上面还撒了一层的葱花,看上去就有食欲。

  “来来,都动筷子啊,咱们都别客气,赶紧吃,要不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沈云芳招呼两人吃饭。

  她自己抓起一个馒头,就一口肉一口菜一口汤的吃了起来。

  不过没一会儿她就发现三个人里就她自己放得开,剩下那两个拿着筷子只是偶尔才夹一下。

  “你俩快吃啊,大口的吃,这么多菜,要是吃不了可就浪费了。”沈云芳赶紧的劝。

  “吃不了你带回家慢慢吃,一样的。”友根叔小声的说道。

  “哎呦,友根叔啊,这离咱家那老远,剩的菜我咋拿回家啊,还能现去买点盘子碗啊,那不是花的更多。跟你们说,真的没法往回带,你们可劲吃,吃不完了也拿不回去,最后就得扔,多浪费啊。”

  另两人一听她这么说,也寻思过味来了,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甩开腮帮子开始大吃起来。

  三个人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风卷残云一般,把面前的三个菜和一盆子汤都消灭掉了,中间还又加要了五个馒头。

  最后还剩下两个馒头,沈云芳一手一个,揣着就走人了。

  她们不知道的是,等她们走后,那个服务员去收拾桌子,看她们吃的那么干净,撇了撇嘴,嘀咕了句土老帽。

  三个人吃饱喝足的从饭店出来,就去了供销社,这个时候的供销社是很热闹的,马上要过年了,很多人出来购买年货。

  沈云芳没看到薛佳龙,就跟着大家一起挤着买了两包点心,两瓶白酒。这些东西花了她四块多钱还有二斤粮票。

  建军媳妇和沈友根看她买这些,还以为她是要给对象带过去的呢,所以也就没问。几个人买好了东西,坐着马车就往回走,到大队把油都豆饼拉着,就一路风尘的回了家。

  当天晚上,沈云芳就趁着夜色,拎着白天在供销社买的两包点心和两瓶白酒去了妇女主任家。

  二十分钟后,她从妇女主任家出来了,往自己家走,心里想着,估计明年她还能再放一年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