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一百章换粮票
  今年过年比较早,进入一月中旬,沈云芳就开始准备起要出行的种种。

  现在这个年代,要想出门,必备的有几样东西,一个就是介绍信。这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身份证明,可以说走到哪干什么都要看介绍信,乘车乘船住旅店都要看介绍信的,要是没有介绍信那对不起,你只能露宿街头了,所以说介绍信非常重要。

  这个沈云芳不担心,因为自己大爷就是生产队长,对她来说,这个很好拿到。

  另一样就是粮票。这个年代就是计划经济,粮食都是国家统一放的,所以不管到哪吃饭都是凭粮票供应的,要是没有粮票,即使手里有一大把钱也没人卖给你吃的。所以出门必须准备一些粮票。

  这个沈云芳也提前打听好了,农民也是可以有粮票的,只要自己拿着家里的粮食去县里的粮站换就可以。只是这换也不是随便换的,还是要生产队给开证明,证明你确实要去外地,人家才会给你换全国粮票,否则人家只会给你省内粮票。

  再有就是这证明光是小小生产队的章可不行,必须要公社开证明才行。这样只能是沈大爷帮她去公社盖章了。

  再一个,粮站也不是什么粮食都给换粮票的,它只收大米或者玉米这样的粮食,像地瓜就不给换。

  这天,趁着外面天气好,沈云芳特意去友根叔家求友根叔帮出趟车,送她去县里换粮票。

  因为已经跟沈大爷打好招呼了,所以沈友根痛快的答应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马车是国家的财产,不是他沈友根的私有物,所以这个时候社员们想用车还得要生产队长同意才行。

  就这样,沈云芳和建军媳妇一个人背着五十斤玉米,一个人背了一百斤大豆,又从家扛了床厚被,晃晃悠悠的就从盖家屯出了。大栓媳妇肚子大了,澳门赌博网站:出不了门了。

  还是先去大队,她这些天和村里人私下又换了点黄豆,趁着今天没有村民同行,赶紧的去大队再榨点油。四十斤豆油真的不够吃啊!

  建军媳妇缩在厚被里和沈云芳唠嗑。

  “你又换那老些黄豆榨油啊?太败家了。”建军媳妇知道沈云芳手里有钱,可是对于沈云芳的大手大脚还是不赞同。

  “我可不觉得这是败家,都吃到肚子里了咋叫败家呢。”沈云芳不服气,她这已经是收敛了再收敛,低调了再低调了,从秋后她榨了四十斤豆油之后,她就一直消停的眯着,这次是专车接送这才想着再去榨点油,没人看到也省的一堆老娘们眼红不是。

  “这还不叫败家,一百斤黄豆才出不到一半的豆油,得浪费一半多呢,那豆油哪是咱这些老农民吃得惯的。”建军媳妇啧啧两声,她可吃不惯豆油那股豆腥味,她长这么大也没吃过几次豆油,吃油都是买块肥肉自己在家炼。

  “嘿嘿,我能吃的惯,我不嫌豆油的豆腥味。”沈云芳嬉皮笑脸的说道,“总吃荤油对身体不好。”

  “瞎说,俺们一辈子都吃的荤油,也没看谁不好的,矫性。”建军媳妇瞪了她一眼。

  沈云芳想想也是,现在的人一年能吃一斤荤油那都是好人家了,所以想身体不好都不行。“其实也不算浪费,虽然出油还不到一半,但是最后不还拿回那老些豆饼吗,我可跟你说,这豆饼也是好东西,当饲料喂猪可好了,就是人也能吃。”

  她记得小时候她爸曾经给她烤过豆饼吃,香脆可口,越嚼越香。当然只是偶尔吃吃,不能当饭吃的。

  建军媳妇不以为意,“人吃的东西,你都给猪吃了,不是糟践东西是什么,你啊,就是手里有俩钱不知道咋嘚瑟好了。”

  沈云芳没有生气,反而赞同的点了点头,“嗯,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有钱任性。”

  两个人躲在厚被里面相互打趣,这一路上到是也不寂寞。

  先是到了五星大队,把黄豆扛到了榨油坊,预付了一块钱,放下塑料油桶,说好了下午过来取,沈云芳就又坐着马车,直奔县城粮站而去。

  沈友根知道粮站在哪,因为每年队里交任务粮都是他赶着马车到这来交粮食的,年年都来,所以门清。

  到了两站门口,给看门的大爷看了看介绍信,那个大爷只看了看介绍信仨字就放行了,估计也就认识这仨字吧。

  到了里面就更好找了,专门有一个屋是办理换粮票事宜的。

  也没用多费劲,沈云芳到了屋里,又把自己的介绍信给工作人员看了,工作人员检查了介绍信后就面无表情的问道,“换多少?”

  沈云芳赶紧说:“五十斤。”自己辛苦种的粮食,她还是不舍得换多了粮票,潜意识里她就觉得粮票没有太大用处,所以这趟出门用多少估摸着就换多少,这玩意要是手里多存了,到八十年代也是废纸,所以还是现用现换的好。

  还有换粮票可不是一对一的换,而是一对零点九,也就是一斤粮食可以兑换出九两粮票。

  工作人员用手指了指屋里的一台坐地秤,示意沈云芳把粮袋子放到秤上过秤。

  沈云芳乖乖的把背上的袋子放到了秤上。

  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拨了几下秤坨,五十斤高高的,有把秤砣往后拨了拨,到了五十五斤才打平。

  工作人员看了看沈云芳,满意的点了点头,拉开麻袋的口从里面抓了把玉米粒出来看了看,然后又扔了回去,到办公桌前就给沈云芳开票,然后数粮票。

  当然满意了,沈云芳当时秤粮食的时候,就称了五十三斤,这麻袋都是一样的两斤重,工作人员心里明镜一样,她说换五十斤粮票,那多出来的粮食当然就是工作人员的了。

  因为知道有好处拿,所以那个工作人员终于脸上有了点笑模样,还问了沈云芳,四十五斤粮票都要换多大面值的啊。

  这个时候的粮票面值有很多种,一两、二两、半斤、一斤、三斤、五斤不等。

  沈云芳想着她就是在外面上饭店吃饭用,所以也没要太大面值的,五斤的要了两张,一斤的二十张,半斤的二十张、然后二两一两的各十张。

  可能是因为给了好处,所以办起事来也度,从沈云芳扛着粮食进了粮站开始算,也就半个小时,她就换好领票走出了粮站。

  赶了一上午的路,加上还是求友根叔出的车,所以怎么也不能让人家饿肚子,穿越一年以来,沈云芳带着两人第一次下馆子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