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九十三章一年的收获
  回去又路过大队的时候,沈云芳让有根叔等一等,她和建军媳妇下了马车就去了榨油坊,一个人拎着一桶豆油,一个人背着一麻袋的豆饼,就这么回来了。

  “哎呀,榨了这老些油了,可是够吃一年的了。”有人羡慕的说道。

  城里一个工人一个月才给二两豆油,沈云芳一次就榨了将近四十斤豆油,当然让人羡慕了。

  沈云芳可不认为这些油够她吃一年的,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大娘你家不是也分了很多黄豆吗,也来榨点呗。”

  每个人分三十斤黄豆,要是一家有四口成年人,一年就有百十来斤的黄豆了,榨油怎么也够了。

  那个大娘撇了撇嘴,估计是嫌弃沈云芳不会过日子,“俺家可没豆子榨,分的那点豆子还得留着换豆腐吃呢,要是有剩冬天还能生点豆芽吃吃,可不敢浪费了。”

  这个时候的人能吃上块豆腐都是好的了,所以家家改善生活就是赶集的时候换块豆腐吃,再有冬天除了土豆就是白菜萝卜,会过日子的人家,就会留出点黄豆绿豆的,等冬天生点豆芽改善改善伙食。

  沈云芳抿嘴笑了笑,个人有个人的活法,端看自己想怎么过日子了。

  “云芳,你去洗澡了啊。”沈慧萍回来的时候又凑到了沈云芳的跟前,一看她头上包着一块布,就知道这是去洗澡了。

  “嗯,正好来县里,就去洗了洗,这些天收粮,身上哪都痒痒。”特别是头发,飘的都是稻壳什么的,在家洗也洗不那么干净,还是来澡堂子大水流冲洗来的舒服。

  “我、我也想去,只是我有些不敢,下次我约你一起去行不?”沈慧萍有些羞涩的说道。

  沈云芳差异的抬了抬眉毛,这人和自己很熟吗,就约自己一起去洗澡,有什么企图?还有她没去洗过澡吗?还不敢。

  “好啊,以后有机会就一起去。”什么时候有机会那就再说了,沈云芳现在可不想再给自己弄个什么闺蜜,她一门心思想着过好日子,要闺蜜干啥用。

  之后,和沈慧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沈慧萍也看出沈云芳的兴致不高,也就闭嘴不说话了。

  沈云芳舒了口气,向后靠在麻袋上,随着马车一晃悠一晃悠的,就闭上了眼睛。

  她没睡觉,只是在想自己的心事。

  她已经穿越过来正好一年了,在这里还算是适应良好吧。一年了她向个真正的农妇一样,下田种地,上山砍柴,虽然累了点,但是收获也是大大的有。

  想到这里,沈云芳把意识探入到空间。

  原本她就把空间规划的井井有条,差不多二百多平米大小的地方,让她画出了五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格子(空间的平面有二百多平方米,高目测大概有十米左右)。

  经过一年的努力,已经有大半的格子里有了东西。

  首先就是一块块已经被处理好的野猪,猪肉、猪蹄、猪头、排骨、大骨头,还有没吃完的牛肉都有序的放置在一个格子里,旁边是一大格子的野菜,十平米的面积足有两米高,都是沈云芳这一夏天给家里的鸡鸭鹅猪挖野菜吃剩下的。旁边的格子里装着用筐分好了的荠菜、蕨菜、刺嫩芽和嫩地瓜秧子。这些是她留着给自己吃的。是她尝试了所有的山野菜,最喜欢的几种。

  再有就是堆的像小山一样的各种新鲜蔬菜,一箩筐一箩筐的鲜蘑(农忙的时候看有村民在编柳筐,沈云芳就去偷师学艺,虽然手艺粗糙了些,不过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和练习,她还是磕磕绊绊的编出了柳筐),晒干了论麻袋装的榛蘑和元蘑,一筐的嫩玉米棒子,几百斤的地瓜,二十多个大西瓜和香瓜,一袋子的葵花籽和南瓜子,一大缸的羊奶,还有一个格子里放的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沈云芳在收购站里搜刮来的那些书籍,还有盘子碗花瓶什么的。

  还有一个格子是装已经煮熟了的可以直接吃的食物。这里正好用了李红军给做的木头架子,上面放着一簸箕的苞米面大饼子,玉米面少掺了点白面白糖,发了之后烙的。

  因为家里白面不多,每年只能分到几十斤,所以才这么做的,不过也很好吃。

  还有一盆子的大米饭,一盆子的红烧肉,一盆子的苞米面糊糊,一盆子的大骨头汤,下面一层放着卤好的一个猪头和一大块猪肉。

  在空间最靠近边缘的地方,还有几个格子里分别存放着柴火、黑土、牛粪和干蚯蚓,为了不影响其他东西,沈云芳神经质的把它们都放到了离吃的最远的地方。

  沈云芳把意识从空间里收了回来,空间里的东西让她很是满意,她也有信心在未来的日子里,会不断的努力,努力把整个空间都填满。

  而她现在要考虑的是秋收以后,她还要干什么呢?

  去年她干什么来着?

  对,砍柴,虽然和李红军说好了,过年前后会去看他,但是整个冬天很长,她还需要多准备点柴火,她还要继续在西屋种菜种蘑菇。

  还有后院的白菜和萝卜也快收了,收上来之后要腌酸菜,萝卜拿几根出来腌咸菜。

  还有还有,眼瞅着天就变冷了,她要找时间把后院的塑料棚子给搭起来,让那群野惯了的小母鸡收收心,适应适应新环境。

  小公鸡长得差不多了,哪天杀完猪就该轮到它们了。

  等下雪之后,她在去后山扣麻雀去,这次她得想点法子,找个趁手的武器,然后深入林子里一点,以自己现在的力气,对付野猪那样的大猎物有些困难,但是对付野兔或者野鸡什么的已经可以了吧。

  靠着大山,她却从大山里索取甚少,她心里不甘啊。

  想了一路,她也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

  建军媳妇看沈云芳始终都闭着眼睛,以为她累了,所以一路上也没和她聊天,而是和其他人拉拉家常。

  直到马车要进村子了,才看到沈云芳睁开了双眼。

  “云芳,醒了,刚想叫你呢,快起来吧,要到家了。”

  沈云芳也不解释,笑了笑,坐正了身子。

  “哎呀,云芳,我可算等到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