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九十二章榨油(第五更)
  第二天,澳门赌博网站:沈云芳起了个大早,今天是休息日,她要去县里打探一下情况顺便买点东西,简单的吃了点早饭,她就背着一麻袋的黄豆往村头走。

  到了休息日,生产队的友根叔就会赶着队里的马车等在村头,谁想去县里或者队里都是可以搭乘的,免费。

  沈云芳到了王建军家叫上建军媳妇,然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去坐马车。

  原本云芳是约的大栓媳妇,不过她怀孕了,现在已经四个月了,都显怀了,人有些懒就不想动,沈云芳找了二柱媳妇和建军媳妇,结果就建军媳妇有空,所以两人就结伴去县里。

  秋收了之后村民们都没什么事了,所以她们到了村头的时候,马车上已经有**个人了。怕没有位置,两个人紧走几步,占了个位子。

  之后又来了两个人,大家窜了窜,都将就坐下了。

  友根叔看马车满了,也不在等了,直接一甩鞭子,出发。

  “云芳,我看你每个月都去县里,是不是你对象给你汇来不少钱啊,你都买啥了?”说话的是一个跟沈云芳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叫沈慧萍,也是沈云芳小学同学,后来家里不让念书,就辍学在家干农活了。

  沈云芳看着她笑了笑,这人虽然是自己同学,也是同村,但是关系只能说是一般,应该说沈云芳在这个村子里,除了自己家的那些亲戚和王大娘家,基本上跟谁关系都一般。她从前的十多年,因为始终导致和村里班对班大小的孩子都玩不到一起,可能是因为嫉妒或者是别的,总之沈云芳没有好朋友,唯一的闺蜜沈映雪已经掰了,这一年来,也没有一个小朋友来找她玩的。

  “我不买啥,每个月去县里主要是去卖鸡蛋。”沈云芳淡淡的说道,没有提对象的事。她并不喜欢把这个事拿出来炫耀,有什么好炫耀的,以后结婚了都能离婚呢,更别说现在还没有结婚呢,所以说还不一定是她的人,她有什么好显摆的。

  “邻村不就能卖鸡蛋吗,你咋跑那么远去卖啊。”沈慧萍显然不相信沈云芳说的话。

  村里人基本上买个油盐酱醋,卖个鸡蛋都去邻村,比去县里近多了。

  “县里能卖贵一点。”沈云芳不想搭话,不过看马车上其他人都很感兴趣的样子,敷衍的说了一句。

  “哈哈,云芳啊,鸡蛋在哪都是一个价。”一个婶子笑呵呵的说道。

  其他人也都似笑非笑的表情,估计是觉得沈云芳这个谎撒的不咋地,谁都隔三差五的卖鸡蛋,这个当然都知道了。

  “那可不一样,云芳家鸡下的蛋大,县里供销社可是给六分一个的。”建军媳妇看不得这些人的表情,立刻站出来为沈云芳说话。

  “哪可能?都一样的鸡,咋就你家下的大。”另一个婆子不相信。

  建军媳妇刷的一下,就把沈云芳的篮子掀开给大家看,“看看,比比也行,是不是比你们的都大。”

  还真有人好信,真的拿出自己也要卖的鸡蛋和沈云芳篮子里的鸡蛋比了比,“哎,还真的大一圈。”

  建军媳妇满意的笑了起来。

  “云芳啊,你咋喂得啊,都喂啥了,咋就能下这么大的蛋呢?”有个婆娘开始打听起来。

  “也没啥,我就是时间多,多挖了点野菜,然后弄了点蚯蚓给鸡吃,它就长得好。”沈云芳不介意大家一起发家致富。

  大家恍然大悟,哦,原来传说云芳家养了好多的蚯蚓,原来是干这个用的啊。

  之后又有几个人追问,沈云芳就详细的给她们讲了讲要如何蚯蚓喂养,大家一听拿蚯蚓喂鸡,还得清洗还得煮熟都有些不以为然,到最后到是没有几个认真听的了。

  沈云芳也不介意,自己没有私藏,大家不喜欢她也没有办法。

  “云芳,你对象在哪个部队啊,啥干部了,挣得多不多啊?”沈慧萍看没人问了,又凑过来小声的问道。

  沈云芳和她拉开点距离,看了看,这人咋就抓着这个话题问呢,自己家李红军在哪个部队,一个月挣多少钱她这么关心干啥,是想撬墙角吗。再说两个人关系一般,谈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交浅言深了。

  “具体哪个部队我也说不上来,不过听说是比咱这还往北,也是山嘎啦。”沈云芳说完明显感觉旁边的沈慧萍松口气,这是啥意思,在自己这找平衡呢咋地。

  “你问这干啥?”沈云芳狐疑的问道。

  “没、没啥,我就是好奇,问问。”沈慧萍赶紧的解释。

  “哈哈,惠萍听说你娘这些天也托人给你找了个对象吧,咋样,啥时候相看啊。”一个大娘听到了她们的话打趣道。

  “不、不知道啊,没这事。”沈慧萍脸红的像个小苹果。

  “哎呦呦还害羞了。”另一个老娘们跟着起哄道。

  之后这一路就在大家打趣沈慧萍中度过了。

  到了大队,马车停了下来,在这要下一波人,然后才会继续往县里出发。

  沈云芳和建军媳妇在大队就下了马车,她们第一站要去大队的加工坊,沈云芳要榨油。

  五星大队就是个比盖家屯大的一个村子,大队部和加工坊都在一个街道上,很好找。

  沈云芳和建军媳妇拎着麻袋走进榨油坊的时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废了点劲才找到在旁边屋里唠嗑的工人。

  大豆榨油一斤手工费就是一分钱,沈云芳带来的有一百斤,一共花了一块钱,再加上买了个盛油的塑料桶,一共给了人家两块五毛钱。

  沈云芳和人说好了,下午再来拿油和剩下的豆饼。

  然后两个人就轻手利脚的走着去了县里。

  这次沈云芳是和建军媳妇一起来的,所以也就没去收购站那里看江蕙,而是先去了供销社把篮子里的鸡蛋卖了,又分别买了点日用品。

  两个人又绕了半个县城,沈云芳拉着建军媳妇要进澡堂子洗澡。

  建军媳妇长这么大都没进过澡堂子,只是平常和人聊天的时候说过去澡堂子洗澡的事,听说都得脱光了才能进去,满屋子都是白花花的肉。

  建军媳妇看着澡堂子像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说啥都不去。

  两个人站在澡堂子前面,沈云芳劝了好长时间,这才说动建军媳妇去试试。

  结果进了女澡堂子,脱衣服的时候,建军媳妇就开始扭捏起来,特别是越脱越遮掩。

  沈云芳怕她不好意思,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只是趁她不注意瞄两眼,然后好像明白了她为啥遮遮掩掩的了。

  一条大花裤衩子上面,前后左右都是补丁,估计是怕人看到笑话吧。

  两个人相互搓背,时间也充裕,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多小时。

  建军媳妇从澡堂出来,就说了一个字,值。

  两个人又逛了一会儿,沈云芳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拉着建军媳妇直奔县医院。

  也没看病,直接去了药房抓了点中药。

  建军媳妇一个劲的追问她,哪不得劲了。

  沈云芳含糊的说腰疼给糊弄过去了,这事有些见不得光,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