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九十一章准备杀猪(第四更)
  再说盖家屯这边,从李红星走后,沈云芳和大栓媳妇就一人背一个麻袋往家里走。

  “你这婆婆家也真是够一说的了,你还没嫁过去呢,就开始惦记你的粮食了,以后要是真嫁过去,估计日子也不待好过的。”大栓媳妇实话实说。

  沈云芳笑了笑,她可不是那任人欺负的人,不说以后会不会嫁给李红军,即使以后真的嫁了,她也不待让老婆婆在头上作威作福的,该孝顺的她一点不带差的,但是要想多要,那就要看表现了。总不能你半拉眼珠看不上我,我还上杆子给你这给你那吧。至于说现在这种公婆管着家里一切的生活方式,她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事,最起码不是她的事,如果她以后真的和李红军走到一起了,那肯定得想办法分家单过,绝对不能一个大锅里搅合着过日子。

  “那都是以后的事,我才不操心呢,现在能把眼前的日子过起来就行了。”沈云芳笑着说道:“嫂子,我心思家里的两头猪已经差不多能上二百斤了,我不打算养到过年的时候了,现在就杀你说咋样?”

  家养的猪不喂饲料能养到二百来斤也就差不多了,沈云芳目测自己家两只肥猪差不多都到二百斤以上了,就是在养两三个月也长不了几斤肉了,如果现在就杀了卖肉还能省下些粮食。

  “现在就杀?”大栓媳妇有些惊讶,还真没谁家秋后杀猪的,除了家里要办喜事的。

  一般农村养猪都是过年前杀,那个时候天气冷,猪肉好存放,而且年前猪肉能贵点,能多卖两钱。

  再有就是农村养猪喂得都比较单一,不是泔水就是猪草,家庭条件好的,能不时的给猪喂点红薯什么的,所以养一整年能养到二百斤就不错了。

  “到是也行,不过村里人可不好答对。”得想个啥理由能说明白她为啥这么早杀猪啊,要是理由不好,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背后嘀咕呢,“哎,别说,你家的猪养的还真是好。”不服不行啊,别人家现在猪也就一百五六十斤,云芳这丫头愣是把猪喂到二百斤了。

  “那当然,你也没看我喂得都是啥。”说道这个沈云芳还是有些得意的。别人家都不舍得给牲畜喂粮食,她舍得。别人家喂泔水喂野菜,她给猪喂牛奶喂蚯蚓喂地瓜,猪能长得不好才怪呢。

  当然她也心疼粮食,所以喂猪的时候都是很有节制的,不是胡乱喂的。两只猪从三月份抓来之后,她就用大把的时间给它们挖野菜,从三月份到现在十月份了,她从来都没断过,不时掺上点地瓜,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省粮食的。

  “我都想好了,等过两天我准备好了,咱就杀猪。”沈云芳自从上次和大栓两口子合作卖了野猪之后,就一直在琢磨这事,办法想了无数种,最后觉得最靠谱的就是这个了,应该没有问题。

  “行,你想好就行,到时候让你大栓哥给你杀猪去。”大栓媳妇应承下来。

  回到家后,沈云芳简单的把院子收拾了收拾,这些天忙着秋收,家里造的皮儿片儿的。

  粮食都已经处理好颗粒归仓了,不过院子里还是晒着好几个帘子,秋菜早就已经晒好了,现在晒的是地瓜干。

  收了地瓜后,沈云芳晚上就呼了一锅,放一晚上第二天就切片晒了起来。

  她不喜欢吃晒的干干的那种地瓜干,而是喜欢晒的半干不干的那种,艮究究的还不咯牙。这些天晚上没事了,沈云芳就呼一锅地瓜,第二天就晒上,中午翻个个,晚上就让她收到空间里了,想吃的时候拿几个吃非常方便。

  沈云芳到后院看了看猪圈里头的两头大肥猪,心里盘算着能卖多少钱,还有家里那几只公鸡,也都喂了好几个月了,长得很是出息,在喂几天也能卖了。

  给家里的鸡和猪喂完了食,这才轮到她自己了。这些天为了给她自己增加营养,她是掉着花样的做好吃的。

  两个月以来,她算是初初尝到了生命精华的好处,首先就是经过两个多月身体改善,她的力气明显变大了,虽然还达不到单手举磨盘的程度,不过原来拎一会儿就觉得累的锄头,她到是能耍着玩了,这个进步就很大了。

  再有就是她的这张脸,原本黑瘦黑瘦的,这两个月来到是长开了不少,她自己对着水盆子都觉得眉清目秀,就这么发展下去,她离美女也不远了。再加上她身上的皮肤变的又细份又白,就更给她添彩了。

  大栓媳妇前两天还啧啧称其呢,这一个秋天忙下来,别人都被晒的脱了层皮,她到是好,越晒越白。

  沈云芳也不好解释,只能推说自己天生丽质了。

  她快手快脚的蒸了一锅二米饭,然后又砸了几瓣蒜,切了一盘子的猪头肉,又用肉丝炒了盘大辣椒,晚饭就齐了。

  吃完饭去西屋看了看蘑菇和韭菜。她这一个夏天都没有停止养殖蘑菇,一茬茬下来,她空间里已经存储了四百多斤的鲜蘑,预计年前肯定能突破六百斤大关。

  进了九月份以后,她分了三分之一的韭菜根又种了起来,这么轮着种的话,到年前也能收不少。

  还有蚯蚓,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但是局限于西屋没有太多的地方,她只能是保证六个箱子的蚯蚓。

  还好两只猪马上就要杀了,这样对蚯蚓的需求量就不那么大了,剩下这六箱蚯蚓供家里的鸡吃足够了。

  把所有的活都干完之后,她趴在东屋的炕上,就着昏暗的油灯,给李红军写信。

  未婚夫同志你好:

  转眼已经要十一月份了,我们屯的秋收已经彻底结束,生产队已经分完粮食了,我今年的工作干的不错,估计公分扣完了口粮之后,还能剩下点钱。

  你不知道,秋收真是累人啊,我这还不用忙活队里的,就忙活家里的自留地和后院,我就感觉好像一个多月下来,自己都脱了一层皮。

  不过结果是喜人的,今年是丰收年哦,我收了很多很多的粮食,估计明年能一下抓四只小猪了。

  对了,还没跟你说,我养的两头猪差不多到二百斤了,寻思在喂下去也长不了几斤肉了,所以我不打算浪费粮食了,准备过几天就杀了卖到副食收购站去。

  能挣一大笔钱,所以你也不用每个月都寄给我那么多钱,我手里的钱够花,你自己也留点零花吧。

  沈云芳想了想,从三月份开始李红军每个月都会寄回来很多钱,头三个月是三十七块,后来就又变成二十七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将近二百五十块钱了,这些钱她都没有动以前花的她等有钱了就都给补上了,都给李红军存着呢。毕竟未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要是两个人最后走不到一起,她会把这些钱原封不动的还给他的。当然这个事暂时还不用告诉另一个当事人李红军。

  还有一件事,我想我得跟你说一声,今天你大哥又来找我要粮食了,说是你爹病了,营养不良

  我不知道真假,所以也没有给他,希望你能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