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八章粮食丰收
  到九月末十月初的时候,屯子里又迎来了一阵抢收的高峰。

  谷子已经熟了,要是不及时收割,里面的米粒要是掉到地上可就没法捡了,而且旁边一群群麻雀虎视眈眈的,谁都不想辛苦了一年的劳动成果,让些畜生捡了便宜啊。

  所以全屯子人又开始甩开膀子大干特干,小米收完了还有大豆、糜子,其他的五谷杂粮,接着又是水稻和地瓜。

  等这些粮食都颗粒归仓的时候,已经进入到了十月中旬。

  沈云芳虽然就分粮食那天参与到大部队去了,平时她就自己抠吃自己家那几分地,这两个月左右,她基本上天天大鱼大肉的补,空间里基本上是一周就收获一粒生命精华,她连着服用了两个月,别的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力气大了,干农活有劲了。

  就这样,她早晚收自留地里和后院里的的地瓜大豆,澳门赌博网站:上工了就抽空了去秘密基地收地瓜(这个时候农忙,屯子里已经没有人在上山了,都在家收粮食呢),就连那些她种在草壳子里的地瓜她也没放过。

  要不说地瓜这种农作物出息吗,就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沈云芳刨地瓜的时候,居然看到秧子下面带出了一串的小地瓜,虽然每一个都只有拇指粗细,不过数量却挺多了。

  那些地瓜本来也没有什么指望,最后收了二筐拇指粗细的地瓜也算意外之喜了。

  等最后都收完了之后也把她累够呛,可想而知,那些始终坚守在劳动第一线的农民都累成什么样了。

  不过可喜可贺的是今年是个丰收年,沈云芳和去年一样,分到了一百二十斤稻谷,三十斤麦子,二百斤玉米,大豆三十斤,谷子三十斤,糜子五十斤,饭豆十斤,绿豆十斤,总共四百八十斤。

  各家自留地里也是丰收。沈云芳自留地和后院加在一起,一共将近一亩半地种粮食,苞米就收了八百斤,加上沈业清帮着从钱心雪那里要回来的一百斤苞米,加上生产队里分的,她一共得了一千一百斤苞米。

  地瓜生产队也种了点,但是不分,那些都是给队里牲口的饲料,各家都是自己种地瓜,沈云芳把所有地瓜加一起过了秤,一共收了两千三百多斤。光后山哪里就收了一千七百多斤,那些种在草壳子里的划拉一下也有一百多斤,自留地里和后院因为种的玉米多,所以一共才收了四百多斤。

  不过这老些地瓜是见不了光的,她没有办法解释出处,所以后山收的那些地瓜她都收到了空间,在明面上的就是那六百多斤大大小小的地瓜。

  但是就这也把大栓媳妇羡慕够呛。

  “云芳,你说怪不怪,你这瞎种的居然比我这精心伺候的收的还多,还有没有天理了。”大栓媳妇一边挥动着手里的小鞭子催促老牛动作快点,一边和沈云芳说话。

  两个人正在村生产队的石碾子这里碾米呢,这是纯手工操作,需要将稻谷均匀的倒入碾槽,让老牛拉动碾磙一圈一圈的碾米。

  一般一槽可碾一百五十斤稻谷,把一槽米碾熟了,差不多得两三个小时。

  从生产队分了稻谷那天开始,队里的那个石碾子就没歇息过,村民们排班一家三个小时,队里的四只老牛也排班,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碾。

  沈云芳和大栓家还算比较幸运,排到了第三天白天,还是挨着的,这不两个人就结伴来碾米,也能唠唠嗑,不至于太无聊。

  “咋就没天理了,我这可不是瞎种啊,是有科学根据的。”沈云芳坚决不能让自己的才华被磨灭了,套种那是有科学根据的。

  “啥科学根据啊,你念过几天书啊,就说上科学了。”大栓媳妇才不信呢。盖家屯没有学校,屯子里的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就会到隔壁村去上小学,天天早晚走一个多小时上下学,很多人坚持上完了小学认识几个大字就不错了,据她所知,云芳这丫头为了逃避劳动,到是在她娘活着的时候,始终坚持着去上学,不过在她娘死了之后,就没在去过学校,算起来,上高一了吧。

  前几年各地都在搞运动,学校真不教啥,只要你坚持能去学校,就能一直念下去,这个时候小学五年制,中学实行二、二制(初、高中各两年),所以沈云芳小小年纪已经是高中生了。今年夏天的时候,她托大爷找了找人,把高中毕业证给弄了回来。现在好歹她也是高中毕业生了。

  “嘿嘿,嫂子你还别不信,我虽然在学校没学到什么,但是我认字啊,我跟你说你别跟别人说啊,上次我不是去帮我二大爷家的云凤姐干活去了吗,我在那找到了几本书,有一本就是关于怎么种地的,我就是从那本书上学来的。”沈云芳早就想好了,适时的透露出一些自己的实力,要不自己养鸡养猪都比村民们强,别人不知道,王大娘家肯定是知道的,这些总要有个理由吧。

  这些书都有,但是能学到多少就得看能力了,所以沈云芳认为这是最好的推脱办法。

  “真的?”大栓媳妇没有想到云芳这丫头真不是瞎种的,原来是书上讲的。

  “那可不,书还在我家放着呢,等有空你拿去看看,书上说这么种,大豆的根有什么东西的,哎呀我也说不上来,我理解的就是玉米地里套种大豆可以肥地,也可以增产,你看我家自留地今年的产量,书上说的还是对的。”说多了,大栓媳妇也听不懂,所以也不用解释那么清楚。

  说实话,沈云芳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嘿嘿。

  “嗯,那行,等有空你把书给你大栓哥看看,让他也学一学,等明年我也这么种。”大栓家属大栓有学问,看书的活非他莫属。

  “行。”沈云芳一口答应下来,“嫂子,差不多了吧。”她指了指碾子。

  大栓媳妇探头看了看,“差不多了,在转两圈就完事。”

  两家都各碾了一槽米,差不多碾完了。

  “哎,你说,今年桃树村那边能不能再来和你要粮食了?”大栓媳妇八卦的问道。

  自从村里人知道沈大爷一家帮着沈云芳去梨花屯把去年被借走的粮食给要回来了,还把钱心雪给骂走之后,就有人猜测今年桃树村那边能不能来人,大栓媳妇也挺好信的,就跟着当事人讨论起这个事来。

  “这我可不知道。”沈云芳是真的猜不出来,按理说去年他们能那么轻松就要去一百斤稻子,今年要是不再来那就是傻子。不过今年正月的时候李红军回来过了,估计也和家里说了这事了,所以能不能再来还真不好说。

  “哎?云芳,你看刚才过去那个,像不像你未来大伯哥?”大栓媳妇看刚刚从生产队外面过去的一个男人,好像是云芳未来大伯哥啊,她就见到过一回,也不敢确定。(未完待续。)